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5章 第六块鼎片 - 神医弃女

第1695章 第六块鼎片

战痕心下憋着一口恶气。 可看看时辰,东方已经隐隐有鱼白之色,距离中原侯给的一个时辰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 他的脖颈处,被唐雷撕下了一块血肉。 也不知唐雷到底用了什么邪门的灵器,那伤口居然血流不止,战痕怀疑自己的一部分魂魄之力也受了影响。 若是帝莘再加上一个中原侯,他的确难以招架。 再看看夕颜痛不欲生的模样,战痕咬了咬牙,抱起了夕颜,欲走之前,他回过头来,狠狠瞪了眼帝莘。 “帝莘,今日之仇,我战痕必报。” “放心,就算是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妖界找你。” 帝莘方才在旁边看的分明,想来阎九被困妖界,十之八九也会和战痕有关。 今日有奚九夜还有其他代表队的人在场,他不宜和战痕动手。 “夕颜受的委屈,我他日要十倍百倍地讨回来。” 说罢,战痕不怀好意地掠了一眼叶凌月。 前世的帝莘,弱点只是他的兄弟。 那今世的帝莘,弱点就是…… 帝莘眉头一皱,战痕的敌意,波及到了叶凌月,光是那一眼,就让帝莘杀机骤起。 “罢了,帝莘。” 叶凌月拉住了帝莘,帝莘的魂力未全,还不是战痕的对手。 战痕飞身一掠,消失在了天际。 “帝莘,多谢你出手相救,唐家一定会感激你的。我杀了通天妖王,不过只要你肯救我出来,这功劳可以归你了。” 唐雷被压在了五岳之下,苟延残喘着。 “你确定,你杀了通天妖王?” 帝莘嗤之以鼻。 唐雷费力地抬起了头,看了看四周,这一看,唐雷懵了,周围哪里有通天妖王的尸首。 “看来是让他给逃了,不过想来也逃不出多远。帝莘,别和这种人多话了。” 叶凌月走到了唐雷面前。 唐雷对唐天颂和唐凌波所做的一切,早就该死了。 “遵命,洗妇儿。” 帝莘说罢,九龙吟落到了他的手上。 “慢着,我还要从他身上拿走一样东西,好帝莘,你能不能先去找找通天妖王的下落。” 叶凌月抓着帝莘的手,晃了晃。 自打那一晚,叶凌月第一次冲帝莘撒娇后,就发现,这一招对帝莘极其管用。 “都听你的。” 帝莘也不多问,看看四周,确定了没有危险后,这才去找寻通天妖王的下落。 “唐二少,久违了。” 叶凌月说罢,揭开了脸上的面纱。 唐二少觉得叶凌月的声音很是耳熟,再看看帝莘和她的亲昵举动,正狐疑着。 眼前却是一花,出现了一张妍丽惊艳的脸来。 那容貌比起夕颜妖后来,也是毫不逊色。 “你!你是黄泉代表队的那个丑八怪?!” 唐雷像是发现了什么最可怕的事。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叶凌月的脸和金家代表队的那个洪明月也很相似。 不对,应该说,和眼前这张千娇百媚的脸相比,洪明月像她才对。 明明是差不多的嘴、脸、身材,可不知为何,拼凑在眼前这名女子身上,就是另有一番滋味。 对了,是那双眼。 那双眼,清丽绝尘,带着几分妩媚又多了几分睿智。 让同样的容貌,变得截然不同了。 和叶凌月一比,洪明月就像是一件粗劣的赝品。 “可不就是我嘛,唐二少,也该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叶凌月的手指,落到了的唐雷的脸上。 她的指柔软无比,摸过时,唐雷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轻了几分。 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眼下身处困境。 可下一刻,唐二少的气息,曳然而止。 叶凌月的手上,流光一闪,雌剑九龙吟竟是一剑砍下了唐雷的头颅。 头颅落地,生机一断,原本覆在了唐雷脸上的那一片鼎片,迅速剥落。 方才叶凌月摸过唐雷的脸时,就发现了,那鼎片已经完全依附在唐雷的脸上了,想要取下来,只有杀死唐雷一个法子。 唐雷她早就想杀了,索性就一剑解决了,反正也可以推卸到南幽帝身上。 那鼎片被强行和宿主分离开,像是察觉到了什么,那鼎片“腾”的一声,飞了起来,就要逃窜。 “哪里逃!” 叶凌月手中的雌剑九龙吟化作了一道流光,叮的一声,将那一片鼎片死死钉在了地上。 那鼎片发出了犹如受伤般的吼叫声,只见一股股粘稠的黑血,从鼎片里喷了出来。 “主人,那是九洲鼎的鼎廓。不过它的身上被雕刻了一些妖纹,想来是曾经沦落到了什么黑暗方士的手中。它以吸血为生,会渐渐煞化人的神智。想要炼化,可能没那么容易。” 鼎灵提醒着叶凌月。 看样子,唐家的多代家主都用这鼎片修炼过。 只不过,没有一个人像是唐雷那样,被鼎片完全控制。 严格上说,这一块鼎廓,已经类似于一个邪灵。 “需要多久,才能彻底净化?” 叶凌月有五块鼎片在手,得天独厚,倒也不怕一块小小的受污染的鼎片。 “配合灰火,大概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 鼎灵分析道。 “就两三个月,我等你消息。” 叶凌月说着,走到了那一片鼎片前。 鼎片上的脏血和煞气都已经被放的差不多了。 她拔出了九龙吟,五指一拢,将那一块鼎廓收入了囊中。 这时,天已经大亮,叶凌月算算时辰,金角妖王应该已经将残余的通天部落的人收服了,眼下就只剩通天妖王了。 不知道,帝莘有没有找到通天妖王。 通天部落的东北角,一条隐秘的密道里。 通天妖王拖着重伤的身子,一步一瘸,往前挪去。 说来通天妖王也是命大,唐雷的偷袭,正中他的心窝,只是通天妖王的身子构造和一般的妖族不同。 他想心脏长得偏左,所以那一刀,虽让他重伤,却不致死。 趁着唐雷凌(辱)夕颜时,通天妖王逃走了。 只要走出了这条密道,通天妖王就可以逃出生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通天妖王打算躲藏一阵子后,再想法子东山再起。 只是通天妖王没有留意到,就在他即将离开密道时,身后,一双仇恨的眼,一直尾随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