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8章 妖帝之祸 - 神医弃女

第1688章 妖帝之祸

在洪明月的心目中,一直认为自己比叶凌月要出众。 叶凌月唯一比她强的也就只有运气。 可叶凌月的运气再好如何? 她找到的男人,不也就是个妖。 而且还是个在妖界没有实权的过气妖祖。 她洪明月要找的男人,一定要比叶凌月强。 奚九夜是神尊,神力通天,连帝莘等人都不是对手。 洪明月自认自己是奚九夜的女人,若是能将她带回神界,她就能当神妃了。 神妃身份,比起夕颜妖后来,也是当仁不让。 所以洪明月在好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和夕颜妖后联系,更不用说告诉夕颜妖后,森罗鬼果王和奚九夜的事了。 听夕颜妖后的声音,很是生气,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洪明月不敢多想,心底盘桓着,到底要不要去见夕颜妖后。 “洪明月,南幽帝很快就会赶来,若是你不想死,就立刻来见本宫。” 夕颜妖后的警告声,让洪明月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骤然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天空之上,一片雾蒙蒙的,似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从远方不断逼近。 原来,夕颜妖后在发现奚九夜也在通天部落时,就已经暗中发出了讯号,让战痕赶来相救。 只是她当时并没有想到,帝莘也在通天部落。 若是帝莘遇到了战痕,那真不知如何事好。 夕颜妖后越想越生气,就将一切的怒火,都发泄在了知情不报的洪明月的身上。 洪明月心跳如鼓擂,她也知自己的那点小心机,一定已经被夕颜妖后识破了。 若是夕颜妖后戳穿了她的身份,甚至她那些不堪的果王,她就没法子在妖界和人界立足,更不用说,奚九夜会带着她回神界了。 不行,她不能去见夕颜妖后。 洪明月吓得六神无主。 她忽地想到了什么。 眼下,只有一人能够救她。 南幽帝战痕! 她必须戴罪立功,找到南幽帝,告诉他夕颜妖后的下落,只南幽帝出面保下她,想来他一定有法子让身为妻子的夕颜放过她。 洪明月当即打定了主意,她避开了几名妖兵,头也不回,就往妖气翻涌的天空掠去。 洪明月这一次,却是赌对了。 南幽帝战痕正马不停蹄带着五万南幽妖兵,压境而来。 夕颜离开了妖界也有一段时日了。 战痕见她一直没有回来,就时常催她回来。 但夕颜妖后因为得知了赤烨也在通天部落,为了报复赤烨,一直没有返回妖界。 今日一早,战痕觉得心烦意乱,恰是这时,收到了夕颜的求救讯号,得知北境神尊奚九夜也出现在了通天部落。 战痕得知消息后,以十万火急的速度赶了过来。 眼看已经逼近了通天部落,就见一道流光,从了通天部落的方向掠来。 “妖帝在上,在下洪明月,乃是南幽后安排在人族的探子,特有要事禀告。” 洪明月一眼望过去,就见了五万妖兵身着妖甲。 那些妖兵个个杀气腾腾,身形魁梧,比起通天部落的那些妖兵来不知道强了多少。 洪明月看得胆战心惊,再看妖兵忽然一分为二。 一名其实不俗的男子踱了出来。 男子面容极其英俊,带着一丝邪魅的味道,他负手而来,周身妖力惊人,一身蟒黄色的战袍。 洪明月立时猜出了他的身份,连忙跪下。 “你就是夕颜安插在人族的探子?妖后如今身在何处?” 战痕也大概知道洪明月这号人,他也不正眼看洪明月,一脸的淡漠。 “妖后深陷囫囵,被……被妖祖帝莘和北境神尊奚九夜困住了。” 洪明月话音才落,忽觉一股森冷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扑来。 她顿觉浑身一片冰冷,脖子猛地被掐住了,一股死亡的气息,让她浑身的骨头,被碾压的咯咯作响。 “你说什么!帝莘也在通天部落!” 战痕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帝莘真的没死,他不仅没死,还和夕颜碰上了。 没有人比战痕更清楚,夕颜曾经对帝莘的爱慕已经到了痴狂的地步。 五百多年前,他用了多大的气力,才铲除了帝莘,想不到,他又阴魂不散的出现了。 “妖帝大人饶命,奴婢是来通风报信的。妖后大人如今的情形非常危险,奴婢恰好知道,妖祖的女人也在通天部落。妖帝大人如果想要救妖后,一定要先抓住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一名人族猎妖者,一身舞女打扮,她的容貌和奴婢很相似。” 洪明月依旧是千方百计,想要陷害叶凌月。 帝莘再厉害,也终究是还未彻底觉醒。 只要战痕带着五万精锐妖兵压境,一定能击溃黄泉代表队那帮人。 届时金家代表队就可以获胜,叶凌月那女人也一定会被击杀。 这当真是一石二鸟的好计谋。 洪明月不禁为自己的好计谋叫好。 帝莘的女人? 这个消息,无疑比得知帝莘也在通天部落更让战痕吃惊。 战痕一直以为,连夕颜都不看在眼里的帝莘,压根不懂得爱人。 他那样的人,居然会喜欢上女人。 而且还是个人族? 帝莘除了神族之外,最讨厌的不就是人族嘛? 无论真假,当务之急,是先救出夕颜来。 “你在前头带路,若是事情真如你所说,本座定会重赏。” 洪明月心下大喜,知道战痕已经相信了她的话。 她望着一片混乱的通天部落,心中冷笑。 叶凌月、帝莘,我看你们还能得意多久。 我要让你们黄泉代表队上下,全都死在这里。 洪明月阴毒地想道。 战痕一声令下,他身后的五万精锐妖兵,既向通天部落挺进。 可就在这时,只听得天空,忽地风起云动。 原本因五万妖族精锐压境形成的煞云,一瞬间就被扫荡的一干二净。 天空之上,忽出现了一个冷漠的声音。 “妖族,尔等真是胆大妄为。” 伴随着那个声音的出现,原本气势汹汹南幽帝战痕,忽地气息一窒,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天际,他的脑海中,犹如流星般,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