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9章 思念是一种痛 - 神医弃女

第1729章 思念是一种痛

云笙夫妇俩穿过的一瞬,叶凌月才发现,他们看不到她。 她只是元神进入了天地镯。 他们听不多她说的话,也碰触不到她。 叶凌月记得,云神医说过,她和她的夫君是神界的人,难道说,天地镯和神界是相通的? 不……不对,叶凌月仔细打量着云笙和她夫君的模样。 虽然夫妇俩和她早前遇到时,外貌没什么变化。 可若是观察入微,会发现夫妇俩和当时她遇到时,还是有些不同的。 倒不是说谈吐或者是服饰,而是说神态。 尽管依旧是男俊女美,但是两人此时的眼神里,透着宠爱和无忧无虑。 不像是叶凌月在青洲大陆时遇到时,云神医虽然也是言语亲切,谈笑自若,可是叶凌月好几次发现云神医会突然沉默下来,凝视着她,露出惆怅的神情来。 叶凌月也曾询问过,云神医总是强颜欢笑,说她只是在思念自己的女儿,叶凌月和她的年龄相仿,看到叶凌月,她就觉得恍如看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云神医和夜北溟有个女儿,听云神医的口吻,她的女儿和她分开很久了,她很想念自己的女儿,但因为某些缘故,她不能前去和她的女儿相认。 叶凌月虽很好奇,但考虑到那时别人的家事,也没再问。 那个骑在了夜北溟肩上的小女孩就是云神医他们的女儿吧。 他们的女儿还这么小? 叶凌月不禁回过头去,一家三口的背影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很是炫目。 小女孩的身子小小的,她显然很喜欢坐在父亲的肩上,不时挥着手,发出了清脆如泉水叮咚的笑声。 “宝贝,不要乱动,小心别摔下来。” 那个在叶凌月看来,不苟言笑的男人,声音里透着宠溺的意味。 叶凌月自小没有经历过父爱,看到这一幕,心底软软的,热热的,不禁有些羡慕。 “爹爹,娘亲,你们蒙着月儿的眼睛,带月儿来这里干什么?” 小姑娘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听上去只有六七岁的样子。 叶凌月留意到,小姑娘的眼前还蒙着一块黑布。 叶凌月心间微微一动。 云神医说过,她的女儿离开自己很多年了,照理说,不应该是这个年岁才对。 难道说眼前的这一幕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叶凌月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难道说,她误打误撞进入了云神医夫妇的记忆,她眼下所处的环境,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云神医还没和她女儿失散的时候? 听说,有一些厉害的方士,有了不得的手段,可以将人的记忆储存在特殊的灵器里。 难道说,师父紫的这个天地镯里,并没有什么世外的天地,而是储存了一段记忆。 只是,为什么云神医的记忆会在天地镯里。 难道说师父紫和云神医以前是认识的? 只是为什么她从没有听师父紫或者是云神医提起来过。 太多的疑惑,一下子涌上心间,让叶凌月思绪繁杂。 “宝贝,听说你昨天又去作弄八荒军团里的几位将军了?” 夜北溟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无奈。 “爹爹,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大胡子叔叔他们打小报告。哼,他们羞羞羞,答应了我不告诉你的。” 小女孩没有半点心虚,还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 “宝贝,你偷偷拔光了胡将军的胡须,烧了岳侍卫的马车,还带着一众兵士聚众赌博,这种事,还需要人打小报告?” 夜北溟为难地揉了揉眉心,天不怕地不怕,在神域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八荒战神只有在面对自家的宝贝娇妻和女儿时,才会一个头两个大。 一旁的云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接收到了自家夜狐狸不满的眼神后,云笙咳了几声,板起了脸来。 “月儿,娘亲说过很多次了,你是女孩子,不要天天往军营里跑。” 一般而言,一家管教孩子,总有个唱红脸唱白脸的,云笙本想让夜北溟充当严父的角色,奈何自家夜狐狸在人前一副铁血战神的样子,可每次到了女儿面前,那声音都要降八度。 女儿说东,他准保不会往西,继成为老婆奴之后,俨然一副女儿奴样。 无奈之下,只好由她这个当娘的来唱红脸了。 女儿也已经六岁了,其他神尊家的女儿都已经开始学习琴棋书画礼仪武艺,唯独自家女儿,还跟皮猴儿似的。 她又不能学武学魔法,为此云笙也是挺头疼的。 “额,这也不怪月儿啊,要不是你和娘亲老是忙得见不多影,镜子叔叔也不见了,月儿也不会找到人玩,军营里人多,每个叔叔都很好玩呢。” 小女娃还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 一提到镜子叔叔,夜北溟的眸里,闪过了一丝嫉妒之色,哼了一声。 云笙心知自家男人又要吃醋了,忙转移话题。 “娘知道你一个人闷,所以特地让人开辟了这片思园,这里面有各种灵植还有一些神兽,都可以陪着你玩,以后你就不用担心没人作伴了。” 说着,夜北溟将女儿抱了下来,解开了女儿眼前的黑布。 小女孩睁开了眼。 眼前,一片片五颜六色的花簇,一条奔流的小溪,从花丛间活泼地流淌过。 还有大量不知名的药草,散发着成熟的香气。 各色颜色不同的蝴蝶,蜂儿吱吱嗡嗡着。 这一片犹如世外桃源的福地,是云笙和夜北溟为了宝贝女儿的身体,千辛万苦找到的。 女儿体弱,常年服药,让云笙担心她的身体不堪重负,经常在这里玩耍,可以让她慢慢吸收灵植的药力,改善体质。 “哗,好漂亮,娘亲爹爹,我喜欢这里。不过,这里好像还缺了点啥。” 小女孩转悠了一圈。 “对了,少了一棵树,一棵很高很大的树,可以让月儿爬让月儿爬上去掏鸟蛋的大树。” “……” 云笙夜北溟互看了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满满的无奈。 敢情,他们生的真的是女儿,不是投错了胎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