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2章 式神炼化 - 神医弃女

第1632章 式神炼化

直到乾鼎重新化为了鼎印,钻入了叶凌月的手掌,叶凌月才回过了神来。 这是? 叶凌月怔愣了片刻,下意识地吞了一口口水。 方才,眼看小吱哟遇难,叶凌月心急如焚。 九龙吟脱手而出,那金色的雷闪有异常厉害。 见了流血不止的小吱哟,叶凌月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小吱哟,不能让它出事。 方才那是式神炼化? 凌月脑子一片浆糊,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快步走到了小吱哟的身前。 小吱哟倒在了血泊里,它已经化成了最初的小狐狸犬的样子,那双蓝汪汪的大眼紧闭着,身上的那个血窟窿,看着触目惊心。 变异的鬼畜之力,对小吱哟的伤害是致命的。 “小吱哟,你千万不要有事。” 叶凌月眼底,弥漫起了一片热气,打湿了她睫毛。 她强忍着心中的悲痛,试图用鼎息给小吱哟止血。 白色的鼎息的作用下,小吱哟的血止住了。 可它依旧没有张开眼来,不仅如此,它的心跳和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微弱,像是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怎么会这样?小吱哟,你一定妖坚持住。” 叶凌月捧着小吱哟小小的身子,声音绝望而又茫然。 在鼎息都没办法让小吱哟彻底恢复的情况下,她真不知该如何做。 焦急之下,叶凌月的目光,定在了不远处。 那一颗散发着血腥气味的森罗鬼果王,已经彻底成熟了。 叶凌月抓起了那颗森罗鬼果王,森罗鬼果王如同跳蚤般,蹦跶了起来,不愿意让叶凌月抓住自己。 可叶凌月却将它死死握住,她知道,森罗鬼果王可能是救小吱哟的唯一的法子了。 成熟的森罗鬼果王外壳很坚硬,犹如核桃一样。 小吱哟一动不动,叶凌月也不知道如何喂食,她想了想,运起了“十重天”禁制,一拳击碎了森罗鬼果王。 破开是鬼果王里,流淌出了一些琥珀色的果浆。 叶凌月不敢怠慢,凑到了小吱哟的嘴边,一滴不落,全都喂给了小吱哟。 小吱哟依旧是没有半点反应。 叶凌月不顾小吱哟满身的血污,将它紧紧贴在心口处,低声呢喃着。 “小吱哟,你一定要活下来。我们还要一起去找小乌丫,找到妖路。我们……不能没有你。” 思绪和记忆,如同潮水般,汹汹而来。 自她拥有了鸿蒙天,在里面发现了小吱哟。 一人一兽就相依为命,小吱哟对于叶凌月而言,甚至比娘亲叶凰玉还要亲近。 它对她极其依赖,喜欢偷懒、爱吃爱闯祸,就如她的孩子一般。 不知不觉,它长大了,有了小乌丫,又一天天变得强大,叶凌月也有了其他的小兽萌宠,可是在叶凌月的心目中,小吱哟就是独一无二的。 正如在小吱哟的心目中,老大也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最怕疼怕死的它,在看到叶凌月有危险时,会毫不犹豫地冲到前头,挡在前头。 叶凌月的眼角,湿漉了,视线渐渐模糊。 这时,她的眼角,有些发痒。 她眨了眨眼,就见一双蓝汪汪的大眼,正盯着她。 小吱哟舔着叶凌月眼角的眼泪,虚弱地张了张嘴。 “老大,不哭,本吱哟没事。” 说着,小家伙还逞强着想爬起来,可才身子终究还没彻底恢复,短腿儿一打颤,扑通一声,从叶凌月的怀里跌了下来。 这时,一只手眼明手快,一把拽住了小吱哟的尾巴,防止它落到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叶凌月用手背擦擦眼,才看到,晨曦下,站着个男人。 “笨狗,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占洗妇儿的便宜。” 男人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不满。 “不准叫本吱哟笨狗,本吱哟可是举世无双的鬼餮大帝!” 小吱哟已经嗅到了一股让它抓狂的气味。 这男人怎么又回来了! 合体什么的,最讨厌了,还是以前温柔的凤美人比较好! “鬼你个头,看你这副德行,居然害我家洗妇儿伤心了,信不信我立马让你变成鬼。” 男子就像是荡秋千一样,抓着小吱哟的尾巴,晃啊晃,晃得小吱哟头晕,直犯恶心。 小吱哟挠着爪子,就要去抓,男子左躲右闪,一人一兽,你一句我一句,斗得不亦乐乎。 见了帝莘和小吱哟拌嘴的模样,叶凌月破涕而笑,一双眸含着泪水,弯弯如月。 她不禁在心底想着,若是能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 不知不觉,天已经大亮了,阳光照亮了这一片密林。 森林的边缘,一双鹰目微微眯起,看向了森林里,神情各异的两大一小,最终聚焦在了少女的脸上。 她的眼角,还带着泪水,可嘴角却不经意间飞扬了起来。 明明是那般不起眼的容貌,可在这一刻,却生动的让人移不开眼去。 这才是真正的她吧。 只有在那个男人面前,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明媚的就如春日里最好的春光。 这幅画面太刺眼,灼得奚九夜的眼睛生疼。 奚九夜闷哼了一声,将心底那一抹说不出的不适感强压了下去。 春光也好,笑容也好,他……不稀罕。 奚九夜,你就不该,去在乎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女人。 他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那一边,叶凌月从帝莘的手中,救下了晕头转向的小吱哟,如同老母鸡般,护着自己的小鸡仔子。 “帝莘,不准欺负小吱哟,它是伤员。” 帝莘目光极快地朝着密林的某个方向一扫,确定了那抹讨厌的气息已经消失后,长臂一捞,将自家洗妇儿搂在了怀里。 “洗妇儿,你只关心小笨狗。我为了找你,也差点被一头恶狗给咬伤了。” 叶凌月听了还能信以为真,就要查看他的伤口,发现帝莘在撒谎后,捶了他一拳,却被帝莘拽住了手,怎么也不肯松开。 “洗妇儿,我可没骗你,真有一头恶狗。不过你放心,我们这次再碰到后就不分开了。无论是谁,都伤害不了你……哦,还有你那头小笨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