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温泉里的“凤美人” - 神医弃女

第163章 温泉里的“凤美人”

叶凌月心中一惊,叫苦不迭,这几个温泉,面积都不大,最多只能容纳三四个人共用,为了不被那人发现,她忙将身子缩成了团状,躲在了温泉的最底部。 水中,多了一个人影,有人缓缓步入了温泉深中。 看到一具男人的身子出现在不远处时,叶凌月不觉吃了了一口水,好在,温泉的雾气很浓,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发现,温泉里还藏着另外一个人。 叶凌月已经在水下憋了一分钟左右了,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而那个刚进入温泉的男人,丝毫没有的半分要离开的意思。 他走入了水中后,除去了身上的衣物,只留下了胯部的一条浴巾。 温泉并不大,叶凌月只能是尽量不去碰触到男人。 可这些硫磺温泉的水中,有硫磺,泡久了,叶凌月觉得自己的鼻子眼睛都有些发痒。 她实在忍不住,一头钻出了水面。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一道凛冽的刀光从耳边划过,一把刀搁在了叶凌月的脖颈前,那刀太快了。 “什么人!”严厉的斥声,伴随着刀锋划过。 叶凌月甚至还没来得及还手。 那出手的人,竟也是一名轮回境的高手。 叶凌月心中一凛,难道是洪放? “刀奴,住手。”直到耳边传来了个略微有些耳熟的声音,叶凌月才看到了,坐在了她对面。 水汽之中,男人的身体如同白玉雕琢般,结实的肌肉、优美的线条、还有那张看一眼,就夺人心魄的脸。 望着对面那一个,胯部只遮了条浴巾的美人,叶凌月的鼻子里,一阵阵的发痒,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场景下,再遇凤莘。 凤莘也是一脸的震惊,望着从温泉中钻了出来的那个人。 湿漉漉的发,湿漉漉的眼神,因为落水的缘故,叶凌月浑身的曲线,都被勾勒的分外美好。 水,从她光洁的额头落下,饱满的唇,就如蘸水的樱桃,看上去甜美可口。 凤莘看到叶凌月的那一刻,眼中有惊喜有意外,也有柔光闪动。 若是在做梦,他宁愿一梦不醒。 离开璃城多少天,他就想念了她多少天。 凤莘从不知道,世上还有比寒症更加折磨人的存在,那就是眼前这个他朝思暮想的人儿。 “凤莘,你怎么在温泉行宫?”没有理会脖颈上,搁着的那一把冰冷冷的刀,叶凌月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 “我在温泉行宫养病,只是你……”凤莘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微侧,挡住了贴身侍卫,刀奴的视线。 “刀奴,退下,这位是我的好友,凌月姑娘。” 叶凌月一身都湿了,曲线毕露,他可不愿意,让人看了她这副美好的模样。 她的美好,他半分也不愿意和旁人分享。 凌月姑娘? 凤王返回夏都半个月,关于这个名字,身为凤王的贴身侍卫的刀奴,已经是耳熟能详了。 穆管家,经常提起这个名字。 “王爷,有人正靠过来,对方大概有十几人。” 不等叶凌月和凤莘说清楚来龙去脉,刀奴就听到了一阵极其细微的脚步声,有人正往这边靠过来。 “凤莘,那些人是来抓我的,我不能被发现。”叶凌月知道,必定是洪放那些人追来了。 此时,她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过了一会儿,洪放果然带着几名侍卫,找了过来。 他们已经将整个行宫都搜了一遍,大部分的温泉也都搜查过了,都没有刺客的下落,只有这一片温泉,早前侍卫们说是,这一片温泉是北青凤王疗养用的温泉,不敢胡乱搜查。 洪放听罢,又杀了回来,准备搜查一圈。 哪里知道,才刚靠近温泉,就看到了抱着一把大刀,站在了温泉旁的刀奴。 刀奴身后不远处的温泉里,北青凤王正闭目养神着。 只是,和凤王在一起的,还有一名侍女。 此时那名侍女,正在替凤王擦拭身子。 “大夏洪放,拜见北青凤王。”关于这位凤王,洪放早前也见过几次。 记得他很受北青帝的宠爱,连带着夏帝都对他很是巴结。 这座温泉行宫修建好没多久,夏帝就邀请了凤王专门在此居住,疗养身子。 就连昨晚的中元节宫宴,凤王也已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没有出席。 听到了洪放的声音时,凤王微微抬起了头来。 “原来是太保大人,不知道太保大人,一大早到温泉行宫来,所为何事。” “启禀凤王,昨晚有一名女刺客,意图行刺太子殿下,幸好微臣当时在场,打伤了对方,一路追到了温泉行宫来,对方进入了行宫后,人就不见了。”洪放留意着四周,发现在温泉的旁边,有一排可疑的脚印。 行刺太子? 刀奴警觉了起来。 她被打伤了? 凤莘的眉,拧了起来,目光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他的身旁,乔装成侍女的叶凌月,也是屏住了呼吸,手顿了顿。 “既是如此,太保还不去搜捕刺客,在这里干什么?”凤莘的语气里,不知为何多了一股怒气。 “微臣已经搜查了大半个行宫,都没有发现人,只有这一块区域还没搜查,臣怀疑,那名女刺客,就藏在这一带附近。”洪放察觉到了,他在朦胧的雾气中,看着凤王身旁的“侍女”。 洪放的眼力很是了的,他过目不忘。 虽然衣物有些不同,看凤王身旁的侍女的身形,看上去,和早前那名女刺客很相似,这不得不让洪放起了疑心。 况且,听闻凤王不近女色,怎么今日身旁,反倒是多了一名侍女,这不禁让多疑的洪放,觉得有几分异样。 该死的洪放,还真是阴魂不散。 叶凌月咬了咬牙。 可这时候,凤莘忽然抬起了手来,将她一把楼入了怀中。 方才形势紧急,叶凌月只是除去了夜行衣,贴身只有内里的衣物,凤莘突然将她楼入了怀中,她吓了一跳。 头顶上方,凤莘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紧张。 两人的身子,紧紧得贴在一起,叶凌月甚至能感觉到,凤莘快的惊人的心跳声。 “洪大人的意思,是想进入浴池一搜?”凤莘抱起了叶凌月,刀奴忙取了衣物,替凤莘和叶凌月披上了。 将怀里的人儿遮挡的严严实实后,凤莘随意地将湿漉漉的发,束到了一边。 ~谢谢大家的票子,打赏,订阅,关于月票,有些人不知道有没有,就点书最后的投月票看看,每本书一天最多两票,一个月五票,有多余的投给大芙子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