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2章 造反 - 神医弃女

第1682章 造反

本来奚九夜对这名鲛人舞女的身份还很有些怀疑,可一想到黄泉代表队叶凌月松了口气。 她更担心的反倒是五姐。 那个叫做“赤大人”的,连通天妖王似乎都要避讳几分,他又是何方神圣,看他的模样,他分明是认得五姐的。 叶凌月担忧地看向了坐在了赤烨身旁的舞悦。 舞悦一脸的嫌恶,摆脱了赤烨的怀抱,就恨不得离赤烨远远的。 “坐那么远干什么,过来,斟酒。” 赤烨也不知为何,每次见了舞悦,就有种小白兔的感觉,恨不得一口把她给吞了,忍不住就恶声恶气了起来。 舞悦没好气着,接过了酒,假装成手一抖,酒坛子啪的摔在了地上。 她心底腹诽着。 “让你喝,气死你。” 赤烨身后,那两名赤狱军的兵士也都吓了一跳。 这舞女胆子也太大了些,居然敢忤逆妖帝的意思,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哪知赤烨没有发作,他眯起了眼来,瞪着舞悦。 “大人,酒。” 早已在旁等候了许久的夕颜,忙递上了自己手中的酒壶。 她心思通透,哪里看不出赤烨的反常。 “你若是敢再给我手滑一次,我就剁你的同伴的一只手,手滑两次,我就剁一双。” 赤烨威胁道。 那一边,那些鲛女们听了,吓得瑟瑟发抖,都拼命地冲着舞悦使眼色。 舞悦也是骑虎难下,无奈之下,只得是接过了夕颜手中的酒壶,替赤烨斟了一杯。 赤烨也不喝,懒洋洋道。 “你就是这样斟酒的?坐过来,喂本座喝。” “赤烨,你别太过分了。” 舞悦此时已经百分百肯定,赤烨认出了她的身份。 尽管她也很奇怪,赤烨居然没有揭穿她。 可他这样,犹如猫抓老鼠,不停地玩弄的姿态,让舞悦有种屈辱感。 “一个舞女,还摆什么架子,你看看其他人是怎么斟酒陪客的。” 赤烨长臂一伸,将舞悦扯入了怀里,强迫着她看寿宴上其他鲛女以及女侍。 除了最早蜈将献给通天妖王的那十名舞女,其他女子都被那些喝得面红耳赤的妖族首领、贵族们搂在了怀里,衣衫半露。 那些妖族们对她们上下其手着,做出了大量让舞悦尴尬的亲密举动来。 整个寿宴上,稍清醒些的就只有金猿妖将,还有通天妖王。 奚九夜是提防着叶凌月是黄泉代表队的雇来的奸细,想要找出黄泉代表队的行踪来。 至于通天妖王,他几次三番想要占光子的便宜,只可惜光子那样的老油条,左闪右躲,压根没有让通天妖王摸到一根汗毛,还连带着把通天妖王喝得晕头转向。 一时之间,寿宴变得声色犬马,四处都是****的气息。 舞悦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又连正经的恋爱毒没经历过,看到这样的场景,让她连眼神都不知往哪里摆了。 忽的舞悦只觉得身旁一股浑厚的男人气息压境而来。 赤烨一口饮尽了舞悦斟的那杯酒,薄且冰冷的唇压在了舞悦的唇上。 舞悦只觉得脑中刹那间一片空白。 男人的舌就如一条机敏的蛇,一下子撬开了她的贝齿。 伴随着辛辣的酒,赤烨将舞悦的唇含在了嘴里,狠狠地蹂躏了一番。 这磨人的小女人,她是妖,她一定是妖,自从遇到了他,他就跟害了失心疯似的。 满脑子都是这小妖精。 管她什么人族,管她和帝莘那小子是什么关系。 他要娶她,疼她,将她带回北狱司,跟她生一堆的小崽子。 赤烨是个在室男,他的吻激烈而又没有技巧,舞悦觉得唇上一疼,似乎是尝到了血的味道,就是不知道那血到底是她的还是他的。 这个野蛮人,色胚。 他居然敢“咬”,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让她以后怎么面对六弟妹和四师兄他们。 舞悦想要推开他,可她的手落在了赤烨的胸膛上,任凭怎么用力,无动于衷,就像是一堵墙上。 赤烨先是重重地吻,可当他发现,自己怀里的那小女人呼吸开始不畅时,他又有些心疼了。 “啪。” 一阵重物落地的声响。 “贱人,你敢勾引赤烨哥哥!” 赤烨和舞悦“旁若无人”的激吻,深深刺激了水幺幺。 她再也不顾仪态,一把扫去了身前的那些酒壶果盘,也不顾众目睽睽之下,扑向了舞悦,劈头盖脸就要去扯打舞悦。 “水幺幺,你好大的胆子,谁允许你骂她。她与我清清白白,哪来的贱人一说。倒是你,被数十名战俘****过,才是真正的贱人。” 赤烨也怒了,一脚踢飞了桌案,桌案瞬间化为了碎片。 赤烨本就是个残忍之人,在他眼中,世上只有两种人。 他要护着的,他要杀的。 被几十名战俘****? 通天妖王的女儿,居然和战俘…… 妖族们都被这个惊人的消息震住了。 可很快,也要一些妖族反应了过来。 方才水幺幺称呼那名年轻男子为赤烨哥哥? 他不是水幺幺的未婚夫,而是北狱帝赤烨! 一时之间,那些妖族全都沸腾了起来。 这场寿宴还没结束,就引爆了两个重磅消息。 “赤烨,你当真是太过分了,幺幺是本王的女儿,今日在本王的寿宴上,你这般对待我的女儿,就算你是妖帝,也不能这样羞辱我通天部落的人!” 只见通天妖王也没想到,赤烨竟会把水幺幺的丑事给宣扬了出去。 他这做父亲的脸面,也全都被丢光了。 “犯我通天部落者,死!” 几乎是同时,豹马妖将和蜈将叶拍案而起。 “大胆!你们是想要造反不成?” 赤烨身后,那两名赤狱军的侍卫立时拔刀相向。 “造反又如何?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赤烨,你们赤家当了这么多年的北狱司妖帝,也是时候把妖帝宝座让出来了。” 通天妖王大笑着,一扬手,只听得几百张桌案,同时一翻,那些早前还饮酒作乐的各族首脑们,掀翻了桌案,桌案下,早就准备了兵器。 一时之间,寿宴上危机四伏,顿时乱作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