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1章 叶凌月身体内的秘密 - 神医弃女

第1711章 叶凌月身体内的秘密

这一个个的,都是什么人啊? 不对,都不是人啊! 赤烨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被颠覆了。 鬼畜一族,神兽一族,外带一个拥有神秘力量的人族。 赤烨顿时汗如雨下,他这才发现,这些所谓的人族猎妖者,一个个都很了不得。 “老大,这家伙闯进我们的营帐,很可疑。” 小吱哟吃醋了,连忙告状。 “它只是迷路了,它这么小,连妖丹都没有,有什么可疑的。老大,舞悦姐姐可宝贝它了,我们还是把它送回去吧?” 小乌丫撇嘴,小吱哟越来越小气了。 “迷路了?” 叶凌月瞅瞅小白虎,她看看赤烨,忽觉得很是熟悉,凑近再看了看。 就是这种感觉! 赤烨发现,叶凌月一靠近,他身上的妖力就在缓慢恢复。 这不是幻觉! 这女人身上,真有什么东西,对上古妖符有压制作用。 赤烨只差两眼泪汪汪了,他也不顾眼前这女人是帝莘的女人,四条腿一起,死死抱住了叶凌月的手,只差寄生在叶凌月的手上了。 “这小家伙?你是把我当成五姐了嘛?她可不住在这里,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叶凌月觉得小白虎看着很是眼熟,但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看过。 叶凌月拎着赤烨就准备离开。 哪知道赤烨忽地“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居然“不省人事”了。 “哎,它怎么了?小吱哟都怪你,一定是你把它给吓坏了。” 小乌丫急了。 小吱哟也慌神了,他啥也没干啊,怎么就昏了呢。 “不慌,我替它看看。” 叶凌月不动声色,只是用鼎息稍作检查,发现小家伙啥事没有。 可是奇怪的事,它愣是不醒。 叶凌月再看看小白虎,只见它的呼吸有些不正常,可嘴边的胡须一抖一抖的很是可疑,摆明了是在装昏嘛。 叶凌月觉得很是好笑,也不知这小家伙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反正它也没什么恶意,看样子只是想留在这里,索性就让它先留在这里好了。 许是对方的眼底没有恶意的缘故,加之它和小吱哟以前长得很是相似,叶凌月倒也不排斥小白虎,就决定暂时收容小白虎。 “时候不早了,明日一早,我们还要去清算功勋值。” 叶凌月说罢,小吱哟和小乌丫这才打了地铺,在营帐里休息了下来。 营帐内灯火一熄,叶凌月将那只小白虎放在了一旁的桌案上,盘腿坐下,开始调息养神。 赤烨撑开了个眼皮子,见四周一片安静,这才放下了心。 他偷偷打量叶凌月,只见黑暗之中,那女人气息平稳。 在她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说不出的神秘力量。 就是这股力量! 赤烨心下大喜,他也不靠近,试着运转着体内的脉络。 叶凌月虽是在屏息养神,可精神力还很是敏锐。 她暗中观察下了下小白虎,发现小白虎没有任何异动,也许小家伙纯粹是比较喜欢和同样身为兽类的小吱哟、小乌丫共处一室吧。 叶凌月也没有再多想,继续修炼。 只是不知何故,今晚叶凌月没法子彻底静下心来。 她的思绪还有些繁杂,脑中不是回忆着,还刚得到手的那一块鼎廓碎片。 那一块来自唐家的鼎片,和早前叶凌月得到的其他几块鼎片都不同。 它上面携带着极其浓重的煞气,不仅如此,叶凌月还发现,那鼎片上有很古怪的纹路。 那纹路,不同于叶凌月见过的任何一种灵纹,倒是和妖族身上的妖纹,甚至和帝莘身上的妖纹有些相似。 叶凌月事后也问过唐老祖,唐老祖说,根据唐家先祖记载,那一块鼎片上的纹路并非是天生的, 那神秘的纹路,是玉手毒尊亲自刻上去的。 据说是玉手毒尊某次外出,在某处看到后,随手镌刻下的。 可玉手毒尊并没有告诉唐家先祖,那纹路到底来自何处。 “只可惜,玉手毒尊前辈已经不在了,否则倒是可以打听下,这些纹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在心底暗暗思忖着。 关于玉手毒尊的下落,叶凌月也曾询问过唐老祖,可唐老祖却说,就连唐家先祖也不知道玉手毒尊去了何处。 祖先记载,玉手毒尊在古九洲只是逗留了数十年,随后就留下了那一片鼎廓消失匿迹了。 至于她究竟是去了神界,亦或者是在古九洲的某个地方寿终正寝,以及余下的其他鼎片的下落,全都是不得而知了。 叶凌月反反复复,回想着鼎片上的纹路,不知不觉,就听到了外头鸡鸣的声响,原来不知不觉,一夜已经过去了。 叶凌月觉得有些头昏脑涨,但是想到了白天要去计算功勋值,处理代表队的升级事宜,她就强打起了精神,起了身。 营帐里,小吱哟和小乌丫都已经不在了。 倒是那头小白虎,还好好地趴在那里。 和叶凌月不同,小白虎的精神显得很好,一双眼炯炯有神。 叶凌月留意到,它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似乎隐隐之中带着探究的意思。 一只没有妖丹的小家伙,居然会有人的思想? 叶凌月不禁哑然失笑,为自己的荒唐想法感到好笑。 “小白白?你真的在这里?你这坏家伙,害我找了一夜,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舞悦顶着一对红眼睛紧张兮兮地走了进来。 看到了小白虎时,她激动不已,一把将他抱得死死的。 舞悦半夜醒来,发现小白虎不见了,吓了够呛。 她在外面找了大半夜,直到方才遇到了小吱哟,才知道小白虎居然钻到叶凌月的营帐里去了。 舞悦手不出什么滋味,担心小白虎的同时,又有些小吃醋。 小白白似乎很喜欢六弟妹。 “五姐,我看这小家伙挺喜欢和小吱哟、小乌丫他们在一起的,不如以后,你留它在这边,终归都是兽类,还是喜欢和同类在一起的。” 帝莘从外走了进来,他扫了一眼赤烨,居然主动帮腔说话。 与此同时,帝莘递给了小白虎一句警告的眼神,言下之意,却是你丫要是敢有所逾越的话…帝莘瞟了小白虎的下身一眼。 他一点都不介意,把小白虎抓去给秦小川他们泡酒。 赤烨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月票加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