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0章 不要小看了女人 - 神医弃女

第1790章 不要小看了女人

紫堂宿身旁,三界鹰不屑地咕咕了两声。 这女人对自家主人的态度可真差,欺负自家主人脾气好不成。 妖界入口可不是人人都能开启的,人界和妖界入口乃是天地法则之下,形成的。 能开辟出入口的人,本身就是具有逆天之力的人。 眼前这女人,应该是神尊级别的存在,但是显然她是不懂得这种天地法则的。 况且,就算她真的可以,她敢在人界破坏天地法则? 那可是大不违的事,听说下三天的神界,故居可多了。 两个月内想要开启,做梦吧。 紫堂宿敲了敲它的脑袋,三界鹰忙用翅膀抱住了头。 “她,可以。” 三界鹰惊呆了,那女人,真可以? 紫堂宿没再多说,他大概也猜到了,云笙接下来会怎么做。 不愧是母女,行事风格都是一样的……莽撞。 他凝视着妖界入口消失的地方,衣袖下,修长的指不由收紧。 人界的战事,因为紫堂宿的出现,迅速平息。 可妖界的这一场战火,在经历了数个月后,却是愈演愈烈,没有半点平息的征兆。 千狱城内,妖王和妖将在清晨时分,收到了昭令。 他们匆匆赶到了千狱殿。 “难道是太后娘娘的病有了起色?” “皇城里如今连一名像样的方士都没有,太后娘娘的病每况愈下,能不能熬下去还是未知数。” “我听说,这一次是赤赤公主发布的昭令。” “那小丫头?她能成什么事。” 正说着,就听到内侍喊道。 “赤赤公主到。” 殿内的议论声停了下来。 赤赤一进来,妖王为首的南幽都的将士们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小公主的装扮姑且不论,她的身后跟着两人。 一男一女,那名女的,容貌不俗,至于那男的,竟是赤狱队长。 赤狱军,那可是赤烨妖帝才能差使的人。 赤狱队长这个时候出现,难道说,公主降服了赤狱军? “今日我召见诸位过来,是想商量千狱城防守一事。” 赤赤胸有成竹,一字一顿说道。 众多妖将和那名妖王没有吱声,他们眼底的不屑之色昭然若揭。 赤赤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个乳臭未干,被保护过度的小公主。 她懂什么防守?居然敢在他们这一群经验丰富的老将面前谈防守。 如今千狱城的情况,防守也坚持不了少天。 众将看向了在场的那一位妖王。 北狱司原本有三大妖王,通天妖王背叛后,还有一名妖王在守护妖十三陵时身死。 如今在千狱城的这位妖王,乃是玉狮妖王。 论起辈分,这位妖王还是赤赤的叔伯。 “公主,本王有话,关于防守一事,本王和几位妖将已经有了周全的计划。” 玉狮妖王取出了一份奏章,呈给了赤赤。 赤赤接过,看了几眼,秀气的眉头越拧越紧。 “公主若是无异议的话,本王明日就带着将士们前去部署。” “此计不妥,万万不能实施。” 赤赤抿了抿唇,断然否决了那名妖王的计谋。 玉狮妖王的计划名为“围魏救赵,”他在奏章上写明,战痕率领精锐之师兵临城下,两方军力相差悬殊,为今之计,只有想法子通过密道,秘密进攻南幽都城。 一旦南幽都城遭遇危机,战痕必定会折返营救,如此一来,千狱城的危机自然迎刃而解。 玉狮妖王对这计划很有信心,哪知赤赤一口就给否决了。 玉狮妖王面色大变,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公主倒是说说,这计划有什么不稳妥的地方?” 他就不信,这小丫头片子,还真有对策不成。 赤赤有些局促不安地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后,才娓娓说道。 “围魏救赵,原本的确是好计。但并不适用于如今的千狱城。一来,千狱城的兵力,本就不足,再冲走一部分,无疑是雪上加霜。二来,战痕虽然亲自领兵,但南幽都国内,防守并不空虚,据我所知,包括阎族在内的几个大部落,族中都囤积了上万兵力,一旦进攻,几大部落一定会群起而攻之。三来,就算不考虑以上两点,战痕已经封锁了进入千狱城的数条道路,即便是有密道,也没法子避开封锁。敢问妖王一句,以上三点,足不足以否定这一份奏章。” 赤赤话音才落,身后的赤狱队长,乃至身前的妖王妖将再是一惊。 赤赤的分析并不复杂,但却是一针见血。 很难想象,这番话会是从没有作战经验的幼女的口中说出来的。 “真是虎父无犬女,当年赤烨妖帝在赤赤小公主这个年龄时,怕也没有这般的见地。” 赤狱队长暗暗吃惊。 他早前服从赤赤,只是因为顾念赤烨的旧情,对于赤赤,他也没有多少的信心。 他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是赤赤的话惹怒了这些北狱司的老将妖王,赤狱军已经做好了誓死保护的准备。 “那公主倒是说说,你有什么良策。” 尽管心不甘情不愿,可不得不说,小公主的这一番分析,让玉狮妖王和那些妖将都对她有些刮目相看了。 玉狮妖王也是暗暗心惊,幸好他没有实施计划,否则这一次,只怕他都会命丧南幽都。 “玉狮妖王方才有一点是对的。我们的兵力,并不是南幽都的对手,硬碰硬,只会损失更惨重。所以我决定,放弃千狱城。” 赤赤此言一出,在场的妖王妖将的情绪顿变。 尤其是玉狮妖王,他气得胸膛起伏不定,当场暴跳了起来。 “小公主,你要北狱司投降!岂有此理,你怎么对得起赤族的列祖列宗,对得起你的皇兄和母后。放弃千狱城,整个北狱司就完了。本王绝不当那缩头乌龟。” 玉狮妖王早前被南幽都的军队重创,对南幽都很之入骨,让他投降,难如登天。 “玉狮妖王,注意你的言辞,公主殿下绝不是那般贪生怕死之辈。” 赤狱队长怒起,正欲拔出了佩剑,却见赤赤小公主抢先一步,只听得“噌”的一声,金戈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