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6章 半路杀出只小白虎 - 神医弃女

第1696章 半路杀出只小白虎

通天妖王已经是穷途末路,思绪混乱。 他背叛赤烨,被人族通缉,又意图轻薄夕颜妖后,如此一来,他连妖界也回不去了。 为今之计,只能是想法子混入古九洲,养伤恢复实力之后,再做打算。 一时之间,也没听到身后有人跟踪。 行了几步,身后似有什么声响传来,通天妖王觉得身后不对劲。 “谁!” 他骤然转身,就见了一名舞女站在自己身后。 那舞女正是早前被赤烨讨去的那一人。 看到对方不过是一名舞女,通天妖王松了一口气,可他旋即想起来,这舞女的身份不简单,好像是人族猎妖者。 “水羿,你杀害我的爹爹,逼死我娘亲,还害得我多年来,一直饱受病痛之苦,今日我就要你血债血偿。” 舞悦眼神之中燃着熊熊怒火。 舞悦从赤烨的营帐里,偷看了那本功名簿。 她原本想通过功名簿,找出杀父仇人,哪知却看到,当年杀害自己爹娘的,正是通天妖王水羿。 舞悦也知自己的实力不如通天妖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 直到今日,她潜伏返回通天部落,看到通天妖王被唐雷打成重伤,一路潜逃。 舞悦不动声色就跟了上来。 这条密道很是僻静,没有其他追兵,舞悦见通天妖王的步履越来越迟缓,心知这是击杀他的最好机会。 她的衣袖之下,露出了一把匕首,她一跃而起,只见那把匕首突突刺出,狠刺向了通天妖王的要害处。 舞悦报仇心切,却忘记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 只听得“哐当”一声,舞悦还未近身,通天妖王提起了一口妖力,形成了一股强劲的妖力,犹如一道屏障,将舞悦狠狠地甩了出去。 “不知死活的家伙。我通天妖王击杀的人族,没有十万也有五万。要是人人都能报仇,我岂不是死了无数次了。” 通天妖王笑得猖狂。 他压根不记得舞悦的爹是谁。 不过他刚吃了人族猎妖者的大亏,这时愤恨异常,就想杀了舞悦泄愤。 通天妖王踏前一步,一刹间,左手化成了一道阴冷的爪风,以千钧之势,抓向了舞悦的咽喉。 舞悦将匕首往身前一横,挡住了通天妖王的致命一击,周身,一片火光燃烧。 “螺旋火焰腿。” 舞悦那双修长的腿,涌出了一股炽热的轮回火之力。 空气中,犹如爆竹炸开,一团团轮回火之力炸开。 砰砰砰几声,通天妖王被舞悦连环踢中,身子往后倒退了数十步。 他胸口处,被唐雷捅过的伤口碎裂开,血流不止。 “小贱人,这是你自寻死路。” 通天妖王眼看时间不多了,生怕后头的追兵追上来。他怒喝一声,忽地旋身一击。 只见他那条还算完好的胳膊上,妖纹迭起,他本就是通天妖猿,手臂的强度异于常人,药力灌注之下,手臂就如一柄无敌金枪,刹那间,无数的枪花闪动。 枪花形成了一片密集的攻势,舞悦收势不及,眼看就要被刺中。 可就在这时,一道白影从暗处掠了出来。 那白影不顾那些致命的枪花,身影一纵,挡住了枪花,猛地扑向了通天妖王。 通天妖王发出了一声惨叫声。 舞悦趁机手中的匕首往前一送,刺入了通天妖王的另一侧心窝。 那匕首乃是叶凌月用了天剑麻给舞悦该炼而成的,上面啐了冰凝毒。 那毒一碰上血肉,血肉顿时溃烂开。 舞悦喘着粗气,缓缓抽出了匕首。 只见早前帮助舞悦对敌的那一个白影,也跌落在地,蜷缩成了一团。 “你?” 舞悦这才看清了帮了自己大忙的“恩人”的真面目。 那是一头小小的只有巴掌大小的白虎。 它的毛发很纯净,没有一丝的杂毛。 小白虎的爪牙之下,还带着两颗眼珠子和大量血肉。 很显然,刚才它扑上去时,将通天妖王的眼珠子都挖了出来,很是凶猛。 对方是妖王,一头小小的没长成的小奶兽,下手居然那么凶。 它不是天性如此,就一定是和通天妖王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只是,一头连人形都还幻化不了的妖兽,能和通天妖王那样的大人物有什么仇恨? 舞悦摇了摇头,把脑子里那古怪的念头驱除了出去。 因为挡住了通天妖王的袭击的缘故,它浑身伤痕累累,原本雪白色的毛发上,全都是血迹。 “小家伙,你没事吧?” 小白虎没有回应,它看上去很虚弱,方才那一击,已经耗费了它全部的气力了。 舞悦见它奄奄一息,也慌了,也不顾通天妖王死干净了没,急忙将小白虎给抱了起来。 将小白虎抱在手里,舞悦的心底一阵柔软。 不知为何,她对这小白虎似天然有些亲近,她舍不得它死。 她一看,发现小白虎的身子很虚弱,它的体内甚至连妖丹都没有。 在这种地方出没,十之八九就是妖兽,尤其对方还是虎类的妖兽,舞悦大概记得,这种妖兽都很难驯服,对人族有天然的敌意。 就在舞悦迟疑不定,不知是否要救下小白虎时,一看到小家伙的胸脯起伏越来越小,又想到了早前它救自己的情形,舞悦不再迟疑。 她走到了通天妖王身前,又补了几刀,确定这一次通天妖王再没有活动的机会时,这才放心地剖开了通天妖王的尸身,挖出了一颗妖丹,有了这颗妖丹,再让六弟妹想法子炼化成妖元丹,她的丹田就能救治了。 擦干净了妖丹上的血污,舞悦脱下了外袍,将小白虎小心翼翼地包裹了起来,它的伤那么重,看来一定要先找到六弟妹或者是光子姑娘才行。 她飞身一掠,身影化成了一道流光,朝着黄泉代表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由于时间匆忙,舞悦并没有走到密道的尽头。 就在密道的尽头,也就是出口的位置,留着一件衣袍。 那衣袍,若是舞悦见到了,一定能立刻认出来。 因为那外袍,正是赤烨的衣服,只是不知为何,衣袍在那里,而赤烨却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