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两个女人一台戏 - 神医弃女

第1770章 两个女人一台戏

十三骑的神将快步走了进来,手上托了两封信。 “大人,府里来信了。” 不消说,金暮等人也知道信是谁寄来的。 “哟,奚老弟真是好福气,家里的两位都记挂的紧啊,这三天两头都有信,而且一来就是两封,真是羡煞我们几个了。” 金暮和陈沐做了个了然的神色,促狭道。 也不知北境神宫的那两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些日子就跟比赛似的,你一封家书我一封家书。 奚九夜本就是冷清的性子,看到家书最初还会拆开看看,到后头见里面尽写得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连看信的念头都没有了。 他强忍着不悦,接过了兰楚楚的信,看了几眼。 至于洪明月那一封,他看也不看。 “奚老弟,为兄是过来人。女人嘛,怀孕的时候情绪特别容易起波动,难免黏了些,你只需偶尔安抚下就好。” 女人怀孕时,真的会比较反常? 那是不是意味着,那女人也会时不时给帝莘写信? 奚九夜一想到这里,心里就闷得慌。 他借口回信,走出了营帐。 “九洲大本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奚九夜随口问道。 他对叶凌月那女人,还是有些提防的,并不信对方会好好地在那养胎,所以留了眼线在那边。 “启禀大人,大本营那边最近遭遇了兽袭,伤亡有些惨重。” “谁问你这些,挑重点说。” 奚九夜冷目一蹬。 九洲大本营管他什么事,一个个都不知道让人省心。 那神将立时心领神会,迟疑了下,说道。 “叶队长的情况都已经命人记下来了,还请大人过目。” 奚九夜接过了一本小册子,上面写着“叶凌月”在九洲大本营的日常起居。 这女人还真“怀孕”了? 吃了睡,睡了吃,饮食作息,全都和孕妇无异。 奚九夜越看越是生气,一挥手,将那本册子丢到了地上。 可转瞬,他又做了一个让神将更吃惊的举动,奚九夜又把那册子捡了起来。 “继续监视,还有留意叶凌月的喜好,包括她喜欢吃什么、用什么、日常起居。” 奚九夜刻意忽略神将眼底的诧异。 他也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很是荒谬,不过是名字相同,叶凌月和夜凌月的性格截然不同。 他却依旧不肯死心,他想知道,关于叶凌月的一切,不肯放过半点蛛丝马迹。 他不断告诫自己,他只是在调查,调查叶凌月和夜凌月是不是一个人。 夜凌月若是真的重生了,他一定要小心防范。 她曾说过,一定会找他们报仇。 她的爹娘,已经害死了他的父亲,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再伤害兰儿和自己的孩子。 奚九夜在心中,反反复复地告诫着自己。 次数多了,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不断地寻找夜凌月,调查叶凌月,只是为了提防她。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看那本小册子时,眼底闪过了了不知明的柔和。 他甚至也没留意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 这倒不是以为奚九夜迟钝,而是奚九夜的身世,让他自小就活在了仇恨中。 在他心目中,唯一感受过的温暖就是儿时兰楚楚在古村落时,对自己的照顾。 兰楚楚也是他至今为止,唯一承认爱过的人。 她与他的爱情,是他心目中,最后的美好。 那份美好,不容任何人亵渎,就连曾经的夜凌月也不例外。 想到了这些,奚九夜说服自己,回了一封信给兰楚楚,信的字里行间,全都是关切之意,就如任何恩爱夫妻那样。 神宫内,兰楚楚接到了奚九夜的信,在再一打听,奚九夜没有给洪明月回信,她的心情立时好了很多。 她就知道,九夜哥哥不会因为那贱人的一张脸,就变心的。 她与他这么多年的感情,当初就连夜凌月都破坏不了,更何况一个来路不明的小贱人。 兰楚楚越想越是得意,就连兰苍要来看女儿,她也没有拒绝。 两人共处一室,兰苍免不得动手动脚,兰楚楚虽然心中厌烦的很,可身子却是抵制不住诱惑。 她心中咒骂着兰苍,可行动上却截然不同,两人又滚在了一起。 那一边,兰楚楚和兰苍行着好事,一室的春光旖旎。 北境神宫的另一边,却是冰火两重。 “没有回信,又是没有回信!奚九夜,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洪明月气得在房中一片乱砸。 侍女们在外,听到里面一阵砰砰啪啪的响声,都面露不屑之色。 “那女人,又开始发疯了,这都第几次了。” “第五次了,听说她想争宠,学着神妃的样给神尊大人写情信,哪知神尊大人压根就不回。” “不要脸的狐狸精,巴巴贴上去,她也不想想,神尊大人和神妃伉俪情深,那可是整个神界都知道的。” “我和你打赌,那女人一旦生下了孩子,神尊大人准会把她送走。” “能不能生下来还是个问题呢,看她一惊一乍的,害我们大伙儿都睡不好。” 屋外的那些议论声,断断续续飘了进来,洪明月砸也砸过了,骂也骂过了,神情枯槁,跪倒在地。 不过是半个多月,洪明月的样子就憔悴了许多。 洪明月在梅园里已经住了半个多月了。 这半个月里,她依旧是寝食难安。 那可怕的怪物,每到了夜半,一定会出现。 洪明月想尽了法子,却没法子捉到他。 而且那怪物身手灵敏,每次都只有洪明月一个人看得到他。 时间一长,梅园里的侍女们开始谣传,神尊大人新带回来的这人族女人,是个疯子。 加之奚九夜的刻意冷落,洪明月已经频临崩溃。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本以为,到了神界,她就可以青云直上,更有希望成为神。 可如今看来,无异是痴人做梦。 奚九夜,那男人,铁石心肠,对他而言,自己只是个生产的工具。 他比洪明月遇到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难对付。 除了兰楚楚,他根本不会对其他女人动心。 什么北境的女军神,压根就没用。 洪明月摸了摸自己的脸,窗外,暮色渐临,她的眼底满是不甘。

下一篇   第1771章 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