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2章 男人间的挑战 - 神医弃女

第1652章 男人间的挑战

唐凌波是唐家代表队的主力,又是自己的未婚妻,一下子成了废人,唐二少哪能憋得下这口气。 可他也是个聪明的,知道让金家交出奚九夜那是不可能的了,索性就只要求交出洪明月。 毕竟在唐雷看来,洪明月实力不强,又是个女队员,金家只要交出了洪明月,他也算是给唐家上下有个交代。 “唐二少,你这话就不对了,洪明月为何会刺伤唐凌波,那还不是因为唐天琪用毒在先,唐凌波明知道两人在比试,还擅自闯入风云台,干涉比赛,她破坏规则在前,要说错,大家都有错,要我们交出洪明月,那你们倒是先交出唐天琪啊。” 金大少倒不是看中洪明月,方才奚九夜出手保住洪明月,这意味着,奚九夜默认了他和洪明月的关系。 金家因为森罗鬼果王的事,必须深入通天部落,光靠金暮和金家的队员,还不足以完成这次任务,这种时候,他决不能得罪了奚九夜。 “二哥,救我。” 唐天琪吓得不轻,她躲在了唐雷身后,瑟瑟发抖。 她只是想要教训洪明月,哪知道会惹出这么多事。 若是落到了金家的手里,她就死定了。 “天琪,二哥不会把你交出去的。金暮,你这是要和唐家翻脸的意思了?” 唐雷铁青着脸,若是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保护不了,他还怎么在唐家上下立足。 “翻脸又如何,唐雷,我们金家可不怕你们唐家。盟主,你也听到了,不是我们不给交代,是唐家不识抬举。” 金暮一摔袖,就要带着金家的人扬长而去。 唐雷紧了紧拳,看了眼唐凌波,再看看她温驯地靠在唐天颂怀里的模样,握紧的拳,又松开了。 “奚九夜,你给我站住!” 可就在金暮准备带人走开时。 唐天颂忽然起身,抱起了唐凌波,他抬起了头来,望向奚九夜。 奚九夜顿下了脚步。 “我要向你挑战。” 唐天颂一字一句地说道。 唐雷不愿意替唐凌波讨回这个公道,他来替她讨回来。 唐凌波要成为废人,甚至性命不保,这对于她而言,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 她自小就是唐家最受器重的小姐,天之骄女,修为胜人一筹。 她曾经与他说过,她一定要参加九洲荒狩,跻身九洲地榜前五十名,为她的爹娘正名,向整个唐家的人正名,女子未必就不如男子。 可如今,这一切都被无情的被打碎了。 唐天颂以为,这些年,他一直恨着唐凌波,可直到看到她被刺中,如落叶般,从风云台上跌落。 他才发现,他从未恨过她。 这些年,他所做的一切的努力,忍受的所有屈辱,并非仅仅是为了救回自己的娘亲,而是他想再一次,站在唐凌波的面前。 叶凌月和黄泉代表队的人都大吃一惊。 唐天颂居然要向奚九夜挑战? 他是疯了不成。 奚九夜的实力虽然看似和唐天颂相仿,都是小神通境巅峰,可实际上奚九夜乃是神尊,就算是不用神力,唐天颂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唐天颂的怀里,唐凌波娇躯一震,原本紧闭的眼,眼睫颤了颤,眼底有滚烫的东西,呼之欲出。 原来,他心中还有她。 她以为,当年她那么绝情的对他,他一定是恨透了她。 他离开唐家后,除了偶尔联系他的爹娘外,就一直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些年,她暗地里照顾唐天颂的爹娘,关注着唐天颂的消息。 这些,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唐天颂。 这一次,在九洲大本营再遇唐天颂,她激动地差点难以自禁,可唐天颂却只是冷漠地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就好像她只是个陌路人。 那一刻,唐凌波心痛欲裂。 可没想到,当她遇到危难时,他会是第一个站出来的。 “不要,不要为了我……” 唐凌波轻声说道。 唐凌波和奚九夜交过手。 那男人的实力太强,他的元力如怒浪滔天,刹那就可以吞没她。 唐天颂就算是进步再大,与他比试,也是以卵击石。 她不愿意唐天颂受伤。 “你不要再说话了,我会替你报仇。” 唐天颂沉声说道。 他转身,望向了风云台下的叶凌月和一干队友们,深深鞠了一躬。 “队长,诸位,这段时间,承蒙你们关照,天颂无以为报。我与奚九夜一战,是我个人的行为,和黄泉代表队没有半点关系。今日,我就在这里恳请队长,允许我唐天颂正式脱离黄泉代表队。” 唐天颂早已想清楚了,他和奚九夜一战,事关生死。 他若是败了,会连累了黄泉代表队的名声,与其如此,不如早点做出决断。 唐天颂低下了头来,恳求着叶凌月。 “我不接受。” 哪知,等到的却是叶凌月斩钉截铁的拒绝。 唐天颂一惊,骤地抬起了头来。 “唐天颂,你既然是我们黄泉代表队的一员,就应该知道,我们早已是一体。你的仇,也就是我们的仇。你要报仇,可以,但至少也要等到治好了唐姑娘的伤再说。她气息很不稳定,撑不了多久。我建议,将挑战定在我们找回森罗鬼果王之后。奚九夜,不知你意下如何?” 叶凌月冷眼瞥了一记奚九夜。 奚九夜盯着叶凌月。 “你让他挑战我?” 奚九夜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森冷的意味。 这人毛病不成,挑战他的是唐天颂,他一副要杀人的眼神算是什么意思,说得好像挑战他的,是她似的。 叶凌月撇嘴。 再说了嘴长在唐天颂身上,他为了替自己的女人出头,向奚九夜挑战,先不说胜负如何,没准还能解开他和唐凌波的误会。 也没人就规定了,只准奚九夜替自己的女人出头,不准唐天颂为自己的女人出头吧。 “有问题?” 叶凌月冷冷地回道。 “你会后悔的。” 他丢下了一句话,身上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可怕气息,金家的人一个都不敢靠近。 “奚大哥!” 洪明月见奚九夜走了,再看看虎视眈眈的唐家的人,急忙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