第161章 智斗渣爹(上) - 神医弃女

第161章 智斗渣爹(上)

看到女儿凌月时,叶凰玉的眼模糊了。 她本以为,自己今晚会死在这里,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女儿了。 “凌月,怎么会是你?你快走,这条街道都被洪放的人包围了,我们是逃不出去的。” “不,娘亲,我有法子逃出去,你受了伤,先不要出声。”叶凌月探了探娘亲的伤,眉头皱了皱,该死的洪放,下手竟然这么重。 叶凰玉早前刚治好的筋脉,又被打伤了,而且这一次,伤势更严重,叶凌月都没有把握,能否用鼎息治好。 她本想将娘亲藏进鸿蒙天,可是娘亲如今受了伤……需要人照顾。 将一抹鼎息送入了叶凰玉的体内,暂时护住了叶凰玉的心脉后,叶凌月眼珠子转了转,心生一计。 她背起了叶凰玉,几个回落,已经赶上了蓝府的马车。 掀开了马车,叶凌月闪身躲了进来。 车上,蓝应武和蓝夫人看到重伤的叶凰玉时,都吃了一惊。 “凌月,这是怎么一回事?”蓝应武和蓝夫人几人人,原本坐在回蓝府的马车上,忽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刺客”的叫喊声。 蓝将军也知道,今晚太子喝多了,和洪玉朗在一起。 他只当是有人行刺太子,正欲赶上前去,发现街道已经被洪府的侍卫给封锁了。 而这时,坐在了马车上的叶凌月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意乱,她二话不说,就掠了出去。 想不到叶凌月的预感竟然这么准,行刺的人,居然是叶凰玉。 只是叶凰玉和太子无冤无仇,显然是行刺错了,将太子当成了洪放了。 “你们先在车上呆着,我去探探。”蓝应武下了车,前去前方探讯去了。 “义母,我娘亲受了很重的伤,我暂时护住了她的心脉,现在街道被洪放给封锁了,要出去,必定要接受一番盘查,我把娘亲先留在马车上,你帮我先照顾她。”叶凌月说罢,替叶凰玉换下了夜行衣,再换上了她的夜行衣,就要下车。 洪放为人狡猾,他必定会沿街展开搜查,必须想法子引走她,娘亲和蓝家夫妇才能顺利脱线。 “凌月,你让我下去,我不能拖累了蓝府的人。”叶凰玉还想挣扎,她知道女儿必定是想替自己去引开洪放。 洪放的修为,非同小可,女儿凌月,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不,叶三小姐,你受了伤,是无法离开街道的。我们夫妇俩,既然是收了凌月当义女,我们就是一家人。”蓝夫人身为妇人,也没遇到如此的局面。 可她毕竟是蓝应武的妻子,经历了丈夫数起数落后,心性比一般的妇人强了很多。 她心惊肉跳了一会儿后,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她也知道,窝藏叶凰玉一旦被发现,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她更钦佩,叶凰玉这般敢爱敢恨的性子,让她把人交出去,她也做不到。 相信丈夫蓝应武和女儿蓝彩儿若是在的话,必定也会赞同她的意思的,她一定要想法子,救下叶凰玉。 “夫人说的没错,叶妹子,你不要激动。凌月那孩子素有急智,她一定会有法子的。”蓝应武已经打听了消息,返回了。 形势和叶凌月早前想的一样,洪放已经将街头和街尾,以及这一条街道附近的民宅,全都搜查了一遍。 每间宅院里的人,都被赶了出来。 在街道上行走的每一辆马车,都需要经过出示身份证明,才能通过。 “义父,劳烦你们一定要将我娘亲带出去。”叶凌月听罢,心思稍定,蓝应武的身份,通过街道的检查,没什么问题。 “凌月,你要去何处?”蓝应武不放心地看着叶凌月一身的夜行衣。 “义父,马车上藏不了那么多人。为了避免露出马脚。你们先行离开,我偷偷跟在你们后面。”叶凌月蒙上了面巾,一个翻身,上了一旁的屋檐。 蓝应武看了眼马车,的确也藏匿不下四个人,他叹了一声,上了马车。 由于洪放的及时相救,酒醉的太子殿下只是受了惊,并没有受伤。 “混账,居然敢行刺本太子,太保,你一定要把那名刺客抓下,千刀万剐。”大夏的太子,也是洛贵妃的宝贝儿子是个面容消瘦,略显阴暗的少年,他容貌还算秀美,可脾气却暴躁的很。 此时,他正暴跳如雷着,他的身旁,跟着洪玉郎。 洪玉郎自小和太子一起长大,对他的脾气很是了解,安抚了几句后,太子的火气才稍下去了些。 “太子放心,我父亲一定会找到那名刺客的。”洪玉郎也被吓了一跳,方才那名刺客,身手不弱。 当时太子是喝醉了,可洪玉郎可没喝醉,他分明听见,那名刺客口中喊的是,“洪放,拿命来。” 很显然,那人是来行刺父亲的,只是那刺客的声音,分明是个女的。 而且他方才也留意到,父亲其实是有机会杀了那名女刺客的,不知道为何,就是没下手。 洪放此时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他怀疑那名女刺客,正是早年被他抛弃的叶凰玉。 只是,叶凰玉被赶出了洪府时,分明是已经被诸葛柔的手下,打伤了筋络,照理说,如今的叶凰玉,应该和废人没什么差别。 可为什么,方才的那名女刺客,却是一名丹境高手,难道说叶凰玉另外有了什么奇遇? 想到了叶凰玉,洪放就不由又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早年,和叶凰玉一起被赶出洪府的那名女婴。 那名女婴,也是他的骨肉,只是当年,因为叶凰玉的不识好歹,那女婴,才会最终被摔成了傻子。 “父亲,父亲,”洪玉郎的声音,让洪放收回了些思绪。 “玉郎,你先陪着太子,我去街头看看。太子殿下,你尽管放心,属下已经命人封锁了街道,那刺客,又受了伤,就算是她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法子逃出去。”洪放说道。 洪放带着人马,到了街头。 今晚正值中元宫宴散席,这条街道,又是皇宫出来的必经街道,这时候,不少官员的马车,都拥堵在街头,接受盘查,一辆辆马车,都需要出示身份证明后,才能离开。 洪放赶来时,恰好遇到了蓝府的马车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