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6章 蛇蝎男 - 神医弃女

第1726章 蛇蝎男

岳梅落地,再无动静。 场内,一阵死寂。 这前后不过一刻钟,早半刻钟,岳梅占尽了上风,声势浩大,后半刻中,劫云忽至,再接着岳梅莫名其妙就落败了。 “梅儿,你没事吧。” 陈沐“惊呼”一声,抱起了岳梅,见她伤势极重,却还没有死,眼底有诡光一闪而过。 宁盟主快步上前,一看岳梅的样子,皱起了眉。 九洲代表队里的,都是宁缺的私卫。 栽培岳梅,宁缺也花了不少气力。 看她这副模样,只怕短时间是恢复不了,况且岳梅是陈沐的双修伴侣,她成了这样子陈沐想必不会乐意。 尤其是,对方明知道九洲代表队是他的人,还下手,分明就没把他这当盟主的看在眼里,一想到这些,宁盟主语气严苛了起来。 “叶队长,你下手未免太重了,方才我分明听到岳副队长已经认输了。” “宁盟主,不好意思,上头风大,我没听清。我只是按照风云台比试的规则比试,以为落地才算是定了输赢。”叶凌月耸耸肩,目光在陈沐身上逗留了片刻,旋即慢慢移开了。 “你!” 宁盟主粗红着脖子,还想呵斥,却见陈沐在一旁“焦虑”道。 “盟主,梅儿的情况不大妙,这事容后再说,我先带她回去疗伤。” 陈沐都这般说了,宁盟主也只得作罢,他警告性地瞪了叶凌月一眼,这才命人去找念无方尊,陈沐抱着岳梅,快步离开。 “队长,干得漂亮。这下子流云妹子的仇可是报了。” 一干黄泉代表队的队员们欢呼着拥了上来。” “这不,还有一个陈沐嘛。”叶凌月笑了笑,虽说赢了比试,可她怎么觉得,自己被人给坑了。 陈沐方才明明有机会抢在她前头,救下岳梅的,还是说,她看错了? “凌月,够了,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了。说起来,那一日真正加害于我的是岳梅。看到她那样子,筋脉尽断,以后怕也再也不能为恶了。”叶流云觉得很是解气。 对于岳梅那种心高气傲的人而言,成为废人可比死痛苦多了。 更何况,岳梅在比试时暴露出了次神兽古凰的秘密。 杀害镇山次神兽,这事一旦传回瑶池仙榭,岳梅这掌教弟子的身份势必不保,瑶池仙榭绝不会放过她。 等待她的,将会是比死痛苦百倍的惩罚。 “对了,我刚突破小神通境,修为还不稳,距离前往妖界还有半月左右的时间,我这阵子要闭关。大伙也准备准备,此次去妖界,比起通天部落更加凶险。” 叶凌月在突破时,意外地感到那种闪过了一些怪异的景象,那些景象,似乎是一种新的神通技。 她想趁着那些思绪还在,加紧领悟,也许能领悟出一种神通来。 众人于是不再多说,各自散去。 当晚叶凌月就开始在鸿蒙天里开始了闭关。 却说陈沐带着岳梅回到了九洲代表队的营帐内。 念无方尊前来诊断一番后,眉头深锁。 “念无方尊,有话尽管开口。” 陈沐见状,径直问道。 “不瞒陈队长,岳副队长的情况不大妙。她身上伤口众多,而且是被一种极其阴毒的针法所伤。浑身筋脉尽断,断裂处达一百多处,老夫也无能为力。老夫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她吊住一口气,保住她的性命。但是从今往后,岳副队长的一身修为怕是……” 念无方尊查看伤口时,也是暗暗心惊。 他也听说,岳梅是和黄泉代表队的队长比试后,才变成这副样子的。 他原本以为那叶队长,没有多大能耐,可如今一看,却发现此女的手段很是毒辣。 一百多处筋脉尽断,怕是神界方仙也是无能为力了。 陈沐沉默不语。 念无方尊见了,也是摇头兴叹,留下了一瓶丹药后,这才离开了。 陈沐拿着丹药走到了榻前,岳梅浑身都包扎着,动弹不得,似还在昏睡,只是她已经湿漉了的眼睫泄露了她已然苏醒的事实。 “不用再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她张开了眼,看到陈沐时,艰难地张开了嘴。 “为什么?” 岳梅被叶凌月重创的一瞬间,看得分明,陈沐明明是能救她的。 她从高空跌落,伤上加伤,若是陈沐出手,她根本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陈沐倒出了一颗丹药,貌似温柔,轻轻抬起了岳梅的下巴,貌似喂药。 “她来了,留你何用?” 这一个“她”字,没说是谁,可岳梅却一下子听懂了。 她怒瞪着眼,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为了她?你果真对那狐狸精还不死心,陈沐,你难道忘了,没有我,哪来今天的你!如果不是你,我为什么要瞒着师父,杀了古凰!” 岳梅替自己不值,她为了陈沐做了那么多,那狐狸精有什么好,陈沐居然这么多年都没忘记她。 “不错,你为了我,的确做了很多。但是,这些都是你自愿的,不是吗?为了我,你已经做了这么多,眼下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为了我,不如你去死好了。” 陈沐的声音很温柔,像极了情人间的温柔情话,可眼神却凝聚了冰霜。 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却犹如尖锥,刺得岳梅的心,血肉模糊。 她终于知道,自己这些年的痴情,全都成了驴肝肺。 “陈沐,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那狐狸精根本不爱你,你一辈子也不可能得到她,我要告诉所有人,你吞食了……” 岳梅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就在她试图大声呼喊时,陈沐的手捏住了岳梅的下巴,略一用力,他手间的丹药和岳梅下吧同时被震成了齑粉。 陈沐的手往下移,他的指“嗤”的一声,刺入了岳梅的身体内。 岳梅的眼中,惊恐之色骤起。 豆大的汗水,从她惨白的脸上滚落,她像是知道了陈沐接下来会做什么。 血水四溅,传来了一阵绞肉般的声响。 床榻上,岳梅被开膛破肚,她瞪圆了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