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3章 戴绿帽子的妖帝 - 神医弃女

第1693章 戴绿帽子的妖帝

只听得唰的一声。 夕颜妖后身前一凉,那身单薄的侍女袍一下子被扯开了,贴身的衣物,一下子全都暴露在空气里。 “通天妖王,你敢!你就不怕战痕杀了你!” 夕颜妖后受惊不小,急忙就要往前逃。 可她没跑几步,头发就被猛地撕扯住了,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可早已被诛心草迷失了心智的通天妖王哪里还顾忌得了什么南幽帝。 “桀桀,妖帝的女人更好,我就是想知道,妖帝宠幸过的女人会有什么不同。” 通天妖王撕扯着夕颜妖后的衣衫,不过一会儿,夕颜妖后就别脱得如同婴儿没什么两样了。 “来人,帝莘……快来救我。” 夕颜妖后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通天妖王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一掌抚过了夕颜妖后的哑穴,面上堆满了淫笑。 他粗鲁地摸着夕颜妖后的那一具白花花的身子,很快就将身上的衣服也脱了个精光,正当夕颜妖后已经自己今日在劫难逃之时,通天妖王身子一僵,气息曳然而止。 只见一把锋利的长剑,正刺入了通天妖王的心窝处。 就在长剑没入通天妖王的心口时,一股难以察觉的光,也瞬间涌入了通天妖王的体内。 “姑娘,你没事吧?” 一名青年男子闪身走了出来。 他推开了通天妖王的尸首,一脸关切之意,搀扶起夕颜。 夕颜双眼红肿,看清了来人,只见对方年约二十五六。 对方也看清了夕颜的模样,他先是一怔,可旋即目光就肆无忌惮地在夕颜的身上上下打量了起来。 夕颜本就长得极美。 “妖族?” 夕颜听得心头一跳,正欲发问,对方邪笑了两声,竟是一下子将夕颜压在了身下。 “还以为是战俘,原来是个下贱的妖女,既是妖,那就让本少先乐呵乐呵。” 夕颜还来不及挣扎,还未穿好的衣物要被拉开了,紧急着是一阵剧疼,那男人没有半分温柔,直接欺上了身。 夕颜和战痕成婚多年,可由于心中一直记挂着帝莘,对战痕也是不冷不热。 夫妻俩在男女之事方面,也没有几次,却没想到,今日会被一名卑贱的人族猎妖者给**了。 野地里,两具身子压在一起,男子就如一头凶兽,不停地羞辱着着夕颜。 “混账,把她放开!” 妖帝战痕赶来时,恰好见到了这一幕。 他脑中轰鸣,雷霆般的一声怒喝,一阵可怕的妖力波动,犹如燎原的业野火,一下子蔓延开。 那人族猎妖者正在享受时,正到了紧要关头,心想着这妖女的滋味真是不错,长得也是美艳过人,比他原先的那些女人都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也许今晚他夺回了森罗鬼果王之后,可以把这妖女抓回去,留着以后慢慢享乐。 他正想着,哪知身后已经是杀机四骤现起。 就在战痕雷霆的一击落下时,一道黑影,从旁蹿出。 那黑影的反应亦是不慢,只见他拎起了那名人族猎妖者,再将夕颜往身前一挡。 战痕担心伤了夕颜,骤然收力,恰好将夕颜接了个正着。 夕颜一身的狼藉,浑身上下,都还散发着和那男人交好之后的暧昧痕迹。 战痕一见,体内气血翻涌,解开了她的穴道,恨不得一刀杀了那男人。 他痛心疾首,将夕颜护在了身前,忙脱下了衣物,遮掩住了夕颜的身子。 夕颜妖后一脸的惨淡,双眼失神,看上去如同死了一般。 “你究竟是何人,竟敢欺辱我南幽帝战痕的女人!” 那人族猎妖者和面容不清的人族高手站在了一起。 年青男子本还是一脸的满足,回味着夕颜妖后的滋味,可一听说眼前这男人自称南幽帝时,两人的神情立马变了。 南幽帝战痕?! 这名号,在九洲盟内也是赫赫有名。 只是妖界的妖帝,怎么会出现在通天部落? 唐雷顿时汗如雨下。 这名隐匿在旁,羞辱了夕颜的不是别人,正是唐家的唐二少唐雷以及保护唐雷的唐家的那名潜在高手。 唐雷和唐家代表队隐匿在了通天部落外围。 唐雷没有叶凌月和奚九夜的奇谋,所以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和通天部落正面起冲突,而是想在影长老和宋长老的配合下,将森罗鬼果王偷到手就好。 所以他在寿宴开始后,就藏身在了通天部落。 他命令宋长老和影长老,暗中搜查森罗鬼果王的下落。 哪知寿宴才到了一半,金角妖王率兵杀了进来。 场面混乱之际,唐雷打算来个浑水摸鱼,哪知却让他遇到了通天妖王和夕颜妖后,阴差阳错下,侮辱了夕颜妖后。 唐雷知道对方是妖后时,吓得魂飞魄散,影长老也是暗暗叫不好。 唐雷平日任性也就罢了,可对方是妖后,而且还是亲眼被南幽帝抓了个正着,这顶绿帽子,换成了普通男人也不肯轻饶,更不用说是南幽帝了。 “战痕,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夕颜妖后忽地尖叫了起来。 “夕颜,你莫怕,我一定会将这小子,碎尸万段。” 战痕愤怒到了极致,只见他英挺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王”形的妖纹。 那妖纹一出现,影长老生出了一种本能的危机感。 “少爷,快逃。” 樱长老抓起了唐雷,身影一逝,竟是凭空消失了。 战痕目光一凛,冷笑了两声。 “人族大神通境高手,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走?” 战痕眼中,寒光迭起,那“王”形妖纹山洞。 地面上,一寸寸的裂缝丛生,一阵可怕的地动山摇。 大量的岩石,滚滚而来。 战痕催动的,竟是山岳大地之力。 只听得地面裂开,两道人影从里面极其狼狈地跌了出来,正是消失不见的樱长老和唐雷。 影长老的真身,也随之暴露了出来,竟是一名身高和侏儒没什么两样的武者。 “影遁诀?只可惜,你遇到的是本座。” 战痕也看出了,影长老最大的能耐就是逃匿影遁,只可惜,对上了拥有大地之力的战痕,无疑是以卵击石。 “少爷,快走,去找金家的人。” 影长老话音还未落,战痕已经飞掠而来,一掌击毙了影长老。 可就在战痕准备再出手时,唐雷非但没有逃跑,反倒镇定了下来,他似是想起了什么,自怀里取出了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