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 对战唐老祖 - 神医弃女

第1701章 对战唐老祖

一见老者还有怒气冲冲的唐家代表队的人,叶凌月就知道来者不善。 她冲着身后帝莘看了一眼,让他迅去通知宁盟主。 唐雷的死讯应该已经传开了,但是叶凌月杀唐雷时,没有留下一点马脚,她相信,没有人知道唐雷是死于自己之手。 这事,必定有蹊跷。 唐凌波和唐天颂看到了自己的双亲,焦虑不已。 “爷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爹娘犯了什么错,您要这样对待他们。” 唐凌波虽然已经脱离了唐家,但对唐老祖还是很尊敬的。 她拉住了唐天颂,示意他不要急躁。 唐凌波独自走上前去,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唐老祖这般生气。 “孽种,你勾结黄泉代表队的人,害死了唐雷,还有脸说!” 唐家家主抬起了手掌,一掌就要落下。 哪知手顿在了半空,却见自己的手掌,被一名黑脸少女给抓住了。 “老头,说话讲证据,你哪知眼睛看到我们勾结害死了唐雷了。” 叶凌月质问道,掌心一动,黑色的鼎息无声无息地制住了唐老祖的手。 唐老祖一看对方,是个年龄不足双十年华的少女,看她的实力,也不超过小神通境,可被她一手抓住,唐老祖却觉得,难以动弹。 唐家老祖惊愕不已,不由多看了叶凌月几眼。 “你就是黄泉代表队的队长?好你个杀人凶手,看老夫今日不杀了你。” 唐老祖已经调查清楚了,黄泉代表队的队长是个貌不出众的少女。 早前也就是因为她作祟,唐凌波才“假死”脱离了唐家。 还有念无方尊的徒弟,也是栽在了此女之手。 此女不可小觑。 “老祖,你一定要替雷儿做主!” 唐雷的爹娘,在一旁哭嚎着。 想起了唐雷惨死的模样,唐家老祖的额头,青筋不由突突直跳。 那双枯瘦的老手,指甲倏然间变成了青紫色。 唐老祖猛地一挥,一股青紫色的毒雾,自他身上喷涌而出,刹那间爆炸开。 “不好,是活蛊毒,队长小心了!” 唐凌波花容失色,骤然喊出了声音。 叶凌月一见,眉心拧紧,她眼光一瞥,空下的另外一只手骤然发力。 只见拈花碎玉手一吸,叶凌月抓过了唐雷的爹爹挡在了身前。 只见他一沾上那毒雾,身子上立刻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虫卵。 那虫卵见血肉就生长,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居然在转瞬之间,尸骨就被啃食一光。 更可怕的还在后头,那些虫卵吸食了人血人肉之后,转瞬就破蛹而出,化成了一头头的毒蛾。 每一只都有掌心大小,翅上沾满了毒粉。 “大伙儿,退开!” 叶凌月见了那毒虫,也知道非同小可,高喝了一声,周遭围观的人迅速散开。 叶凌月飞身掠起,唐家老祖紧跟其后。 帝莘进入了九洲大本营,直奔主帐。 待他说明了来意,哪知道宁盟主听后,并没有立刻派人前往制止,反倒说道。 “帝莘,我也是无能为力。唐老祖也是大神通境的高手,唐雷身死,黄泉代表队总该给个交代。更何况,你年纪轻,修为高,若是想要在九洲盟有所作为,还是不要得罪唐家为妙。天涯何处无芳草,以你的条件,想要再找一个双修伴侣,甚至是三妻四妾都很容易,何必一定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宁盟主苦口婆心地劝道。 通天妖王陨落,中原地区只剩了一个金角妖王,在宁盟主看来,此时正是进攻中原地区的最好时机,九洲荒狩也已经临近尾声。 以现在的成绩来看,五灵代表队因为帝莘和舞悦的缘故,团队成绩已经跃居前三,帝莘个人的实力更是毋庸置疑。 既然叶凌月和中原侯没有关系,那她根本就配不上帝莘,索性就去劝帝莘早点回头是岸。 帝莘一听,英俊的脸上,浮起了一层薄怒。 难怪唐家老祖敢在九洲大本营的门口闹事,想来是得了宁盟主的暗中许可了。 早前宁盟主对叶凌月还是礼让的很,怎么一回头,态度就截然不同了。 正说着,忽听外头有人匆匆走了进来,在宁盟主耳边说了什么。 帝莘看着口型,隐约可见“唐老祖杀人”、“打起来了”的字眼。 帝莘再也按耐不住,转身就走。 “站着,帝莘,本盟主方才说的,你可都听进去了?你可知忤逆本盟主的意思,你和五灵代表队以后都无法在九洲盟立足。” 宁缺威胁道。 “宁缺,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在我眼中,你算个屁。” 帝莘嗤了一声,转身就走。 “放肆!这小子,太无法无天了!” 宁缺身为九州盟主,还真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盟主,你又何必生气。唐家老祖用上了活蛊毒,黄泉代表队的人就算是长了九条命,这会儿也是凶多吉少了。先除了那个姓叶的和黄泉代表队。待到帝莘那小子过去时,他那丑八怪伴侣只怕早已变成了一堆血水了,没准他也会被唐家老祖直接收拾了。” 念无方尊在一旁冷笑道。 他的挑拨离间,果然是奏效了。 借刀杀人再好不过,唐家老祖的蛊毒,可是连他都要畏惧几分的。 黄泉代表队也好,帝莘也罢,还真以为有点本事,就可以逆天了。 区区的新手猎妖者,就以为自己可以斗得过拥有古老渊源的世外家族,他们也太狂妄了。 却说唐家的人,挡在了门口,要黄泉代表队的人以命抵命的事,也让整个九洲大本营炸开了锅。 “唐老祖亲自出手?看来黄泉代表队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奚兄,你说呢?” 金暮在金家的营帐里,一脸的闲逸。 唐雷的事,其实他也算是推波助澜了下,唐老祖从念无方尊那得了猜测后,也来找过金暮。 金暮只是稍加引诱,唐老祖就相信了。 “未必。” 奚九夜只是淡淡说了一句。 金暮耸肩,不以为然地说道。 “奚兄,那是你不了解唐家,唐家除了神奇的鼎中天,还有一层身份,他们可是一代鬼尊玉手毒尊的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