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9章 死讯 - 神医弃女

第1659章 死讯

这一夜,黄泉代表队的营帐里,唐天颂彻夜未眠。 好几次,他都恨不得插上翅膀,冲去找唐凌波。 可想起了队长的话,他又强忍了下来。 一大早,天才灰蒙蒙亮起,唐天颂就急不可耐地去找叶凌月。 哪知道一问,才知道叶凌月昨夜未归。 “可能是去找帝莘了。” 挽云师姐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当初她和师兄刚结为双修伴侣时,也是如胶似漆了好一阵子,恨不得生成了个连体婴。 见挽云师姐一脸暧昧的表情,唐天颂有些不好意思。 他也不敢去找帝莘,对帝莘,他总是有些避讳。 “挽云师姐,队长若是回来了,就告诉她,我先去找凌波了。我……我还是放不下。” 唐天颂担心唐凌波的伤势,超过十二个时辰不处理,唐凌波非死既废。 “你别急,我们几个陪你一起去,人多唐家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挽云师姐和叶流云两人,又叫上了薄情、秦小川、光子几人,一起去唐家代表队的所在地。 一众人到了唐凌波的营帐外。 几名奉命看守唐凌波的侍卫一见唐天颂,戒备着将其拦了下来。 “让我进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唐天颂喝道。 这些侍卫都是唐家的旁系子弟,当年和唐天颂也都是认识的。 “唐天颂,你好大的胆子,居然一而再再而三来闹事。” 唐雷带着念无方尊,大步走了过来。 一看到唐天颂,他面色激变,两人一语不合,就要动手。 “唐雷,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凌波为了唐家,做了那么多的事,你却连救她都不愿意。今日,我无论如何都要带走她。” 唐天颂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唐凌波会不会成为废人,他都要好好照顾她。 “唐凌波是我唐雷的未婚妻,除非是死,否则她这辈子都只能是我唐雷的女人。你倒是可以去问问唐凌波,她愿不愿意跟你走!” 唐雷说罢,一把掀开了营帐,就要唐天颂和唐凌波对质。 哪知营帐里,静悄悄的。 唐雷狐疑着,往里面一看,就见唐凌波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她面上依旧佩戴着面纱,只是露在衣物之外的皮肤,原本皓白如雪的皮肤变成了青紫色。 “凌波!” 唐天颂大吃一惊,不顾呆愣在一旁的唐雷,冲了进去。 他抱着唐凌波,后者的身子还有一丝的温暖,可胸膛早已停住了起伏,俨然已经死去了好一会儿了。 唐天颂怒吼了一声,那声音凄厉的犹如丧偶的困兽。 念无方尊忙走上前去,替唐凌波把脉。 片刻之后,念无方尊遗憾地摇了摇头。 “唐二少,凌波姑娘至少已经死去了一个多时辰了。她心跳和脉搏全无,眼瞳涣散,体内的筋脉也全断了,应该是自断筋脉而亡。” “唐雷,是你,是你逼死了她!为什么,你明明已经得偿所愿,与她定亲,为何不能好好地对待她。” 唐天颂七尺男儿,此时却是声嘶力竭,他盯着唐雷,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喝他的血,啃他的肉。 唐雷面色痛苦,他望着唐凌波的尸体,深吸了一口气,忽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什么未婚妻,什么得偿所愿。唐天颂,唐凌波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我,你看看她,你看看她的样子,你走了后,她就是那副鬼样子。” 唐雷扑上前去,一把扯下了唐凌波的面纱。 “唐雷,你敢!” 唐天颂见唐雷还要冒犯唐凌波的尸体,一拳朝着唐雷呼去。 “唐大哥,你冷静点。凌波姑娘她尸骨未寒,你们这样,她会很难过的。” 黄泉代表队的几人,冲了上去,几人拦住了唐雷,几人拦住了唐天颂。 这时叶流云一低头,恰好看到了唐凌波的模样,她惊呼了一声。 唐天颂低头一看,当他看到了面纱下的唐凌波时,整个人也呆住了。 即便是死去后,唐凌波的脸依旧是美丽脱俗。 只是她的头上,一根头发也没有,犹如出家的尼姑。 唐天颂难以置信着。 唐凌波是个很爱美的女子,对她那一头青丝长发尤其爱护。 两人相恋时,他最爱的就搂着她,把玩着她那一头秀丽的长发。 “哈哈哈,看到了没有,唐天颂,这女人自你离开唐家后,就斩断了三千烦恼丝。这几年,她在唐家修了个佛堂,整日跟尼姑似的吃斋念佛,对我这个未婚夫,从来都是爱理不理。整个唐家都在笑话我,说我和一个尼姑定了亲。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唐雷笑到了最后,嘤呜着。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的怔然。 他们终于明白,为何唐凌波一直以面纱示人。 在场的几名女子,都对唐凌波肃然起敬。 有几个女子,愿意牺牲自己美丽的容颜,在对方误会的前提下,始终为他守节。 唐天颂抱着唐凌波的尸体,再也忍不住,眼泪肆意流下。 “凌波,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带你走,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分开。”说着唐天颂就抱起了唐凌波。 “你把她放下。” 唐雷一见唐天颂要带走唐凌波,再度发难。 他有多爱唐凌波,就有多恨唐天颂。 他决不允许,唐凌波落到了唐天颂的手上,哪怕只是一具尸体。 “唐雷,你还想怎么样,你已经逼死了她,你方才也说过,只有一死,你才会放过她。” 唐天颂赤目欲裂。 若非是唐雷咄咄逼人,好强的唐凌波怎么会无端端自杀。 “我就是不答应,你又能如何?唐天颂,我告诉你,我出发前,家主已经承诺会许我未来唐家家主之位,除非我答应,否则唐凌波一辈子都是唐家的人,都是我唐雷的未婚妻。你以为,我会让一个野男人带走她的尸身?” 唐雷傲然说道。 “你要怎样,才会答应交出凌波的尸体?” 唐天颂怒声问道。 “那就要看你出得起多少代价了。” 唐雷冷笑着。 “不知我手中的这样东西,够不够换取唐凌波的尸体?” 这时,唐雷身后,叶凌月和帝莘走了进来,叶凌月的手中还拿着一页牛皮纸。

上一篇   第1658章 女人心计

下一篇   第1660章 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