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比悲惨?你差远了 - 神医弃女

第177章 比悲惨?你差远了

如此过了三四天。 朝华宫里,皇后柳云秀坐立难安着。 “凌月,你确定,不用去理会颀儿?不如你再派一头小方鹤过去开导开导他,好不容易,颀儿不再排斥和人说话了。” 这对于皇后而言,无疑是一大进步。 “时机还未到,皇后娘娘,你只用按照我的吩咐,把这些水送进去,再过几日,相信六皇子体内的慢性毒素,就该清除的差不多了。”叶凌月并不着急。 她给夏侯颀的水里,加入了一点凤凰泪。 神兽凤凰的眼泪,是绝佳的治疗神水,尤其是对于因为精神力修炼,而走后入魔的六皇子而言,可以让他一点点的清醒过来。 通过小金鹤的反馈,叶凌月可以肯定,这几日,六皇子的精神正在恢复。 但是让人古怪的是,差不都已经恢复了神识的夏侯颀,并没有要求离开侧殿,他似乎并不愿意离开那里,也不愿意,见到皇后。 难道说,除了走火入魔外,还有什么是六皇子顾忌的? 叶凌月觉得,要想让六皇子彻底恢复过来,只有查清楚,他心底真正的顾忌才成。 接下来,只用在合适的时候,探明他走火入魔的真相,最后治疗一番就可以了。 又是一个夜晚。 侧殿里,六皇子夏侯颀枯坐着。 没有了小方鹤的日子,日夜都显得尤其漫长。已经寂静了多日的侧殿里,传来了阵轻微的脚步声,一名宫女,出现在侧殿里。 那名宫女打开了铁栏,听到了铁栏打开的声音后,夏侯颀的身子,微微动了动。 光着脚的夏侯颀,身上只是一件宽松的长袍,长长的发,遮住了他的脸,看上去,他就像是一个幽灵。 透过长发,夏侯颀戒备地看了宫女一眼。 很寻常的宫女服……夏侯颀的目光移动,不留神,正对上了一双眸。 那对眸子莹光闪动,神彩飞扬,犹如上等的黑宝石,一眼望去,看不见深浅。 一张顾盼生姿的脸,映入眼帘,宫女冲着他眨了眨眼,很随意地坐在了夏侯颀的身旁,将手中的食盒放在了他的身旁。 好大胆的宫女,居然敢和他席地而坐? 夏侯颀震惊着,望着这名脸生的宫女,夏侯颀从未在皇后身边,看过她。 “六皇子,还记得我嘛?”听到宫女的声音时,夏侯颀瞪大了眼。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是那头小方鹤的声音。 “你!”夏侯颀霍地站了起来,像极了一只被踩住了尾巴的猫。 “不用那么惊慌,我就是小方鹤的主人,也是皇后请来,替你看病的人。”叶凌月说着,很是随意地打开了食盒,从里面取出了饭菜和一瓶彩虹五珍酿。 已经多日未曾进食的夏侯颀,最初对叶凌月还有些排斥。 叶凌月倒是不急不慢,倒酒吃菜,很是自然,完全不顾夏侯颀的反应。 这饭菜的香味实在是太香了,夏侯颀终于忍不住了,有些撒气地拿起了象牙筷,胡乱吃了几口。 饭菜一入口,他就愣了愣。 这些饭菜,全都是叶凌月用了鸿蒙天的果蔬制作的,入口的口感实在是太好了,夏侯颀忍不住,就吃了起来,不知不觉,就把一个食盒的饭菜都吃光了。 “说说你的故事吧?”叶凌月已经吃饱了,她倒了一杯酒,放在了夏侯颀面前。 “……” “六皇子,你难道不知道吃人的嘴软这个道理?还是说,你打算把这些年装疯卖傻的原因藏一辈子,让皇后娘娘保护你一辈子?”叶凌月嗤笑了一声。 听到装疯卖傻的几个字眼时,夏侯颀猛地抬起了头来,长发飞舞,露出了一双冷冷的眼和不羁的脸。 叶凌月挑挑眉,看清了六皇子夏侯颀的容貌。 本以为,这个“自闭疯癫”的六皇子,会是一副苍白病态的模样,可眼前的这位……虽只有十四五岁,却面若秋月,颜如春日的繁花,刀裁般的眉,面如桃瓣,当得起世上美好的赞扬之词。 叶凌月见过的男子中,也只有凤莘比他略胜一筹。 容貌出众,才学横溢,又懂得精神力,难怪孩童时的六皇子,就已经得了太后和夏帝皇宠爱。 他本该是天子骄子,却又为何一直装疯卖傻。 就连叶凌月都差点以为,六皇子的“疯癫”是因为洛贵妃的毒,如今看来,却是她错了。 “你懂什么!她真的在保护我?若是如此,我当年就不会被其他皇子排挤,还差点死掉。”夏侯颀一激动,他面前的酒杯炸开了。 顿时,酒香四溢,一层朦胧的彩虹雾气,浮现在半空中。 夏侯颀不禁被这其妙的景色攫去了呼吸。 那段封闭在记忆最深处的记忆,被挖掘了出来。 那一年,夏侯颀五岁,他是皇后所生,在皇宫所有的皇子之中,身份最贵无比。 又因为容貌无双,天赋聪敏,很得太后娘娘的宠爱,在所有人心目中,他理所当然是未来太子的候选人。 其他宫中妃嫔的皇子皇女,见了他都尊敬的很,其中就包括洛贵妃所处的四皇子夏侯宏。 由于年纪相仿,夏侯颀经常会找夏侯宏以及其他几位皇子皇女玩耍。 最初时,大伙都对他很是友好。 可是直到有一日,其中一位皇子的母妃羽妃,因为言行失当,被皇后责罚,最后病死。 那些皇子皇女们,就开始疏远夏侯颀。 年幼的夏侯颀什么都不懂,他只是一味地想和姐姐和哥哥们玩耍。 那一日,他被几位皇子皇女一起推进了皇宫的一口荷花塘里,险些被淹死。 他被救上来后,因为惧怕其他皇子皇女的排挤,就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皇后,可是着并没有换来其他皇子皇女的谅解,相反,每当皇后处罚犯错的妃嫔时,夏侯颀都会遭受更严重的欺负。 那时候,只有四皇子夏侯宏还愿意和他玩耍,并偷偷给了夏侯颀一本精神力修炼方面的书籍,夏侯颀就渐渐不再和那些皇子皇女玩耍,开始醉心修炼精神力。 夏侯颀没有想到,这一切,成了一切痛苦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