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0章 她和他的缘 - 神医弃女

第1730章 她和他的缘

好在,云笙早就有所准备了。 她取出了一个口袋,口袋里有各色各样,大小不一的灵植种子。 “月儿,这思园是你爹爹送给你的礼物,娘也替你准备了礼物。这里有很多树木的种子,都是娘亲行医时收集来的珍惜种子,你选上一种,亲自种下。这样将来你长大了,那灵树也会跟着你一起长大。用不了几年,你就有可以爬可以掏鸟蛋的大树了。” 小女孩一听,乐了。 她瞅瞅那些大小不一的种子,有些只有芝麻大小,有一些有鹅卵石大小,数目有几百颗之多,真的很难挑选。 “好难选啊,娘亲,月儿可不可以多选几颗,一起种下!” 小女孩纠结了。 “那可不成,哪怕是植物,也需要一心一意地对待,才能茁壮成长。若是同时种下几颗,你一定会三心二意,疏于照顾。” 云笙摇了摇头。 她看得出,女儿年纪小,又活泼,心性不定。 让她种灵植的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陶冶情操,让她能专心致志学会做一件事。 希望女儿能体会她这个做娘亲的良苦用心。 小女孩一听,有些丧气。 忽地,她想起了什么,趁着娘亲不留神时,她偷偷运起了自己体内的那股神秘的力量。 那股力量肉眼难见,钻入了口袋时,忽的朝着其中一颗淡紫色的种子涌去。 那颜色,在所有的种子中显得尤其醒目。 那颗种子,悬浮了起来。 小女孩一眼就相中了这颗种子。 “就是它了!” 她二话不说,就将那颗种子极其宝贝地抓在了手里。 “月儿,你又动用那种力量了!” 云笙和夜北溟一看,目露惊诧之色。 他们早就发现了,女儿虽不能修炼武学和魔法,但是身上有股莫测的力量。 她还是婴孩时,偶尔会显露出这种力量。 夫妻俩也没多在意,可她年龄越大,这股力量就越明显,这让夫妇俩有些担心,倒不是担心力量本身,而是担心,女儿小小的身子负荷不了那股神秘的力量。 “爹娘,下不为例。月儿去种树去喽。” 小女孩就如一头小云雀,欢快地拿着那颗种子,蹦跳着朝着前方的一片空地跑去。 夫妇俩相视一笑,遥遥看着女儿在那里挖土、播种、浇水,忙的不亦乐乎。 “原来,云神医夫妇俩的爱女也叫作月儿。竟和我的小名是一样的。” 叶凌月看着这一幕,许是被一家三口的温馨相处场面感染了,她的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就这样,这一片思园成了云笙夫妇的爱女月儿的新的玩乐天地。 最初的几天,云笙夫妇俩还会偶尔陪着小女孩过来。 但是慢慢地,看得出夫妇俩的确很忙,夫妇俩出现的时间少了,更多的时候是小女孩单独来的。 云笙夫妇彼时,刚成神尊,获得八荒神境没多久。 夜北溟为开疆辟土,得罪了不少神族内外的人,将女儿放在安全的思园里,夫妇俩都很放心。 时间荏苒而过。 约莫是一个月过去了,小女孩种下的那颗种子终于发芽了。 不知是记忆的缘故,还是那树木是灵植的缘故,在这片思园的灵气的催动下,小女孩种的树长得极快。 尽管距离小女孩要求的能爬,能掏鸟蛋的大树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可是这的确是叶凌月见过的最美丽的树,它很快就长得比小女孩的个头差不多高了,它拥有金色的枝干,紫色的嫩叶。 只是悄然矗立着,就让周遭开得绚烂的繁花黯然失色。 小女孩对这棵树喜欢的紧,整天多围着那棵树直打转,因为周遭没有年龄相近的小伙伴,她简直就将这棵树当成了自己的同龄人。 时不时,就将自己的心里话以及一些听过来的小八卦说给树听。 只可惜,树从不会给她任何回应,最多也只是随着风的摇摆,发出沙沙的树叶摇摆声。 有一日,她叨叨絮絮说久了,竟不留神在树下睡了过去。 天渐渐黑了下来。 紫色的树发出了柔和的淡淡的紫光,一根枝叶微微弯了下来,遮挡住了有些寒意的夜风。 云笙夫妇俩寻过来时,恰好看到了女儿躺在了树下,身子蜷得小小的。 看到女儿一个人孤单的模样,云笙有些心疼了。 “夜狐狸,月儿实在是太孤单了。不如我们再生个孩子,她多个弟弟妹妹也好多个玩伴。” “嗯,今晚我就开始努力。” 夜北溟抱起了女儿,云笙听得啐了一口,捶了他一记。 夫妇俩走开后,紫色的树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 那一晚后,小女孩好些日子都没来了。 思园依旧是繁花盛开,只是那一棵树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 一直到有一日,小女孩蹦跳着又回来了。 她一看自己的“小伙伴”吓了一跳。 紫色的树看上去焉答答的,一副害了病的样子。 “哎,紫紫,你怎么了?” 紫紫是小女孩对树的昵称,只有她俩才知道的称呼。 紫色的树没有动静。 “呀,你生气了?难道是因为我这阵子不来,你感到寂寞了?哎,你别生气,我和爹娘去看望啵啵干娘去了,干娘怀孕了,我很快就要有个小冥神弟弟或者妹妹了。等到弟弟或者妹妹生出来了,我还要在冥界住一阵子呢。” 小女孩因为那股神秘的力量的缘故,对外界生灵的感觉很是敏锐。 她发现,自己解释后,紫紫似乎更不开心了。 “哎,你是不是因为看不到我才难过的。这样吧,我送给你一幅画像,以后要是我不在了,你看着我的画像就不会寂寞了。我娘说了,那叫睹物思人。” 小女孩回去后,死缠烂打,终于让神宫里的一名画室,替自己画了一幅小小的肖像画。 她还似模似样地把画裱了起来,用了匣子装起来,埋在了树下。 这样一来,哪怕是她外出的日子里,紫色的树也能天天看到她的画像。 一晃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某一个夜晚,忽然变了天,思园的上空,雷电交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