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0章 被认出来了 - 神医弃女

第1680章 被认出来了

只见蜈将拍了拍手,十名身着金珊瑚红色舞裙的鲛女,款款而出。 每一个都是身材高挑,上身只是一件精致堆云绣的肚兜儿,露出了杨柳似的腰肢,下身长裙及膝,点缀了一根根金线流苏。 最妙的是,那长裙右侧开了一个大口子,从小腿直到了小半的大腿,一双双大长腿,光是看着就让人魂不守舍。 这些鲛女的面上蒙着一层如雾似水的面纱,虽是看不清面容,但每个人都是美目雾蒙蒙的,黑发如瀑,腰肢轻轻一摇,白皙如雪的肌肤晃得人的眼都花了。 这些衣服,据光子说叫做印度舞娘裙,别说是在古九洲大陆,就是连神界也从未见到过。 是光子在小时候随着娘亲云笙,到了21世纪时看到过的。 阿姐夜凌月重生之前,光子曾为了寻找她,四处寻找。 由于女子的身份更方便些,光子曾经以月光戏班的台柱子的身份,在神界人界各地表演,当时就表演过这种印度舞娘舞。 所到之处,历来是万人空巷,当时在古九洲,却是第一次表演。 才是一出场,就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不仅是男子,就连在场的水幺幺和夕颜,眼红之余,也全都暗暗称奇。她们上下打量着那些女子,心中幻想着,若是自己也穿上了印度舞娘群,会不会也如此诱人。 水幺幺情不自禁,看向了赤烨。 只见赤烨不知不觉中,停下了手中的杯盏,看向了那一群鲛女,一双眼落在了其中的一名女子的身上。 水幺幺气得差点没咬碎一口银牙,狠狠地瞪着那名让赤烨瞩目的女子。 至于在场的其他人,譬如通天妖王更是看得恨不得眼珠子黏在了那些女子身上。 比起方才的那名狐女,这些女子的衣物倒也不算是暴露,但却都是恰到好处,该露的露,该遮的遮,恰到好处地勾起了人的欲望。 再听那乐曲,节奏轻快,一会儿犹如跳跃的溪,一会儿犹如潺潺而动的河。 化为了鲛女的叶凌月、舞悦、唐凌波等女,也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跳舞,最初也是畏手畏脚的,好在在光子的领舞下,活动开了手脚,渐入佳境。 尤其是叶凌月,她比起其他两女来,似乎对这种舞更熟悉些,隐隐约约有种印象,似乎自己早年也曾经在哪里看过这种舞。 所以当初在练这种舞的时候,叶凌月因为掌握的好,还被光子狠狠表扬了一通。 光子索性提议,自己引上半段舞,由叶凌月来引下半段的舞。 此时音乐一变,光子和叶凌月左右交织,光子和叶凌月换了位置。 若是有人细细看,会发现叶凌月的舞裙和其他人的稍有不同。 她的那件肚兜要保守许多,将胸口遮挡得严严实实,脚下那条长裙的开叉子口也低许多。 叶凌月也是换上后才发现的,一问才知道是帝莘趁着光子不留神时,偷去了那套衣裙,动了手脚。 叶凌月得知时,想要再做改动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是哭笑不得穿上了。 但即便如此,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反倒让叶凌月因为衣服的稍有不同,在女子中最为突出,比起光子还要抢眼几分。 帝莘若是知道是因为他动手脚,才导致了自家洗妇儿成为了万众焦点,还真是要悔得场子都要青了。 叶凌月先天的条件就好,腰肢最细,腿反倒更显修长,只见她一抖,腿间的金色流苏在篝火下,熠熠生辉,就如有无数的萤火虫在她的身旁飞舞。 一双月眸流光婉转,水光波澜,像是含情脉脉又像是欲说还休。 蜈将见了自己的这批鲛女大放异彩,高兴得不得了。 他得意得看了眼豹马将军,见他黑着一张脸。 再看看金猿妖将,只见对方也盯着领舞的那名女子,手中握着一个杯盏。 心像是要跳出了胸膛似的,一阵阵地抽疼着。 “这叫做印度舞,是我小时候随着我娘和我弟弟游历时,偶然学会的。” 在了繁星寥寥的夏日夜空下,一片萤火虫飞舞着。 那一日,是他爹爹和娘亲的忌日,他独自一人在坟头祭祀。 独自难过之余,唯有她找到了他。 女子嘴里轻哼着轻快的舞曲,脚下踏着步伐,虽然衣饰不同,虽然时间不同。 可那身姿,那眸光,若不是她,又会是谁。 在一阵诧然的目光下,奚九夜甚至忘记了自己假扮成了金猿妖将,忘记了他到妖族的目的,是为了抢夺森罗鬼果王。 他走向了那群舞女中,那个越来越清晰的身影。 他手指微微颤抖,抬起了手,修长的指碰到了那条面纱。 “是你嘛?” 叶凌月听到了那低沉而又异常熟悉的声音时,眸间危光一闪而过。 “奚九夜!” 那铺天盖地的威压,以及悍然的身法,让叶凌月一下子就回想起了在狮吼丘陵的那一幕。 奚九夜怎么会在这里? 叶凌月眼中惊诧之色稍纵即逝,很快明白过来,原来金家并非是按兵不动,而是也选择了潜伏进入通天部落。 也不知奚九夜用了什么法子,居然掩饰了真容,看上去和妖族一模一样。 叶凌月更加想不到,当年的奚九夜居然见过夜凌月跳过这种舞。 她吃惊之余,不远处正在伴奏的帝莘和薄情等人,也微微动容。 奚九夜深吸了一口气,想要用力扯下那名舞女面纱。 “金猿妖将!”蜈将一见,大惊失色。 这个金猿妖将是酒喝多,喝昏了脑子不成,居然敢对鲛女动手动脚。 这十名绝色鲛女,可都是献给通天妖王的,虽说妖王未必全都笑纳。 可金猿妖将骚扰的这个,一看就是十名中最出色的两人之一。 通天妖王早前还对金猿妖王的转变很是惊喜,哪知他会突然有这样的举动,不免有几分失望,正欲呵斥。 哪知这时,忽听到一阵惊呼声。 一道影子,飞蹿般掠入了舞群中,竟比金猿妖将还要快几分。 其中一名身形窈窕的鲛女,一下子被人打横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