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8章 天堂到地狱 - 神医弃女

第1808章 天堂到地狱

夕颜当年痴恋帝莘的事,老一辈的可都是知道的。 可战痕虽然知道,却一直没有私心,一直苦苦追求夕颜。 考虑到当时的南幽族乃是妖界的第一族,战族只是二流族群,战漠北也很支持战痕追求夕颜,更不惜让战痕入赘南幽族。 后来妖祖死了,夕颜心灰意冷,嫁给了战痕。 夫妻俩一起建立了南幽帝国,数百年来,相敬如宾,也并无异常,战漠北才放了心。 可一想到妖祖要回来了……战漠北就有些不淡定了。 战漠北至今记得,当初南幽族的那一场族比,小公主夕颜挑选侍奉。 当时还只是个黄口小儿的妖祖,技压群雄。 当他站在了擂台上,小小的身躯里迸发出一股俯天瞰地的惊人气势。 那一刻,战漠北都胆战心惊。 他当时就已经知道,那小子不是池中物。 在见过了妖祖那般风华绝世的人物后,夕颜当真能死心? 战漠北不由皱起了眉来,看向夕颜的眼神变得冷淡了几分。 “战痕在前线征战,儿媳担心他的安危,所以就求了父亲,带儿媳到帝陵祈福。” 夕颜看出了战漠北的顾虑,她对战漠北这个公公并没有多少尊敬,只是眼下战痕大捷,她还需要和战族打好关系。 夕颜也是机灵,三言两语就搪塞了战漠北。 战漠北一听,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也是有心了,战痕能娶到你这样的好媳妇,也是他的福气。” “妖后和妖帝真是神仙眷侣,让人称羡啊。” 一旁的族长们听了,都是羡慕不已。 夕颜貌美,在妖界首屈一指。 战痕如今又攻打下了北狱司,最难得的是,夫妇俩伉俪情深。 战漠北看看美丽无双的儿媳,再想想儿子,一脸的骄傲。 却不知夕颜听到这些妖族族长的恭维声,心底五味杂陈。 她和战痕,已经生了嫌隙,这些话落到她耳里,只剩了讽刺。 “这些日子,人族可有动静?” 夕仲生怕战漠北看出端倪来,插嘴问道。 他来得晚,不知那些人族猎妖者有没有进入帝陵。 早前,有一只人族猎妖者的队伍,竟然进入了妖十三陵,听说还杀了赤族的一名妖王。 这件事,在妖界的古族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我们在妖十三陵守了好些日子了,没有看到任何人族的踪影,怕是知道了各族的族军在此,吓破了狗胆吧。” 战漠北不屑道。 也就只有赤族那些无用的东西,才会被人族闯入, 难怪赤族连北狱司都保不住。 “诸位,既是无事,儿媳就先进帝陵参拜去了。” 夕颜怀孕后,身子很容易疲乏,她也不愿意和这些族长打交道,说了一声后,就要进帝陵。 可就在这时,就听到一名南幽兵的兵士快步走来。 “族长,你可来了。早几日族里传来消息,说是密室出了事。” 南幽古族的血池,被叶凌月破坏。 这件事因为叶凌月的有意隐瞒,直到了几天后才被南幽古族的人发现。 南幽古族的人大惊,慌忙联络夕仲。 可夕仲那会儿正在路上,考虑到夕颜的安全问题,夕仲没有将行程路线告诉族里的其他人,这样一来,夕仲就错过了知道消息的最佳时机。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夕仲一听密室出了事,面色大变。 血池符阵,对于整个南幽古族而言,都很重要。 它是一个中级符阵,早前替夕颜恢复,就是用了这个阵法。 即便是夕仲这样的中级符师,想要炼制成血池符阵,也至少需要三年左右的时间。 “大概是五六日之前,一名侍女给七位方尊送饭,哪知道就看到七位方尊化为了干尸,倒毙在地。不仅如此,密室的血池也全都干涸了,四周的生灵全都枯死了。那名侍女刚发现时,就被人打晕绑了起来。直到两日前,才被人发现。” 南幽古族的妖兵据说禀告。 血池被毁,这意味着妖符剑的炼化失败了。 难道说赤太后根本没有死?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很快被夕仲给否定掉了。 战痕都已经攻陷了千狱城,赤太后必死无疑。 那密室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除了北狱司之外,还有其他第三方势力插手了此事? 还是说符剑的炼制出了什么问题。 一想到七名方尊的诡异死况,夕仲的神情阴晴未定,他心里牵挂着南幽古族的事,想着只要夕颜进入了南幽帝陵后,他就立刻赶回南幽古族,查明事情的真相。 “报!” 就在南幽古族的兵士刚禀告后没多久,一名兵士也是急急来报。 “你不是战狼军的兵士嘛?怎么到这里来了?” 正欲进入帝陵的夕颜,看到了那名兵士,顿住了脚步。 “妖……妖后。” 那兵士正欲向战漠北禀告,一看到夕颜,面色又是一变。 他支支吾吾着,不敢往下说了。 “大胆,妖后面前,吞吞吐吐什么,快说。” 夕仲一看,呵斥道。 战漠北的脸色也变了变。 这妖兵明明是向他来通风报信的,他还没发话,夕仲倒是先下了命令。 这样一来,不是所有人都以为,南幽都其实是姓夕的这一对父女做主了。 那名妖兵吓得不轻,他看看战漠北,后者冷哼了一声。 “让你说就说,这里的都是自己人,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那名战狼军的妖兵这才壮胆,颤声说道。 “启禀各位族长……千狱城兵变易主,战痕妖帝重伤,至今下落不明。” 那兵士说罢,战漠北的脸色剧变。 他几乎是不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你再说一遍!战痕他怎么了?” 战漠北一把掐住了那名妖兵,气力惊人。 这怎么可能,明明昨日之前,还有捷报说战痕获胜,北狱司被攻破,怎么到了今天,形势大变。 那名妖兵惊恐不已,挣扎之间。 有一块小小的晶石,从他的身上滑落。 那晶石落到了地上,碎裂开。 一道光影,从晶石里钻了出来。 天空,显出了一道影象来。

上一篇   第1807章 帝陵

下一篇   第1809章 撕啊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