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3章 羡慕嫉妒恨 - 神医弃女

第1713章 羡慕嫉妒恨

奚九夜那个恼火啊。 这火,不仅仅是因为月沐白的那番话,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帝莘。 虽然早就知道那两人是双修伴侣,该干的事,没干的事应该也都干过了。 可每每看到两人在一起,奚九夜就说不出的窝火。 更气人的是,帝莘还左拥右抱,有个面容不详却异样妖娆动人的鲛女情人,那地煞女君主还完全蒙在鼓里的模样。 奚九夜也命人去探查过了,但是任凭他怎么找,都没找到那一晚,在通天妖王的寿宴上展示舞技的那名和夜凌月很相似的鲛女。 奚九夜讨厌这种失控的感觉。 在北境时,他除了兰儿,几百年都没对其他女人动心过。 可自从到了古九洲,一连遇到了两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女人,这还不止,还和洪明月发生了关系。 这些事,若是让兰儿知道了,只怕她会伤心难过。 奚九夜也不是没有愧疚过,但他心想兰楚楚性情温柔,就算是他有了其他女人,想来也不会太过介意,毕竟北境皇宫里,除了兰楚楚外,这些年连一个正式的妃子都没有。 可问题是,洪明月他不想带回北境,而他想带回去的两个女人,一个连人影都不见了,另外一个别说是跟着他走,只怕是多看他一眼都嫌多余。 如此的境况下,月沐白还在那里叽叽歪歪,刚好就踩到了奚九夜的逆鳞。 更何况,奚九夜料定了,帝莘不会真的杀了月沐白。 奚九夜对帝莘此人,还算是看得明白。 此人心性看似阴晴不定,可实则周密得很,他那剑势极其凌冽,如同疾风骤雨,但实则上,却没有携带致命的杀机。 奚九夜的想法,恰是和帝莘不谋而合。 在帝莘眼中看来,月沐白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 杀他都嫌脏了洗妇儿炼的九龙吟。 况且听洗妇儿说,这人对太虚墓境还算是了解,也许将来还有些用处。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只听得那雄剑九龙吟看似笨重,可在帝莘的手中,很是灵活,愣是舞得滴水不透。 只听得唰唰,每一剑都分毫不擦,从月沐白的要害处擦过。 月沐白只觉得身子一凉,护体的罡气已经被震碎一空。 胸口一凉,上衣没了,腰间一松,腰带也断了,最后浑身凉飕飕的,竟是连遮羞的小裤裤也被剑风撕得七零八落。 月沐白想要遮挡,可帝莘哪会给他机会。 他若是用手去遮,势必要被帝莘的剑风斩断筋脉。 他只得光子身子,就跟只被扒光了毛的白斩鸡似的,在原地又急又恼。 那些路过的猎妖者们看到了月沐白那个模样,全都评头论足,讥讽之声不绝于耳。 “求师叔祖救徒孙一命!” 月沐白恨不得此时有一个地洞让他钻了进去。 情急之下,他冲着营帐内的叶凌月喊了一声。 他这会儿倒是记得了师叔祖这档子事了。 却见营帐的幕布一挑,叶凌月走了出来。 帝莘见了叶凌月,反应那叫一个快,嗖的一声,就到了自家洗妇儿旁,大掌捂住了叶凌月的眼。 “洗妇儿,这可不是什么好看的东西,小心脏了眼。” 见帝莘总算是住手了,金家代表队里,连忙走出了一人,丢了件外袍给月沐白。 月沐白颤着手,接过了那件外袍,再看看四周那些讥讽的目光,只觉得针芒在背,脸红的跟猪肝似的,发足狂奔。 “不好看你还乱来,这可是我的营帐外。” 叶凌月拍掉了帝莘的手,好气又好笑,虽是嘴上笑骂着,可脸上却没有半点责怪之意。 “帝莘,那一晚在通天部落上的那名鲛女,她可知道?” 奚九夜在一旁看着两人亲密的互动,心底的醋坛子瞬间就打发了。 他沉着脸,刻意提起了那名妖娆的鲛女。 叶凌月一怔,她的怔然,让奚九夜更加确信,她并不知道帝莘脚踏两船的事,于是说得更加起劲。 “你和那女子态度亲昵,只怕关系匪浅。那女子的容貌比起你身旁的这位,可真是云泥之别。” 奚九夜的话,让帝莘不禁拳头一紧,眼神不善,盯着奚九夜。 “奚九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与她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光子说过,奚九夜前世因为杀父之仇,对夜凌月恨之入骨,不惜将她千刀万剐。 可在帝莘看来,种种迹象表明,奚九夜对洗妇儿并非仅仅是很那么简单。 帝莘记得,那一晚,奚九夜看到舞女打扮的叶凌月时,恍然若失的神情。 他也看到了,方才奚九夜表露出来的嫉恨情绪。 他应该已经渐渐起了疑心,也许他以前一直不知道,自己对夜凌月的感情。 但这份感情,却在几百年后,再度复苏了过来。 也许奚九夜至今扔不自知。 但他本能地已经表现出来了。 这男人,曾经是洗妇儿一心一意爱慕着的人。 可那时候,他却将这份最宝贵的感情视如尘芥,还狠狠地伤了洗妇儿。 每每想到这里,帝莘就觉觉得心疼难耐。 这一世,若是让他亲眼目睹,原本对自己死心塌地的那个女人,有另外一个男人对她呵护备至,视同生命,那时他才会真正幡然醒悟。 只不过,他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帝莘已经决定,尽快带着洗妇儿离开九州大本营,远离奚九夜。 他要尽快找回了阎九,至于魂魄碎片,他也一定要找回来。 帝莘倒不在意记忆的事,反正凤莘也好,巫重也罢,都是爱洗妇儿的。 但是奚九夜的出现,却让帝莘有了危机意识。 想要真正的保护洗妇儿,他就必须有和神尊奚九夜抗衡的绝对实力。 “帝莘,他说得可是真的?” 叶凌月垂眸,将眼底的笑意挡在了睫下,颤着肩,语带幽怨。 见叶凌月那副模样,奚九夜暗中高兴。 “洗妇儿,那女人只是配合我完成任务而已,我发誓,有你在,她绝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帝莘很是配合,拍胸脯保证。 叶凌月抬起了脸来,一脸的信服,小鸟依人依偎在帝莘的怀里,末了,还不忘甜蜜蜜地回了一句。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