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0章 唐家的报复 - 神医弃女

第1700章 唐家的报复

宁缺此番,本是只想借着机会,想法子证明叶凌月到底和中原侯有没有关系。 即便是证明不了,那以黄泉代表队的实力,在这次任务中,十有八九也是凶多吉少。 如此一来,早前念无方尊丧子之仇也可以一朝得雪。 可哪知道事与愿违,中原侯根本没有出现。 反倒是不该死唐雷、影长老都死了。 宁缺哪里知道,其实中原侯早已经出现过了。 他虽然没有直接震慑两大妖王,却直接将实力最强的南幽帝战痕给阻隔在了中原地区之外。 若非是中原侯的威望了的,只怕这一次的中原地区的动乱会演变成妖界对古九洲的入侵,事态也比宁缺想得严重得多。 可如今,这一切都成了插曲,被规避了过去。 唐老祖得到了消息后,更是直接赶到了九洲大本营。 而恰好这时,宁盟主已经和金角妖王谈妥了条件,以释放近万俘虏的妖兵为代价,换回了唐雷和樱长老的尸体。 樱长老的尸体还算完好。 可唐雷的尸体,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他尸首分家,竟是落了个死无全尸。 赶来的唐老祖以及唐雷的爹娘,看到了这一幕,唐老祖气得赤目欲裂,唐雷的娘亲更是直接哭死了过去。 “宁盟主,这件事你一定要给我个交代。我唐家为了尊重九洲盟,这次九洲荒狩一共派出了两只代表队,多名直系子弟。这下子倒好,连家主继承人的唐雷都死了。” 唐老祖一看道孙子的尸首,就悲愤交加。 他自小就栽培唐雷,这些年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在唐雷身上,连唐家至宝鬼鼎片都交给了唐雷。 哪知道,唐雷会横死。 唐老祖也搜查过了,唐雷的身上早已没有了鼎片。 死者已矣,那鼎片到底是落入了妖族之手,还是落到了其他人的手上,这才是唐老祖眼下最担心的。 “唐老祖,我觉得这件事很有些古怪。以唐世侄的实力,就算不能击杀妖王,可是安全脱身是不成问题。可他最终却横死在通天部落。我怀疑这其中有猫腻。” 念无方尊忽在一旁插嘴道。 其实哪怕是念无方尊不说,唐家主也在怀疑。 只因为他知道,唐雷戴着鬼鼎片,鼎片里暗含了一个鼎中天。 唐雷真要有生命之危,可以瞬间将神识躲入鼎中天。 那样一来,哪怕是他肉身遭受了重创,只要肉身没有被彻底损毁,就可以重新返回肉身,保住一条性命。 除非是尸首分家,唐雷才没法子复活,鼎片也会因为失去了生机,无法发挥功效。 但是这秘密,只有唐家极少数的人才知道。 “念无方尊,照你的意思,难道是有人暗害了唐雷?” 唐家家主狐疑着,看了眼念无方尊。 “以老夫多年治疗的经验,唐师侄的伤口,像是有人从近处一刀斩落所至,而且是毫无反抗。下手之人,很可能对唐世侄的情况很了解,更甚至于,知道唐世侄的弱点所在。” “是唐凌波,一定是唐凌波那小贱人。雷儿都死了,她和唐天颂却一点事都没有,一定是他们勾结起来,杀了雷儿。” 唐雷的爹娘一听,对念无方尊的话深信不疑,苦闹着就要去唐凌波等人拼命。 唐老祖皱眉。 唐凌波的事,唐老祖也已经知道了。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一场闹剧。 对于唐凌波这个孙女,唐老祖也是很器重的,对其的宠爱程度,若非是因为唐凌波是女人,恐怕是不下于唐雷的。 当初唐凌波“身死”,唐雷不经商量,用唐凌波尸体换取地形图的事,唐老祖还迁怒于唐雷,将他狠狠训斥了一通。 事后得知唐凌波没死,唐老祖还动过念头,打算过阵子,等到唐凌波气消了之后,再让她返回唐家。 哪知现在却发生了这种事,若是事情真的和唐凌波有关,那唐老祖绝不会放过他们,以及黄泉代表队。 念无方尊的分析听上去的确没错。 唐凌波知道唐雷身上有鼎片,而且她对唐雷一直不满,联合外人杀害唐雷,也是很有可能的。 只是稍作思考,唐老祖就判定了,唐雷的死只怕和唐凌波脱不了关系。 “都先不要闹腾,这件事,我自有分寸。敢问宁盟主,唐凌波加入的那只代表队叫什么名字?” 唐老祖沉声问道。 宁缺又怎会听不出,念无方尊是在挑拨离间。 可是这一次的行动之后,证明了叶凌月和中原侯并没有什么关系。 宁缺也就不再顾忌中原侯的存在了,面对唐老祖的怒火,最好的平息之法,就是转嫁他人。 “唐姑娘加入的代表队,叫做黄泉代表队,队长是黄泉城的城主叶凌月。” “黄泉代表队?哼,老夫要让他们知道,得罪我唐家人,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来人,把唐凌波的爹娘还有唐天颂的爹娘全都绑起来,听候发落。” 唐老祖老眼森寒,眼底,一副肃杀之色迅速腾起。 说起来,唐老祖也算是误打误撞。 唐雷的死,的确也是和叶凌月有关。 只是和唐凌没有一点关系。 唐凌波也不知道,击杀唐雷的法子,只有斩首,更不知道,鼎片和宿主脱离的唯一法子,就是杀死宿主。 叶凌月能一下子捉拿住唐雷,也全都是因为唐雷自作孽不可恕。 他当时****了夕颜妖后,体力损耗不少,又贪图战痕的魂魄,没有及时躲避进入鼎中天,最终才会被一举被击杀。 两日之后,黄泉代表队以及唐家、金家代表队的人,陆续赶回了九洲大本营。 叶凌月和众人回到九洲大本营的门口时,刚要通报宁盟主,哪知道还未进门,就见一群人,气势汹汹从里头冲了出来。 为首的是一名老者。 看到了叶凌月等人时,那老者怒喝一声。 “唐凌波、唐天颂,还不速速出来受死。” 老者说罢,一挥手,两对中年男女被五花大绑着,推了出来。 看到了老者时,唐凌波和唐天颂的神情大变。 “爷爷(家主)?!”

上一篇   第1699章 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