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1章 爷爷出场 - 神医弃女

第1761章 爷爷出场

哪知夕仲掌才刚碰触到石碑,手就如触电般,腾地收了回来。 他的手掌,迅速变色,皮肤变成了一片青紫色。 夕仲一见,就知大事不妙,一股妖力凝聚成刃,“嗤”声作响,一大块掌心肉被削了下来。 那掌心肉落到了地上,顿时化为了腥臭的血水。 阎九见了,啧啧称赞着。 凌月还是真是神人也,居然连夕老鬼会对自己下手的事都猜到了。 难怪她离开之前,会神秘兮兮,在石碑上抹了毒,说是这种毒,只要一沾上皮肤血肉,就会立时腐烂见骨,就算是她送给那名南幽族老族长的见面礼。 石碑上有毒! 夕仲一看,鼻子差点没气歪。 那人不仅仅偷走了神隐火,还卑鄙地在石碑上涂抹了毒。 对方是算准了夕仲在一怒之下,一定会对阎九下毒手。 那人不是帝莘。 夕仲气到了极致,可稍一思考,反倒也松了一口气。 帝莘那小子,天赋虽然惊人,可却不懂毒。 而且对方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上了,绝不是帝莘的脾气。 只要灵魂碎片还没回到帝莘手中,那一切都还好说。 “阎九,你别以为,石碑上抹了毒我就拿你没法子,老夫要杀你,多的是法子。” 夕仲体内,更可怕的妖力吞吐而出,那妖力融入了地下,原本平坦的地面开始息欺负,就如海面。 石碑随着地面的起伏,就如陷入了沼泽,一点点地往下沉。 夕仲竟是想将阎九活埋在地下。 可就在这时,天空飘下一声。 “夕老族长,手下留情。” 听到了那声音时,夕仲长眉抖了抖,却没有收回妖力。 “万象妖霸掌。” 忽见一头白象,蹦腾而来,一名棕衣长者一掌挥出。 白象冲荡着夕仲的妖力,顿时溃散开,地面又恢复了平静。 “妖王阎立,你这是要与老夫作对的意思了,难道你想背叛南幽都,忤逆战痕妖帝的命令?” 夕仲见了来人,没好气道。 面前这一位,正是阎九的父亲,曾经南幽部落的副族长,也是如今南幽都的两大妖王之一的妖王,阎立。 “老族长此话差矣,若是阎某人真要与南幽族长和妖帝作对,我那不孝子早已不在这里了。” 棕衣长者目不斜视,仿佛没看到阎九般。 “那你今日前来,又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阎九勾结人族,罪大恶极,所以才会被镇压在此。如今他的人族同伴,擅闯妖界,还盗走了妖界至宝,老夫杀这样的一个叛徒,也是理所当然。” 夕仲怒道。 “老族长所说,若是有真凭实据,即便是老族长不出手,阎某也会自己出手。但若是没有确切的证据,那就另当别论。这不孝子,虽然顽劣,但毕竟是阎族唯一的继承人,也是老夫唯一的子嗣。谁要敢动他半根汗毛,阎族上下,绝不会善罢甘休。” 棕衣老者说着,警告着看了夕仲一眼。 这老家伙,以为当了妖帝的岳丈就很了不起了? 也不想想,当初要不是有他这帮人的支持,战痕能当得上妖帝? 夕仲当初当族长时,阎立就和他很不对脾气。 夕仲闷哼了一声。 “老夫早晚会找到证据,阎立,你且好自为之。” 夕仲说罢,身影一瞬,又化为了一朵青色妖云,迅速消失在天际。 “父亲。” 阎九迟疑了半晌,才叫了一声。 “哼,我没你这样的不孝子。当初你贸然离开阎族,让你的娘亲悲痛欲绝了几百年,如今又得罪了战痕妖帝,被镇压在此,阎族的脸面都被您丢光了。” 阎立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父亲,孩儿所做的一切,都问心无愧。帝莘,当年是被人合谋杀害的。害死他的人,正是战痕和夕颜,还有夕仲那老家伙。” 阎九当初就将自己的怀疑告诉过阎立。 可阎立却将他训斥了一通。 “够了,我说过多少次了,战痕当妖帝,那是天命。很早以前,就曾有人预测过。帝莘他虽然天赋惊人,但他不是天命之人。孩子,你自小聪明,怎么就不知,顺天者昌,逆天者亡的道理。” 阎立摇了摇头。 如今南幽都攻打北狱司,形势一片大好,他身为南幽都臣子,绝不能让阎九再一错再错。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阎立尽管知道阎九被镇压在这里,依旧要隐瞒着自家的婆娘,看儿子受苦的原因了。 “什么天命不天命,战痕能有今天,还不都是因为妖神卫打下的江山,他狼心狗肺,绝非良主。” 阎九愤怒不已。 “执迷不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勾结了几名人族,意图让他们偷偷混入北狱司。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通往北狱司的全部要道都设有埋伏,他们若是要硬闯,只有死路一条。” 阎立此番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他负责这一带的防守事宜。 早前叶凌月等人混入这一带,阎立的探子,也已经暗中察觉到了。 “父亲,我的儿子,你的孙子也在其列,难道你连他都不打算放过?” 阎九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如此执迷不悟。 孙子? 阎立惊了一惊。 他狐疑着。 “你小子打小就鬼主意多,你别想蒙我,几百年不回来,一回来你就跟我说我连孙子都有了。呸,鬼才信你,个不长进的东西。” 阎立也懒得于阎九多说,一挥袖扬长而去,只留了阎九郁闷不已。 阎立怒气冲冲,回到了驻军营地。 “传令下去,最近要是有人冒充老子的孙子,乱箭给我射死了!” 阎立座下的妖兵一听,个个满头雾水,可也不敢忤逆了自家妖王的意思,个个严阵以待。 却说叶凌月和小九念这会儿,也正在阎立军团驻扎的营地附近。 “情况不大妙,前方这军团,纪律严明,而且刚好驻扎在我们进入北狱司的必经之路上,我们要想经过,必须想法子通过这一座军营。” 叶凌月等人躲藏在了一片小树林中,小心观察着前方的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