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4章 异样的鼎片 - 神医弃女

第1664章 异样的鼎片

唐家的鼎中天只认唐家的家主? 叶凌月听懵了。 她收集了五块九洲鼎片,可从没遇到过哪一块鼎片是认主的,而且玉手毒尊的鼎铭中,也从未说起过这件事。 叶凌月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可看唐凌波的样子,她也不像是在说谎话。 “多谢唐姑娘告诉我这件事,对于鼎中天,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叶凌月笑了笑。 叶凌月又询问了唐凌波一些唐家的事,就让她先休息了。 叶凌月离了营帐后,就和鼎灵沟通起来。 “鼎灵,方才唐凌波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九洲鼎片还认主?” “主人,一般只有鼎灵才会认主,而且只会任一个主人。但唐家的至宝却能承认每一任唐家家主,这本身就是很特意的事。我想,可能是那一块碎片上发生了什么,具体是什么情况,还需要得到那块碎片后再说。”鼎灵方才也是听得一头雾水。 “从唐雷手上抢夺那块鼎片只怕不容易。”叶凌月沉吟了下。 临走前,唐凌波还提醒了叶凌月一声。 虽然保护唐天琪的那名宋长老已经受伤,但经过了念无方尊的救治后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不仅如此,唐雷手下还有一名贴身长老护卫。 那护卫,形同暗卫,只会在唐雷生命堪忧的时候才会出现。 两名大神通境的武者,这恐怕还不是唐家的全部实力。 早前叶凌月以为,少了一个唐凌波,唐家就等于断了左臂右膀,可如今看来,是她低估了唐家实力。 再退一步说,唐家有如此的实力,那同样也是世家的金家是不是也同样深藏不露。 加上一个奚九夜,这次的九洲荒狩,依旧任重而道远。 叶凌月思忖了下,决定暂时将第六块鼎片的事抛诸脑后,她刚得了鼎基不久,鸿蒙天的灵气稀缺情况还可以维持半年以上,比起来通天部落和妖界的事反倒更加紧要。 叶凌月想起了今日帝莘告诉自己的一件事,她神识一动,进入了鸿蒙天。 进入鸿蒙天后,叶凌月就祭出了乾鼎。 那黑白色鼎息化成的八卦出现,金角妖王一看到叶凌月,条件反射似的,缩到了角落里。 一阵子的式神炼化,金角妖王的模样已经和早前叶凌月看到的大不相同了。 原本山岳般庞大的妖王之躯,如今变得只有巴掌大小,那金色的犀牛角上妖纹也淡的快要看不见了,看上去再无半点妖王的威仪,甚至有些可爱,像是一头小金犀牛。 “金角妖王,别来无恙。” 叶凌月看到了金角妖王的变化,奚落道。 “卑鄙的人族,要杀就杀,要剐就剐,我金角妖王要是求一声饶,我就不叫金角。” 虽然身心备受摧残,可金角妖王依旧是死鸭子嘴硬。 叶凌月倒是有些佩服它了,式神炼化加上灰火,那滋味可不好受,金角妖王已经足足扛了七天了。 “金角妖王,你是不死,只不过你要是死了,你金角部落的那些族民可就惨了。” 叶凌月一脸惋惜的模样。 金角妖王一听,不由动容。 “人族,我的族民怎么了?你把它们怎么了!” 金角妖王虽然性情鲁莽也不够狡猾,可他在妖界的几大妖王中,对于自己的子民还是很爱护的。 “那你可是高估我了,我一个小小的人族,怎么可能奈何得了十余万子民的金角部落。” 叶凌月耸耸肩。 “哼,谅你还有些自知之明。” 金角妖王其实也不相信,就凭一个叶凌月,能把通天部落怎么样。 除非是九洲盟倾巢出动,但据他所知,九洲盟的那些所谓的猎妖者代表队也是内讧频繁,绝不可能那么团结。 “事实上,对付你们金角部落的正是通天妖王,你失踪后,通天妖王就暗中命人分批袭击金角部落。最新的消息表明,金角部落已经有五六千子民掠夺。不仅如此,金角部落的一名妖将也已经叛变,他得了通天妖王的命令,在通天妖王大寿之日,将会里应外合,攻破金角部落,作为通天妖王的寿礼。” 叶凌月将金角妖王的反应看在了眼底。 金角妖王面色大变,可旋即又摇了摇头。 “你说得可是真的?该死的通天妖王,居然敢犯我金角部落…不对。通天妖王没有那个能耐,哼,金角部落乃是南幽帝下属之地,就算是借通天妖王几个胆,他也不敢侵略金角部落。差一点就上了你这狡猾的人族的当了。” “金角啊金角,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天高妖帝远?再说了,通天妖王已经生了叛变之心,准备废妖帝,自立为帝,他又怎么会将一个妖界妖帝看在眼里。” 叶凌月的话,让金角妖王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他其实也明白,叶凌月的话并非危言耸听。 金角偷盗森罗鬼果王失败,事情必定暴露,南幽帝后都是锱铢必较之辈,只怕这会儿都已经认定了自己是叛徒。 他们是不可能派兵救援金角部落的。 再拖下去,金角部落必定会灭绝。 “人族,你告诉我这些,究竟是何居心?” 金角妖王闷哼了一声。 “我自然是想帮你,你应该也知道,你们的妖祖与我的关系非比寻常。我和九洲盟的那些猎妖者有原则性的不同,我猎妖,并非是因为我痛恨妖族,相反,我很同情一些无辜的妖族。甚至于,我还圈养了一些妖兽。” 叶凌月说罢,一招手,只听得一阵嗡嗡做响声。 一群群的嗜血蛇蜂在一头凶猛的嗜血蛇蜂王的带领下,飞了过来。 这些平日杀人不见血妖兽,这时候在叶凌月的身旁,很是温驯。 金角妖王迟疑着,想起了重生后的妖祖。 若是此女连妖祖都能容得下,更何况他一个妖王以及他那些子民们。 况且,他得罪了南幽帝后,又不可能投靠北狱帝,如今能让他在妖界重新站稳脚的,只剩下妖祖一人了。 想到了这些,金角妖王望向叶凌月的目光已经比早前温和了许多。 叶凌月见金角妖王的模样,就知道他已经开始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