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皇宫之行 - 神医弃女

第172章 皇宫之行

叶凌月被封为郡主的事已经过了几日,可中元宫宴后,太后就没有再召见叶凌月。 毕竟夏都里,各种名目封的郡主没有几百也有一百,能让太后记起来的,屈指可数。 这一次,太后之所以召见叶凌月,却是因为太后不小心摔了一跤,身子不大舒坦,宫里的医师们来看过,也素手无策,吃了些丹药,也不见好。 这时,她身旁的一名老女官就想起了叶郡主来,毕竟叶郡主的推拿技艺,可是得了太后的赏识的。 这一次的召见,只有叶凌月一人,入宫后,她便被带到了太后面前。 太后的百凤宫里,焚着淡淡的熏香,叶凌月进门时,太后正在午睡,她随口和女官攀谈了几句后,就在百凤宫里转悠了起来。 恰好看到了一名宫女在修建几株牡丹,百凤宫里,摘种的最多的就是牡丹。 “这位姐姐,你剪错了,应该剪那几根枯枝。”叶凌月自从有了鸿蒙天后,摘种的各种灵草灵果多了,对花卉的认识也长进了不少。 她上前,帮忙剪掉了几根多余的枝条。 “看不出,叶郡主对园艺还有些研究。”太后在几名宫女的搀扶下,走了过来,和几日前再中元前相比,太后看上去有些憔悴。 叶凌月听说,太后这一次摔的不轻,只是到底是怎么摔的,却没有听人说起。 “参见太后娘娘,我哪里会什么园艺,只是平日在家中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叶凌月笑道。 太后何等眼力,她最好牡丹,这百凤宫里的牡丹,都是她一手养的,叶凌月刚才看着只是随意的几剪刀,可剪掉的都是害了病的,对牡丹的生长大有好处。 “本宫这里恰好有一株上好的牡丹,只可惜,一直没有养成,你看看,可还有养活的机会?”太后带着叶凌月,走到了一旁。 在花苑的角落里,果然摆放着一株牡丹,这是整个百凤园了最名贵的一株牡丹,只可惜害了不知名的虫害,树叶都落得差不多了,不知是什么原因,太后一直舍不得丢掉。 叶凌月走上前去,用手摸了摸茶花,鼎息渗入了牡丹植株内,发现在牡丹花的体内,有不少细密的小虫卵。 这些小虫卵,就是让牡丹枯萎的罪魁祸首,不过只要用鼎息吞噬掉虫卵,再放在鸿蒙天里,用灵气养一段时间,相信这一株牡丹必定会枯木逢春。 见叶凌月查看之后,半晌没有吭声,太后情不自禁问道。 “这株牡丹还有救嘛?” “有救,若是太后信得过我,把它交给我养一阵子,不出一个月,我一定还一株活生生的牡丹花给太后。”叶凌月信心十足地说道。 “太后,那牡丹是六皇子送的,交给外人,怕是不好吧?”太后身旁的宫女小声说道。 六皇子? 叶凌月记得,当今的太子是四皇子,而六皇子,应该就是皇后所出的那一位。 这位六皇子,也就是早前蓝夫人想让叶凌月帮忙医治的那一位。 夏帝宫妃众多,皇子皇女也有十多人,但论起天资,最聪明的当属六皇子,他也最得太后和夏帝的宠爱。 据说他很小的时候,就被测出能修炼精神力,三岁就会背诵大夏志,四岁就能吟诗作对,所有人都认为,六皇子会继承正统。 只可惜,在六皇子五岁时,突然性情大变,性格变得孤僻无比,他将自己关在了房中,谁也不肯见,他还将房中所有的东西都砸烂了,就连皇后都没法子靠近他。 早前有人说,六皇子是中了邪术,也有人说,六皇子是生病后误服了丹药。 但无论是哪一种说法,六皇子的“病”一直没有好转。 也是因为六皇子的骤变,皇后和夏帝失和。 一晃,数年过去了,在皇宫里,六皇子也成了一个禁忌,除了皇后和太后在内的少数几个人,没有人能够靠近六皇子。 这一次,太后的摔伤,也是和六皇子有关。 提起六皇子时,太后面上的愁容更浓了,她叹了一声。 她望着那一株光泽尽失的牡丹。 “不出宫,它一辈子都是如此,就给它最后一次机会吧,若是再治不好,就弃了吧” 叶凌月听出了太后言语中的弦外之音,心中微微一震。 都说天家无亲,可从老太后的话语里,她却听到了心疼和惋惜,这岂止是一株普通的牡丹花,在太后的心目中,它就是六皇子。 “凌月必定不负太后所托,我看太后的身子不大好,不如凌月帮你推拿一番。”叶凌月将牡丹花收了起来,开始替太后看病。 她先是用鼎息,替太后查看了一番。 发现太后是因为摔跤的缘故,腰部的位置,有一小块淤血。 由于这块淤血的位置很特殊,所以早前那些御医都没有发现,即便是有人发现了,也不敢轻易下针,但叶凌月的鼎息就不同了。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一小块淤血就被鼎息吞噬了。 “小丫头,你果然有些门道,宫里的那些老御医试遍了各种法子,针灸、火罐,全都不管用。倒是你的巧手一推,哀家就觉得浑身通畅。”太后松了松筋骨,发现自己的身子,一下子灵活了许多。 早前,她册封叶凌月,也的确是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蓝应武的关系,可今日和叶凌月攀谈了几句后,却发现,自己和这个小丫头,很是投缘,两人不知不觉谈到了傍晚时分,太后还留了她用过了膳,才放她离开。 “哀家已经很多年没有和人聊的这么尽兴了,你这小丫头,年纪小,见识倒也不少。这里有块令牌,你带在身上,以后就可以自由进出皇宫了。”太后聊了一个下午,也有些乏了,就命了宫女送了叶凌月出宫。 “再往前走,就是宫门了,太后等着奴婢去回话,就不送叶郡主了。”那位宫女将叶凌月送到了百凤宫门口,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宫门。 叶凌月颔了颔首,眼角余光瞥到了那名宫女的脸上,神情有些不对。 叶凌月皱了皱眉,脑中回忆着,她若是没记错的话,这名宫女,在中元宫宴上,就跟在了洛贵妃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