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2章 惊天夜袭 - 神医弃女

第1802章 惊天夜袭

“妖帝大人,求你看在奴婢忠心于陛下的份上,让夕颜妖后放过奴婢一命。” 侍女楚楚可怜地说道。 “你抬起头来。” 战痕大笑之后,渐渐平静了下来。 侍女胆战心惊着,抬了脸来。 夕颜的贴身侍女,虽比不上夕颜的绝色姿容,但也是清丽脱俗。 此刻侍女苍白着一张小脸,那双长睫上沾满泪珠,睫因为害怕,不停地颤动着。 被她用了那种惊吓的眼神看着,战痕的体内,升起了一种火热感。 这才是女人该有的模样。 夕颜在他面前,从未这般过。 她总像是一个女王,从不肯取悦他。 哪怕是两人在行(房)时,她也总是一动不动,到了时辰,就立刻让他离开。 以前,战痕爱夕颜时,对夕颜的冷傲全都能够包容。 可当他发现,他所有的爱慕都没能打动夕颜的铁石心肠时,他终于绝望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战痕的眼神,越来越深邃。 “奴婢叫做弦玉。” 侍女弦玉被战痕的目光灼到了般,慌忙低下了头来,恰好露出了她犹如天鹅般白皙修长的脖颈,昏暗的灯光打在了她的脖子上,很是诱人。 夕颜的背叛,犹如一点火苗,点燃了战痕,而弦玉这般含羞带怯的模样,却是火上浇油。 弦玉惊呼了一声,就见战痕撕碎了她的衣襟,挟起了那名侍女,朝着寝宫中走去。 寝宫内,不过一会儿就穿来了一阵旖旎的声响。 此时的宫殿之内,虎纹猫也走了出来。 殿里,一众南幽都的妖将们已经喝得东倒西歪。 城中,街头巷尾也随处可见喝得醚酊大醉的南幽都的妖兵们。 宫中发现的这批酒,可不是普通的酒,正是叶凌月储藏在鸿蒙天里的彩虹五珍酿。 当然,她不会白白糟蹋了这些五珍酿,这些五珍酿里面可都是加了料的,大量的泄元香,足以让南幽妖兵和战狼军实力狠跌一个档次。 虎纹猫走到了城楼上。 在城楼的最高处,虎纹猫鞠了躬,对着一个窈窕的背影说到。 “主人,一切计划顺利进行。” 那背影转过身来,露出了形貌,正是叶凌月。 “这一次,当真是辛苦你了。” 叶凌月笑了笑,眼底闪烁着狡黠之色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得辣。 她正想着怎么彻底摧毁赤烨妖帝的意志,没想到赤太后那么快就送来了一份大礼。 原来,这些年,赤太后一直在夕颜妖后身旁安插了桩子。 叫做弦玉的那名侍女,就是赤太后一手栽培的,送到夕颜妖后身旁的。 这件事,连老狐狸夕仲都从未发现过。 这些年,南幽都和北狱司一直相安无事,弦玉就一直没派上用场。 两国战事爆发后,赤太后本还想让弦玉暗中打听敌情,哪知弦玉却被夕颜妖后带到了南幽古族。 夕颜妖后怀孕这件事,其实很隐蔽,弦玉在内的侍女并不完全知情。 知道叶凌月告诉了赤太后个中的缘由,赤太后就想起了弦玉这个内应来。 她当即就下令,让弦玉回来。 这才有了今晚的这一幕好戏。 “主人,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妖兵们虽然中了毒,可那毒是慢性毒,妖兵的人数如此之多,就凭我们两个,只怕没法子击杀。” 虎纹猫本以为,叶凌月会联合赤狱军一起出手,哪知道一进城才发现,叶凌月竟是单刀赴会。 “不,你的身份还不宜暴露。更何况,谁说我只有一个人。” 叶凌月刚说完。 城门方向,忽传来了一阵短促的惨叫声。 城楼上,有几名妖兵从城墙上跌落。 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这声音? 难道是北狱司的军队又回来了? 虎纹猫定睛一看,只见城门已经大开。 一条几乎看不到尾的火龙,从城门的方向迅速蔓延而来。 那是由燃烧着的火把形成了长长的火龙。 执着火把的,是数以万计的重铠的兵士 那些兵,并不是虎纹猫早前见过的那些南幽都的兵士,他们甚至不是妖兵,他们的身形比寻常妖兵还要高大,浑身翻滚着黑色的煞气。 盔甲将他们的面貌遮挡住,只有眼的部位,透出了幽绿色的光。 那是来自地煞狱的铁骑,七十二地煞狱的地煞兵们。 他们的跨下,骑着不知名的煞兽。 只听得吁的一声,天空中,传来了一阵风驰电掣般的响声。 几十辆君主战车奔行而来,整个大地仿佛都要震动起来。 那些战车下,是一条条兴风作浪的恶蛟,恶蛟喷云吐雾着,在战车上,站立着数十名地煞君王。 饶是虎纹猫,也被这一幕吓得心魂欲裂。 这些,到底是什么怪物! 他正欲发问,却发现身旁的叶凌月早已不见了。 高高的城楼上,忽有一道身影一掠驰向了高空。 那身影,凌空而立。 她身上的战铠,更加阴森,也更加诡异,昭示着她正是这些怪物的首脑。 “诸位,今夜乃地煞狱的狂欢节,城中所有的生灵,都是你们的盛宴。” “大君主万岁!” 城中,一片雷霆般的欢呼声。 嗅到了新鲜的血和肉的气味,这些来自地煞狱,已经多少年没有品尝过鲜血和肉的滋味的地煞兵们,发出了渴望的欢呼声。 不错,这些全都是地煞狱里的地煞兵们和帝煞君主们。 正如鼎灵所说。 对于恶人而言,以杀止杀,是最行之有效的法子。 那地煞大君主的声音…… 虎纹猫听得心神一震,等到他再度清醒时,那些怪物们已经冲入了城中。 大量的南幽兵士,还在酒醉的睡梦中,就被斩杀。 千狱城里,顿时血流成河。 数十名地煞君主冲入了千狱殿。 那些还抱着酒坛子的妖将们惊醒了过来。 当看到无数犹如从天而降般的怪物冲入殿内时,他们也不禁大惊失色。 他们慌忙拿起了自己的妖器,想要御敌。 可他们一运气,才发现,自己体内妖力,竟活生生少了一大截。 厮杀声,哀嚎声,千狱城在这一晚,变成了真正的炼狱。 在寝宫了,战痕妖帝正伏在了一具白皙的身子上。

下一篇   第1803章 谁主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