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 妖帝VS妖祖 - 神医弃女

第1694章 妖帝VS妖祖

南幽帝战痕不愧是妖中翘楚,他眼看爱妻被辱,盛怒之下,浑身的妖力达到了顶点。 他一掌击杀了大神通境的的影长老,目光如火如炬,振臂一啸,风云为之变色。 唐雷也知自己今日是凶多吉少,生死一线间,唐雷忆起了身上唯一保命的至宝,唐家的那一块鼎片。 噬魂变! 若是能够突破噬魂变的最后一重,他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唐雷摸出了鼎片,举起了鼎片,削向了自己的手腕。 粘稠的鲜血,咕咚咚冒了出来,一沾上那块鼎片,鼎片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诡异纹路,竟如同树藤一般,滋长了出来。 那鼎片,就如一块血肉那样,“噗”的飞向了唐雷,覆盖住他的脸,化成了一个诡异的面具。 那面具,青面獠牙,犹如一个修罗鬼煞,唐雷的眼中透着幽绿色的光。 “桀桀,妖帝又如何,今日就让你尝尝‘噬魂变’的厉害。”唐雷张开了口,露出了森白色的牙,他深吸了一口气。 地面上,卷起了一片黑魆魆的阴风,阴风所到之处,原本倒毙在地的那些通天部落、金角部落乃至一些人族的战俘的尸体,扑索索动了起来。 那些尸体里,涌出了一缕缕或白或黑的魂魄,白色的乃是人族的魂魄,黑色的乃是妖族的魂魄。 那些魂魄被那阴风一卷,全都朝着唐雷飞去。 唐雷一口鲸吞,将那些魂魄全都吸入了腹中。 就在魂魄入腹时,他的身体,一片黑光闪动。 身体上,皮肤变成了青绿色,身子也一下子拔高了数寸。 唐雷只觉得自己的丹田里,强横的力量瞬间突破了小神通境巅峰,大神通境小成、大神通境大成,大神通巅峰。 这就是噬魂变第三重的威力! 力量,他渴望了多时的力量。 他要吞噬,吞噬更多的魂魄。 唐雷目光一寒,渴望地盯着南幽帝战痕。 妖帝的魂魄一定非常美味。 “把你的魂魄交出来!” 唐雷一拳扫出,战痕面对如此异变,诧异之余,也不由警觉了起来。 他单手抱着夕颜,只见铁臂一挥。 一股蓬勃的大地之力形成了一到屏障。 “大地之障!”可唐雷面上,那诡异的面具一闪,只见他眼底绿光迭起,张开了口一声怪吟。 “嘭”的一腿扫出,那大地之障竟是生生被击碎了。 唐雷身形掠出,南幽帝抱着夕颜妖后,身法受了影响。 唐雷又得了鼎片相助,不断吸收四周的魂魄,一时之间妖力大涨。 他旋即就到了战痕后头,猛地一口,咬住了南幽帝战痕的后颈。 妖帝血肉,一口咬下,那美妙的滋味,源源不断的魂魄之力,就如最可口的美食。 可还没等唐雷享受到妖帝魂魄的美味,他忽地浑身一颤,像是发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 妖帝魂魄何等霸道,哪怕只有一点,也足以让妖族们闻风丧胆。 原本被吸入了唐雷体内的大量魂魄,吓得四处逃逸,顿时唐雷凝聚的噬魂变的力量一下子溃散开。 唐雷犹如从天堂到地狱,这时想要后悔,已经是来不及了。 “混账!” 战痕面色深寒,他忍着脖颈上的剧疼。 “五岳霸杀!” 天空出现了一座气势磅礴的山岳。 那山脉排山倒海,从天空压境而来,饶是的金刚不坏之身,面对了如此的大地之力,也要化为了齑粉。 唐雷想要躲闪,奈何五岳霸杀的大地之力太过强大,轰的一声,唐雷就被压在了五岳山之下。 “本座要将你碎尸万段。” 战痕一声冷哼,手中一把妖刀骤现,一刀就要斩落唐雷的头颅。 哪知就是这时,一剑凌空而来,战痕闷哼了一声,急退了数步,却见不远处,有两人缓缓走了出来。 午夜将过,临近黎明,这是一日夜中最黑暗的时刻。 绰约之下,战痕和夕颜看到了两人。 却见一名女子和一名男子走了过来。 男子身形颀长,玉树临风,女子身着一袭妙曼的舞衣,被男子搂在怀里,两人就如星月相济,走在一起,美不胜收。 “帝莘?” 看到了帝莘时,战痕心头一震。 饶是帝莘已经死了五百多年,饶是他也知道,帝莘又重生了。 可当帝莘再度出现在他面前时,战痕下意识还有几分迟疑。 “帝莘,快救我。” 唐雷见了帝莘,就如见了救星,急忙呼救。 “洗妇儿,我们俩看戏也看够了,你说我们要不要救他?” 帝莘凉凉一笑,征询自家洗妇儿的意思。 眼下之意,他和叶凌月已经来了多时了。 自被事发后,就一直没有吭声的夕颜,在听到这句话时,就如被人当头淋了一桶冷水,她骤然抬头,难以置信地望着帝莘。 “你们放才一直在?帝莘!你居然看着那人对我……” 后面的话,夕颜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帝莘一直在,可他却残忍地没有出手相救,看着她被唐雷毁了清白。 “帝莘,你怎么能这样对夕颜,她对你……” 战痕一听,也是火冒三丈。 “她对我如何?你应该就是南幽帝战痕吧,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好,还有空在这里叽叽歪歪,倒是好笑的很。,她是我什么人,我又为什么要救她。” 帝莘和叶凌月对唐家代表队的人一直有所提防,他们用奚九夜引开了通天妖王后,离开了寿宴场所,恰好那时候小乌丫送来消息,说是发现了唐二少和唐家代表队的踪影。 叶凌月和帝莘赶来时,唐雷正在行那肮脏的勾当,帝莘不愿意自家洗妇儿污了眼,就拉着她走远了。 他不管前世他和夕颜、战痕有什么关系。 这一世重来,他在意的只有洗妇儿和自己的好兄弟。 他本也不欲救下唐雷,但是媳妇儿说了,唐雷还有些用处,他这才答应出手。 “我今日,非杀了你不可。” 战痕红了眼,却被夕颜一把抱住了,夕颜面色枯槁,身子抖动地犹如一片风中残叶。 帝莘冷漠无情的模样,让她心底最后的一丝念想也成了奢望。 “战痕,我求你带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