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2章 瞎了眼的男人们 - 神医弃女

第1712章 瞎了眼的男人们

“原来小白白是喜欢和同伴呆在一起啊,我还以为它是讨厌我了。六弟妹,你有没有意见?” 舞悦一听,松开了眉头。 帝莘说得倒也有些道理。 听说妖兽对人普遍不大信任,反倒是小吱哟和小乌丫都是兽族,和他们在一起,也许会更有安全感。 赤烨心中也是这么打算的。 他观察了一个晚上,没有发现叶凌月身上有任何异样。 但是那女人身上,的确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力量,至少可让赤烨体内的妖符得到暂时的压制。 更何况,叶凌月身旁养的那几头小兽,都堪称逆天,普通人拥有一头,都已经是很了不起来,同时拥有多头,那绝不是巧合。 “我没什么,多一只不多。” 叶凌月饶有兴趣看了眼那头小白虎,她总觉得这头小白虎有些不简单。 它呆在自己身旁到底有何企图,不如先静观其变。 赤烨听了,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是还是略带感激地看了帝莘一眼。 就这样,小白虎白天跟着舞悦,到了夜晚,则是暂时跟着小吱哟他们在叶凌月的营帐里住了下来,当起了临时住客。 舞悦抱走了小白虎之后,帝莘还赖在叶凌月的营帐里不肯走。 “我听说你今日要去兑换功勋值,恰好城主也让我负责前去兑换五灵代表队的功勋值,刚好与你同去。”今日,叶凌月和帝莘都要去兑换功勋值。 虽然黄泉代表队和五灵代表队同是去兑换,但意义就大不相同了。 黄泉代表队到了九洲大本营后,早前靠着帝莘给的功勋值,叶凌月将其勉强升级到了三流代表队。 再之后,就一直没什么建树。 这一次,唐家代表队和黄泉代表队合并,加之通天部落一役,黄泉代表队的功勋值累积重新计算,叶凌月作为队长,需要亲自前往书记官处计算。 至于五灵代表队,原本在帝莘的帮助下,就已经是的一流代表队了,这一次去清算不过是锦上贴花,走个形式而已。 帝莘只不过是想多找个机会,粘着自家洗妇儿罢了。 “你先出去,我换身衣服就来。” 叶凌月嗔了一句,她昨晚盘腿打坐,出了一身的汗。 “出去做什么?你身上还有哪处是我没看过的?” 帝莘暧昧道,叶凌月只觉得营帐里的温度,一下子高了几分。 她嗔了一句,一只靴子丢了过来,帝莘笑着将靴子抓住了,笑着转身走了出去。 帝莘出去后,叶凌月摸了摸心口,一颗心突突的跳。 两人这些日子相处的模式,倒也多了几分老夫老妻的味道来了,但却没有半分平淡的意味,反倒越来越甜蜜了。 这分甜蜜,每到了浓时,叶凌月总会有种不真实之感。 尤其是这一次,夕颜的出现,让叶凌月忐忑了起来。 她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即便是没有易容,她也未必比得过夕颜的美貌。 尽管嘴上不说,但是帝莘的小青梅的存在,还是让叶凌月有些膈应的。 好在,帝莘的心底,根本没有那个自作多情的小青梅。 想到了这里,叶凌月嘴角翘了翘,多了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样。 营帐外,帝莘倚靠在那里,他长得俊,哪怕是目无表情,依旧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来来往往不少猎妖者尤其是女猎妖者都往他身上看,只是看到了他手上捏着一只鞋,那鞋还是只女靴时,都不禁窃窃私语了起来。 帝莘却是目不斜视,顾自把玩着自家洗妇儿的靴。 叶凌月个头在女人中,也算是高挑的,但是她的脚却很小。 不仅小,脱去靴子之后,脚还长得尤其好看。 帝莘不禁想起了那一日,叶凌月被他压在了身下,那一身连上等瓷器都比不上的,毫无瑕疵的皮肤,曲线优美的身子,就连一双小脚,也是十趾如嫩笋,圆润可爱。 帝莘心头一荡,不敢再往下想。 就是这时,前方有几人走来。 只见金家代表队的几人,簇拥着奚九夜走了过来。 奚九夜看到帝莘矗在了黄泉代表队的营帐外,手中又拿着一只女人的靴子,不用说,也知道那靴子是谁的。 “有些女人啊,还真是轻浮,还未成亲就公然留宿男人。那些瞎了眼看上她的那些男人也是够贱,自甘堕落,丢尽了男人的颜面。” 月沐白见了,嗤了一声。 他见帝莘一大早就在叶凌月的营帐外,就以为两人早就厮混在一起了。 叶凌月和帝莘虽然是双修伴侣,可两人没有正儿八经的定亲,在月沐白眼中,那就是无媒苟合。 月沐白说这话时,很是大声,不仅是过路人听到了,营帐里的人也能听到。 他本意就是想让叶营帐里的叶凌月也听到,借机羞辱她。 只是月沐白终归是太不了解叶凌月了。 她这种人,当了十三年的傻女,什么难处没吃过。 再说了,她和帝莘,两情相悦,彼此眼中都只有对方的存在,定亲同宿这等事,旁人什么闲言碎语,关她什么事。 可月沐白却不知,他这番话,还没激怒叶凌月,倒是先把另外两人给得罪了个透。 月沐白话音才落,只觉得面上有清风拂来,那清风乍一看没什么,可下一刻,它顿时有清风化为了飓风。 只听得轰的一声,月沐白的身子先是高高掀起,再是重重落地,还未回过神来,一柄黑色的重剑如山鸣海啸般,那剑直往月沐白的眉心死穴处刺去。 那黑色中间,正是帝莘的那把雄剑九龙吟。 “奚九夜,救我!” 月沐白吓得魂飞魄散,两腿发软,他也知自己不是帝莘的对手,为今之计,只有向奚九夜求救。 哪知奚九夜也是沉着一张脸,抱臂而立,纹丝不动,没有半点要出手的意思。 奚九夜不出手,金暮在内的金家代表队的人更没有人敢出手。 月沐白却不知道,自己方才对叶凌月的一番辱骂,也把奚九夜给得罪了个彻底。 他,不也就是其中一个瞎了眼看上了轻浮女人的,还自甘堕落的男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