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8章 得一人,胜拥天下 - 神医弃女

第1748章 得一人,胜拥天下

舞悦前脚才离开营帐,只见早前还神情萎靡模样的赤烨虎背供起,如弹弓,四肢一屈,身影一瞬,化为了一个白影,就往营帐门疾掠而去。 赤烨和帝莘那是八字相克,他每次落到帝莘手上都没捞到好处,而且他总觉得的,帝莘有所察觉。 他这些日子,都留在叶凌月的营帐内,每天靠着叶凌月身上的那股神秘之力,体内的妖符压制缓解了许多。 虽然还没恢复到全盛时期,但也已经恢复了一两成的妖力,想要逃走,并不难。 就在赤烨满心以为自己可以逃脱时,头撞在了一堵墙上,顿时头冒金星,跌倒在地。 再一看,身前多了一堵肉墙,帝莘好整以暇,正俯视着他。 “眼下没人,你我都不用装了,赤烨。” 帝莘嘴角敛去,目光里透着冰冷之色。 他不用装好师弟,赤烨也无需装萌宠。 赤烨目露惊诧之色,可很快,赤烨也镇定了下来。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还从没看到过有老虎趴在女人怀里,会害羞的。” 帝莘凉凉说了一句。 还妖帝呢,每回被舞悦搂在怀里,贴着舞悦的胸口,都一副又享受又羞涩的模样,很猥琐好伐。 赤烨一听,火冒三丈。 “滚犊子的,帝莘,你又比我强得了多少,天天欲求不满。” 赤烨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帝莘拿那个人族女人一点法子都没有。 帝莘一听,凤眸眯起,拳头捏紧,发出了“咯咯”的响声。 要是让妖界的那些个妖兵妖将们看到,他们心目中神明一样的妖界至强,居然会为了女人在那里冷嘲热讽,真不知会吃惊成什么模样。 一人一虎大眼瞪着小眼。 帝莘冷哼了一声。 “我懒得拆穿你,但是你也休想破坏妖十三陵的事,你也没法子破坏。” 帝莘早前对赤烨的身份有所怀疑,但没有确认。 所以这些日子,他边观察小白虎的举动,边令金角妖王去调查妖符的事。 这才打听到,南幽古族的老族长,乃是符师,赤烨所中的乃是一种歹毒的古妖符。 “你身为妖祖,联合人族,破坏妖界圣地,你就不怕你们帝家的列祖列宗蒙羞!” 赤烨呸了一口,眼珠子转了转,依旧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 “呵~列祖列宗?不说我压根不记得什么祖宗。就算是我记得,在我最落魄最绝境的时候,帝家列祖列宗在哪里?” 帝莘反问道。 赤烨语塞。 帝莘当年陨落的事,或多或少都有疑点。 但是帝家的确无一人出面替他质疑,唯一出面的阎九,如今也没落得好下场。 换成是赤烨,赤烨也无法释怀。 “无论你说什么,我身为妖帝,也不可能帮你们进攻妖十三陵。” 赤烨依旧不肯和帝莘合作。 妖十三陵是妖界的圣地。 历任只有妖帝级别的存在乃至几大妖界最古老的古族族长才进去过。 十三陵里机关重重,若是没有赤烨的帮助,帝莘和叶凌月想要进入,危机重重。 “哪怕我愿意用赤太后和赤赤小公主的命来换?” 帝莘却在这时,拿出了一件红色的斗篷。 一看到那斗篷,赤烨的眼底,迅速染上了狂怒之色。 “你怎么会有赤赤的斗篷!你把她怎么样了!” “放心,你的宝贝妹妹很安全,比起来,赤太后的处境更加危急。你失踪已经超过一个月了,换成了你是战痕,得知这个消息后,你会怎么做?” 斗篷是帝莘从赤赤那里要过来的,小丫头很好哄,只需送她几套北青云锦做的人族衣裙,再让小九念夸几句,就毫无心机把斗篷送给了帝莘。 “战痕没那个胆子。” 赤烨和战痕对峙了几百年,期间赤烨也有几次不在北狱司,时间比这次还长,可战痕都没有任何举动。 “战痕没有,南幽古族的老族长有。北狱司境内七十二座城池,如今只剩一半,一名妖王重伤,赤太后与另一名妖王还在苦守余下的一半城池。赤赤小公主冒着生命危险,逃出妖界,来寻找她的哥哥。只可惜,她哥哥依旧冥顽不灵,沉浸在愚昧的种族之见里。” 帝莘嘲讽道。 赤烨骤然抬起头来。 “你真是帝莘?” 几百年前的妖祖,最痛恨的就是神族,人族在他的眼中,是奴隶,是食物。 可如今的帝莘,不光于人族合作,还爱上了一名人族女子。 如今,他更要联合人族,对付妖界? “我是帝莘,但也不完全是他,你应该也知道,我的灵魂和力量都不完全。但我最爱的女人是人族,为了她,我可以做一切,这一点,想来你也是深刻体会到的。” 帝莘正色道。 赤烨迟疑了下,他对人族,也曾经充满了怨恨,但是认识了舞悦后,他不得不承认,他对人族有所改观。 “我可以带你们进入妖十三陵,但我不会参与破坏帝王妖脉,但是在我带你门进入十三陵前,你们必须先化解北狱司的危机。” 赤烨总算是有所松动。 “赤烨你以为我是傻子不成。你带个路而已,我们却要帮忙拯救北狱司,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精。” 帝莘嗤之以鼻。 “若是我知道阎九的下落呢?” 赤烨又说了一句。 “成交!” 帝莘没有半分迟疑,果断答应了下来。 在如今的帝莘的心目中,爱人和好友是他唯二的逆鳞。 他欠阎九一家的实在太多。 这倒是让赤烨有些意外,想不到,几百年过去了,妖祖脾性大变,但唯独对自己的好友阎九保持着最真挚的感情。 赤烨不禁有些羡慕,多年之后,他权势滔天,帝莘只是个落魄的残缺灵魂,可为何他却觉得,帝莘比前世更加的幸福。 这是为什么? “帝莘?” 营帐外,传来了女子轻柔的嗓音。 一刹那,帝莘面上的冰寒之色融化。 他凤眸一柔,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挑开了帐帘,用最温柔的笑,迎接那个亭亭立在了帐外的人。 帐外,叶凌月笑靥如花。 赤烨倏然明白。 如今的帝莘,得一人,胜拥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