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9章 叶凌月,怀孕了 - 神医弃女

第1749章 叶凌月,怀孕了

营帐外,叶凌月与帝莘并肩而立。 两人一番商量后,觉得兵分两路的计划最稳妥。 “妖十三陵乃是妖界圣地,我去更合适些。你带着小九念和赤赤返回北狱司。” 尽管不愿意,可帝莘不得不和叶凌月分开行事。 虽说五灵代表队和黄泉代表队的伙伴也都很是可信的,但没有人能像叶凌月或者帝莘那样,能独当一面。 更何况,这次的盟主任务,有奚九夜和陈沐在,不知何故,帝莘觉得,奚九夜这阵子看自家洗妇儿的眼神很是怪异。 他不愿意洗妇儿在这些个对她居心妥测的男人的眼皮子底下,哪怕只是几天也不行。 “我也是这么计划的,我和赤太后同是女人,合作起来,总是比你更方便些。只是,我贸然离开,只怕会引来怀疑。” 叶凌月头疼的就是这一点。 眼下还不是和九洲盟撕破脸的时候。 “我倒是有个好主意,可以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只不过,你要受点委屈。” 帝莘眨眨眼,然后在叶凌月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叶凌月一听,不由一怔,亏了她这会儿脸黑,否则一定烧得跟火烧云似的。 她啐了一口。 “馊主意,我和你压根没……哪来的……” “早晚会有的,难道洗妇儿,你不愿意给我生孩子?” 帝莘邪肆地笑道。 “不要。” 叶凌月气得直跺脚,这帝莘,老没正经的。 “那你愿不愿意给我的孩子当娘?” “不知道。” 叶凌月捂着脸。 死帝莘,这都出得什么馊主意。 装什么不好,偏要让她装……她都还没和他那啥呢,怎么可能有孩子。 “也只有这个法子,才能让‘你’明正言顺留在九洲大本营,你恐怕还不知道,洪明月有了奚九夜的孩子,已经被送去养胎了。” 帝莘貌似不经意地说道。 洪明月有了奚九夜的孩子? 叶凌月听罢,心底闪过一丝异样,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自我嘲讽地笑了笑。 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那奚九夜本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对妻子情深一片,一回头,就对她动手动脚,洪明月那般的人,与他勾搭上没什么好奇怪的。 倒是北境的那位神妃也不是个善茬。 叶凌月记得,早前就是那女人莫名其妙派了混元老祖来暗害她。 她还送了一盆带了黑色鼎息和煞气的天罡竹给那神妃,虽说不多,但也够那神妃吃上一壶了。 洪明月那样的女人,也绝不可能会心甘情愿当个陪衬的侍妾。 奚九夜的好日子还在后头你。 帝莘留意着叶凌月的神情,见她有些发怔,心底也有些酸酸的。 “洗妇儿,你不高兴了?”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的馊主意虽然很损,倒也是可行的,至于名声什么的,以后你得对我负责。” 叶凌月鼓鼓腮帮子,媚眼一抛,一记眼刀子丢向了帝莘。 她叶凌月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管它什么繁文缛节,什么名声,反正以后她孩子的爹就是帝莘,帝莘的娘子也就只能是她叶凌月。 叶凌月习得了天狐魅惑后,只是随随便便一个媚眼,也是威力不小。 帝莘顿觉心头一酥,什么酸味全都没了影,搂过了自家洗妇儿,忙不迭狂点头。 “负责负责,洗妇儿你的这辈子,下辈子,以后的所有辈子我都负责了。” 就在黄泉代表队启程进入妖界前一天,一个惊人的消息,在九洲大本营里炸开了。 黄泉代表队的队长叶凌月,怀孕了。 她不得不退出这次的盟主任务,由副队长薄情和唐天颂代替她带领全队执行这一次的任务。 这消息一传出,九洲代表队的陈沐和奚九夜当场就黑了脸。 倒是帝莘,一脸的春风得意。 所到之处,人人都恭喜他要当“爹”了。 “帝莘,你这死小子!你居然敢坑我阿姐!” 光子得到这个消息时,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他怒气冲冲,不顾秦小川的阻拦,冲到了帝莘的面前,咆哮道。 “光子,你这就不对了,我和凌月情投意合,她‘有’我的孩子,你不该恭喜我才对嘛。” 帝莘一脸的淡定。 “情投意合你个头。你和我阿姐压根就没什么。她这么一‘怀孕’,她的声誉,全都被你毁了,以后还有哪个男人要她!” 光子咬牙切齿。 女人也是分了很多种的,光子是医者,分别少女还是少妇的眼光很是毒辣。 帝莘和阿姐呆在一起那么久,两人也算是同床共枕过了。 可阿姐一直是完璧之身,光子这才放心让帝莘和阿姐私下相处。 可阿姐怎么就上了这男人的当呢。 “除了我,凌月不会再有其他男人。” 帝莘笃定地说道。 光子哼了一声,心道你是妖祖,你和阿姐的前途还很渺茫好伐。 “你别太自信了,阿姐只是因为封印了记忆,她要是有一天恢复了记忆,神界多的是比你优秀的人选。” 光子撇嘴。 “她不会,因为在她喜欢上其他男人之前,我会杀了他。” 帝莘说着,眼底乖戾之色一闪而过。 光子已经隐隐开始不安。 这男人,似乎越来越危险了。 阿姐的事,是不是要禀告爹娘一声。 阿姐当然不会无端端背上“怀孕”之名。 想来阿姐和帝莘是在准备着什么。 可偏光子又猜不透,除了光子知道叶凌月是假怀孕的以外,只怕队里的其他队员都是不知道的。 他总觉得,这次的妖界之行不会太平。 光子一肚子怨气地离开了营帐,走出来时,恰好见了薄情。 只见薄情站在了阿姐的营帐外,一动不动,就如一座雕像。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闪动着光子看不懂的光。 薄情迟疑了下,转过了身来,恰好就见了光子。 “那个,你是不是很难过。” 光子看得出,薄情对阿姐用情很深。 只可惜啊,薄情的对手太强大了。 见一个杀一个! “没什么好难过的,她有没有孩子,成亲与否,我对她,不减半分。” 薄情淡淡一笑,翩然而去,只留了光子一人傻傻站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