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2章 前世今生,不相同 - 神医弃女

第1662章 前世今生,不相同

其实奚九夜是不是来杀阿姐,光子也不大肯定了。 最初,他是认定了阿姐有危险,赶过来保护阿姐的。 可奚九夜身旁却跟了个叫做洪明月的女人。 那女人的容貌和阿姐那么相似,光子早就起疑心了,奚九夜没有杀她,而且还和她关系暧昧,也不知是何居心。 难道那小子想破镜重圆? 这个念头一出现,可比奚九夜想杀阿姐还要惊悚。 可是光子再想,奚九夜一点都不爱阿姐,否则当初怎么会将阿姐千刀万剐,还逼死了阿姐。 光子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奚九夜还是要报仇。 奚九夜和夜家有杀父灭族之仇,他多年来一直处心积虑要杀了夜北溟,两人都是神尊,奚九夜一直没能如愿所偿。 他很可能是为了掣肘父亲,才下界来,捉拿阿姐。 他留下洪明月,只怕也是怀疑洪明月是夜凌月的转世。 这男人,实在是阴险。 光子思绪万千,斟酌着如何和叶凌月开口,又不会暴露太多。 光子急得都要抓狂了。 “光子?” 叶凌月见光子的脸上,阴晴不定,有些担心。 “凌月,我告诉你一个故事。” 光子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来,凝视着叶凌月。 “很久以前,我有一个姐姐。她是世上最好的姐姐,美丽、聪明、对我呵护备至。可是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男人,她爱上了那个男人。她陪着他并肩作战,为那个男人光复部落,替他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神境。她满心以为,她和那男人会生生世世在一起。” 光子说到了这里,留意着叶凌月的神情,叶凌月的眼神有些怔然。 “可是,就在她和那男人定下婚约时,男人却告诉她自己有一个青梅竹马。她也是他的救命恩人,那女人已经有了他的骨肉。我的姐姐虽然很难受,可她还是选择了沉默,只因为她深爱这那个男人。可她的善良并没有换来应得的回报。就在她受封成为神后不久,两人成婚的前夕,那亲梅竹马忽然滑胎,所有证据都指向了我的姐姐。” 叶凌月的眼神已经发生了变化。 她觉得自己的心一阵阵的抽疼。 “这个故事,你还要继续听嘛?” 光子的声音显得很是无力。 “继续往下说。” 叶凌月握了握拳。 “我的姐姐得到了密报,她忠实的手下劝她离开。可她依旧相信那个男人,以为那男人会信任帮助她,可她还是看错了。那男人命人将她和她的部下都关押了起来。她被关押在了最黑暗的陨神牢里。在那里,男人告诉她,他与她的父亲有不共戴天之仇,质问她害死了他的亲生骨肉。他甚至还想用我姐姐的神族血肉炼制丹药,最终……我姐姐跳入了陨神崖,魂飞魄散。” 说到了这里时,光子的声音阴冷的犹如地狱的恶鬼,那张美丽的脸上满是仇恨。 “这就是我姐姐的故事,里面的那个男人,就是奚九夜。你说,我该不该恨他?” 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阿姐也已经重生了,可光子每每想起当年的事,都是恨之入骨。 他只恨自己是个医者,不是奚九夜的对手,否则,他早就要那对狗男女好看了。 “你姐姐真是个傻女人。” 叶凌月叹了一声。 “你说阿姐傻?你你你!你怎么能说我阿姐傻?” 光子不满了。 “和一个男人朝夕相对多年,却不擦亮眼睛,错付痴心,你说她傻不傻。若是我,呵呵,我岂容第二个女人生下我男人的孩子 ?又岂会两女侍一夫?我既能让他功成名就,成为一界之尊,我亦能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至于那白花,我必定要让她尝遍世间痛苦,后悔生到这世上来。” 叶凌月字字珠玑,却是听得光子一愣一愣的。 他忽然觉得,眼前的阿姐和一个人好像。 不就是娘亲云笙嘛! 以前的阿姐,性子外刚内柔,对奚九夜死心塌地。 娘亲云笙就曾担心过,阿姐心性太过仁慈,终有一天会吃亏。 最终,娘亲一语成谶,阿姐不得善终。 可过了五百多年,换壳重生,阿姐就如一颗美玉,终于展露出了她的锋芒。 还是说,阿姐一直就是阿姐,只是她早前为了奚九夜,掩饰了太多? 棍子一时之间百味杂陈,早前的悲伤之感,也全都没了影。 “可是你阿姐已经死了,那奚九夜难道还要再杀她一次不成?” 叶凌月狐疑着。 “咳咳,凌月,你可听说过前世今生?我阿姐是神族,一般而言,神族陨落丧失魂魄的情况下,都会重新转世为人,重新修炼。奚九夜恐怕是担心我阿姐重生,所以想趁着我阿姐羽翼未丰前,将她铲除。我……我就是来寻找我阿姐的,虽然我很没用,可是为了阿姐,我一定会变得更强。” 光子模棱两可的说道。 心中小人版的夜凌光一脸的愧疚。 “阿姐,阿光说得可是实话,只是没把实话全都告诉你而已。” “光子,待到过一阵子,九洲荒狩结束,帝莘的事情了了。我就和他陪着你一起去找你阿姐。你放心,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我会拼尽所有,保护她的。” 叶凌月禁不住捏了捏光子白嫩嫩的脸颊,一脸的笑盈盈。 光子轻轻“嗯”了一声,他又看了看营帐外,依稀可见的一个高大身影。 从他方才告诉阿姐前世关于她的故事时,那身影就一直站在那里不动。 “帝莘,来了怎么不进来?” 叶凌月回头一看,看到了帝莘,嘴角轻扬。 光子很识相地离开了。 在走出营帐前,他回头一看,只见帝莘正揉着叶凌月的头发,叶凌月一副小女人的模样,那笑颜,连日夜都要为之失色。 即便是前世,在奚九夜身旁,阿姐也从未露出过那样的笑容吧? 也许,是他多虑了。 这一世的阿姐,陪伴她的不仅仅是仇恨,还有爱情和亲情。 父亲和娘亲若是看到了,应该也会很欣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