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 惧内是种病 - 神医弃女

第1769章 惧内是种病

由于妖兵数目众多,四只代表队近百人,没法子扎营,每天只能在野地里休息,还要时不时提防巡逻的妖兵。 四只代表队的队长一合计,决定每天派两支队伍外出巡逻,视察情况,余下两只整顿,商量对策。 可即便是如如此,大半个月过去了,依旧毫无进展。 日子一久,耐性再好的也被磨得没脾气了。 “这都几天了,再这样下去,等到死都没法子进入妖十三陵。我还真有些羡慕六弟妹,这会儿舒舒服服地躺在了营地里待产,你说老天爷咋就不能把我生成个女人。” 秦小川和几名队员在野地里巡逻,不耐烦地嘀咕着。 他这一嘀咕,数道目光,嗖嗖嗖,就如刀子般掷了过来。 其中一道,很是幽怨的,那是来自薄情的。 还有一道嫌弃的,是来自光子的。 最后一道,则是来自帝莘。 秦小川吓了一跳,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就你那熊样,长成女人岂不是要让大伙自戳双目,瞎了算了。” 光子没好气着,踢了秦小川一脚。 光子暗想着,照理说,娘亲这会儿应该已经收到信了吧,她应该已经从赶到九洲大本营了。 不知娘亲会不会告诉阿姐当年的真相。 帝莘收回了目光,心底也有些担心叶凌月。 这个时候,洗妇儿应该已经进入妖界了,如果一切顺利,她很可能和赤太后等人会合了。 “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我们怕是要找条密道,潜入妖十三陵了。” 帝莘说着,看向了舞悦怀里的小白虎。 “可是我们谁也不知道密道在哪里。” 舞悦摇了摇头。 “它知道。” 帝莘把赤烨拽了出来,赤烨剧烈反抗,作势就要往舞悦怀里逃。 “帝莘,小白白怎么可能知道妖十三陵的密道,它只是一头普通的妖虎。” 舞悦护着赤烨。 他是答应过要带帝莘等人进入妖十三陵,可那是在帝莘想法子化解了北狱司的危机之后。 如果没有好消息传来,他宁死也不会让帝莘进入妖十三陵。 “五姐,你忘记了,你是在哪里发现它的?这可不是只普通的白虎,实话告诉你,他是……” 帝莘冷笑,整不死你,他就不是帝莘。 小白虎以飞一般的速度,从舞悦的怀里,跳了出来,冲着帝莘呲牙咧嘴着,示意他闭嘴。 开什么玩笑,要是真让舞悦知道了自己就是赤烨,还每天和她同床共枕,外带偷看她洗澡,舞悦下辈子都不会理睬她了。 赤烨就想不明白了,自己堂堂一个妖帝,怎么就会怕一个小女人呢。 怕她难过,怕她不理睬他。 赤烨越想越窝囊。 “小白白,它怎么了?” 舞悦奇道,她怎么觉得帝莘和小白白的相处模式很怪。 明明小白白很讨厌帝莘的,可又好像很听帝莘的话。 “我是想说,它其实一头很聪明的妖兽,能找到各种隐藏的密道,否则上一次,你怎么会刚好在通天妖王才知道的密道里发现它呢。” 帝莘边笑,边瞥了赤烨一眼。 再不老实点,小心他立马告诉舞悦真相。 赤烨硬着头皮,只得是点了点头。 “哗,这小白虎真那么厉害?幸好上次我没把它阉了泡酒。” 秦小川啧啧称奇着,结果被小白虎狠狠瞪了一眼。 这傻大个,走着瞧,本妖帝一旦恢复,第一个就灭了你。 “事不宜迟,那我们尽快进入密道,不过密道的事,要不要告诉其他两只代表队?” 唐天颂看看帝莘。 “你们以为,陈沐他们会将他们所知的一切,都开诚布公的告诉我们?他们隐瞒在先,我们也没必要坦诚相告。更何况,我想妖十三陵共有十三座大型墓穴群。每一座墓穴群里,都会有相应的密道。” 帝莘说道。 赤烨在旁听得一惊。 帝莘的推测没错,十三古族,看似相互合作,但实则却是相互提防。 每一族,都拥有本族族长才知道的密道。 像是赤烨,他知道的只是赤族的密道,只能通往赤族的帝陵。陈沐上一次,明明已经进入过妖十三陵,且击杀了一名妖王,陈沐至少知道其中的一条密道,他迟迟不进入妖十三陵,显然是在拖延时间。 而且,妖十三陵的所谓帝王妖脉,并非仅仅只有一条。 帝王妖脉只是一种统称,它就如一条宽阔的大江,十三妖族帝陵下的帝王妖脉就是汇聚城这条大江的涓涓细流。 就算是帝莘等人接着赤烨的帮助,进入了十三陵,但想要完成盟主任务,就必须破坏全部的十三条帝王妖脉,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到的事。 哪只代表队能在里面破坏最多的帝王妖脉,才算是这次盟主任务的最终赢家。 “这么说来,我们还是小心谋划的好,务必要准备妥当,才能进入十三陵。” 唐天颂和薄情听罢,决定和帝莘再行商量一番,确定万无一失后,才由密道进入妖十三陵。 正如帝莘他们所猜测的那样,陈沐和金家代表队也正在做着相同的打算。 “我所知道的那一条密道,需要途径一片毒瘴区,那片毒瘴剧毒无比,但它有一定的规律,每个月的初一,毒瘴威力最弱。那个时候,是我们进入妖十三陵的最佳时机。再过两天就是初一了,我们必须瞒着黄泉和五灵代表队,悄然进入。” 陈沐和金暮、奚九夜等人,也正在商量对策。 “陈兄所言极是,我们就依计行事,届时,金家就有奚老弟打头阵,奚老弟你意下如何?奚老弟?” 金暮询问奚九夜,哪知问了几句,奚九夜才反应了过来。 奚九夜这几日,看上去有些浮躁,就连开会时,也时常心不在焉。 “奚兄看上去,似乎有心事。难不成是在关心你那位侍妾肚子里的孩子?” 陈沐调侃道。 他说的,正是洪明月。 陈沐早前也因为洪明月的容貌,对她有所留意。 不过在弄清楚了洪明月不是叶凌月后,陈沐就对她没了兴趣。 倒是奚九夜将一个和叶凌月“真容”长得那么相似的女子留在身边,这让陈沐不由有些怀疑。 不提洪明月还好,一提起洪明月,奚九夜的面色更加阴沉了。 都说女人多了是非多,奚九夜这阵子,终于领会了这句话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