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7章 背叛 - 神医弃女

第1667章 背叛

帝莘那小子,还真是不知死活,无依无靠的情况下,敢和一族之长谈判,恐怕也就只有他了。 不过帝莘的拒绝,让叶凌月早前的郁闷心情,淡了许多。 “那结果如何?老族长真的答应了他?” 叶凌月平复了心情,好奇道。 “自然没答应。南幽族可是当时妖族的第一大部落。想夕颜小公主的侍奉的人可不只有帝莘一个人。就连当初第二大妖族部落战族的少族长战痕都纡尊降贵,请愿当小公主的侍奉呢。老族长一怒之下,将妖祖关了起来。不过夕颜小公主却是如同着了魔似的,非要帝莘当她的侍奉不成。她不惜绝食,饿了三天,老族长拗不过她,最终只能妥协。他答应了妖祖的要求,还额外选了战族少族长为侍奉。这事才得以解决。” 金角妖王说起来,也是满脸的艳羡。 哪怕只是当侍者,也是天大的机遇,除了温饱问题解决,还能和公主一起读书练武。 少年妖祖也就是利用那一段时间,迅速成长。 在此后的几年里,少年妖祖从一介娘不知爹不养的落魄孩童,成为了妖界第一的妖祖,和他童年时的遭遇是脱不了干洗的。 “那战族少族长和小公主是不是都加入了妖神卫?他们如今又怎么样了?”叶凌月对于妖神卫知之甚少,只知道帝莘是妖神卫的创始人而阎九是其中的一员。 “想不到过去几百年了,还有人知道妖神卫。小公主和战族少族长的确也是妖神卫的创立人之一,她们和妖祖、阎将之子阎九大人,以及如今老牌的几大妖王,都曾经是妖神卫的人。可说是,那一个时代独领风骚的人物,都和妖神卫或多或少有过关系。妖祖陨落后,小公主和战族少族长成立了南幽都,妖神卫也崩分离兮,如今妖界知道妖神卫已经不多了。” 金家妖王回忆着。 尽管已经过去了五百多年,但是对于见证过那一个时代的妖们而言,那是一个妖族无比辉煌的年代。 那时候的妖祖根本没有将人族看在眼中。 他的敌人,是神界。 在他眼中,人族就是蝼蚁,弹指之间,即可歼灭。 至于妖祖为什么仇视神界,妖界的传言也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妖祖的父亲,是被神界击杀。 也有人说,是妖祖不满妖界地处偏僻,资源不足。 无论如何,一个敢和神界作对的妖,即便是死了,也是足以让人钦佩的。 “那妖祖当年究竟是怎么死的?” 这个问题,才是叶凌月最关心的。 帝莘的实力,毋庸置疑很强。 哪怕是他的魂魄碎片还未齐全,浑身的妖纹还没有彻底激发之前,他的实力就已经很逆天。 全盛时期的妖祖,应该更加可怕才对。 他又有妖神卫助阵,怎么会陨落? 阎九似乎是知道一些实情,但许是时机未到,从未和帝莘说起过。 “妖祖是被神族几位大能偷袭,不幸陨落的。”金角妖王迟疑着,似有什么难言之隐,憋了半天才说道。 “和那战族少族长和小公主有关?” 叶凌月嗤了一声。 金角妖王一怔,他没想到叶凌月居然这么敏感。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不是帝莘,我只是要知道真相,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叶凌月的声音里,透着股寒气。 “主母大人饶命。小的只是负责送讯。当时妖族和神界边陲军决战在即,小的收到信说是夕颜小公主被神将捉获,紧急求助妖祖。那时恰好阎九大人和另外一名妖神卫大人外出。小的不敢耽误,就将信交给了妖祖。妖祖看了信后,果然前去营救。小的和一百名妖族精锐奉命陪同。哪知道小公主根本不在那里。几名神界大能突然出现,其中更有一名神界的扛鼎方仙,激战之下,妖祖不幸重伤……” 金角妖王说得结结巴巴。 “重伤?” 叶凌月皱眉。 修为到了帝莘当时的级别,就算是重伤,只要是不伤及神魂,就能逃脱。 “妖祖重伤之时,战少族长带兵赶制……就在我们以为妖祖可以全身而退时,战少族长忽然出手偷袭妖祖,动用了天魔解体大法,逼得妖祖魂飞魄散。神界那名扛鼎方仙想趁机抢夺妖祖的魂魄,小公主突然现身,看到妖祖身死,小公主如疯了般。神界的几位大能退走,战少族长带着小公主离开,妖祖自此陨落。” 金角妖王吞吞吐吐地把事情说完。 那一场妖神大战,神族包括那名扛鼎方仙共二十人,其中十八人被妖祖击杀。 妖族这边,他们同去的百人精锐,死伤了八成。 活下的两成人马,包括金角妖王可算是那一场大战唯一的目击证人。 金角妖王事后想来,才发现自己被利用了。 只怕战少族长和小公主早就勾结了,密谋杀害妖祖,才会设下如此陷阱。 他胆战心惊,东躲西藏了好阵子。 等到他回到南幽部落时,妖界已经变了天。 妖界一分为二,分为南幽都和北狱司。 小公主夕颜也已经嫁给了战族少族长,成了新成立的南幽都的妖后。 参与那件事的那些妖族战士,竟都已经被各种名目处死了。 金角妖王吓了个半死,思来想去,跑去找夕颜妖后。 “我原本以为,自己也是必死无疑,只求夕颜妖后开恩,不要殃及我的族人。哪知妖后突然问我,妖祖接到信时,说了些什么。我只是如实告知,妖祖立刻前去营救。妖后忽然落泪,说是赦免了我的死罪,只是我必须离开妖界,前往中原地区当妖王。我见能保住一命,哪敢说不,于是就被放逐到了中原地区。” 金角妖王回忆起当年,也是唏嘘不已。 只是他时至今日也不明白,妖后夕颜对妖祖明明有情,又为什么要痛下杀手。 金角妖王想不明白,叶凌月却清楚的很。 说来说去,情字最误人。 帝莘对夕颜妖后无情,夕颜妖后求之不得,就想毁去,只是真正当帝莘死了后,夕颜妖后又后悔了。 后悔?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