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8章 最难过的情关 - 神医弃女

第1818章 最难过的情关

见舞悦一脸受伤的神情,帝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纸总归是保不住火的,反正赤烨也打算一去不回头了,不能让五姐再伤心下去。 “五姐,其实小白白就是赤烨妖帝……” “小白白!” 舞悦忽地抬起了头来,原本满是忧愁的眼中,被欢喜代替。 她快步走过了帝莘,一把抱住了正奔跑而来的小白虎。 赤烨赶回来时,恰好听到了帝莘想要向舞悦打小报告。 “死小子,不就是骂了你几句,居然要害小爷!” 赤烨这厮眼明手快,仗着自己有四条腿,连滚带爬,连忙扑到了舞悦的怀里。 舞悦压根就没有听到帝莘说了些什么。 当闻到了舞悦身上,那股熟悉的犹如阳光般温暖的香气时,赤烨心中一荡。 原本空荡荡的心一下子被填满了。 就在赤烨陶醉在这种香气的时候,他浑然没发现,抱着自己的小女人的脸上,已经从晴转到了阴。 只见舞悦一把拎住了赤烨的尾巴。 手扬了起来,用力打了几下小白虎的屁(股)。 这下子,赤烨和帝莘都愣住了。 帝莘的嘴角抽了抽。 他没看错吧。 五姐打了赤烨?! 啧啧,看不出,五姐还挺有暴力潜质的。 赤烨那一身雪白的毛发一下子变成了猪肝红色。 堂堂妖帝赤烨,居然被一个女人给打了。 而且打得还是屁(股)。 赤烨又羞又恼,死命地用眼去瞪帝莘。 总有一天,他要杀了帝莘那小子,杀人灭口!!! 帝莘的脸有些扭曲,脸色憋得老红,差点没内伤。 舞悦边打嘴上还边说着。 “让你不乖,说都不说一声,就不见了踪影,你知不知道,妖十三陵里多危险。要是你遇到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赤烨气得够呛,可又不敢大幅度挣扎,生怕自己不小心伤到了舞悦。 可到了后来,舞悦的巴掌再没有落下。 有什么热热的,湿湿的东西,滴落在赤烨的头顶。 赤烨抬头一看,就见舞悦泪眼朦胧,小巧而又精致的脸上,满是泪水。 赤烨一看,慌了神,讨好似的低吼了几声。 帝莘见了,摸了摸鼻子,还是很识相地走开了。 舞悦把小白虎丢到了一旁,默默擦着眼泪。 她原本也以为,自己是不在乎的。 不就是一头小妖兽嘛,丢了就丢了,没了就没了。 谁稀罕它了。 她就没见过那么傲娇的小妖兽。 挑食暴躁,还喜欢发脾气。 吃肉只吃生肉,还只吃瘦肉,睡觉喜欢打呼噜,还不爱干净,隔三岔五就喜欢让她给它洗澡、顺毛、麻烦死了。 “你,麻烦死了,麻烦死了。走了就不要回来,还回来干什么。” 舞悦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揪了啾赤烨的两只耳朵。 这女人,又哭又闹的模样,也是有够丑的。 赤烨嫌弃脸。 可是,谁让他就是审美观独特,喜欢她呢。 鬼使神差的,小白虎还是黏答答地爬上了舞悦的膝盖,伸出了舌头,很是温柔地舔去了舞悦的眼泪。 终归还是舍不得啊。 赤烨曾经取笑过帝莘,笑他堂堂妖帝转世,在叶凌月面前,却老是一副老婆奴样。 他也取笑过阎九,说阎九丢尽了天妖的颜面,为了个女人小孩,自甘被封印。 在赤烨看来,这两个都是丢尽了妖族的脸面。 可事情落到了他身上,他才知道。 情之一字,犹如饮水,冷暖自知。 赤烨的舌上,长了一层肉食妖兽特有的倒钩,他动作极其轻柔,舔到了脸上,有些发痒。 舞悦睁开眼,对上了小白虎那双无辜中带着几分讨好意味的眼。 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几分,一股血,就往脑上冲。 小白虎身上有股很熟悉的味道,止不住就让她鼻子里钻。 那股气味,舞悦觉得很熟悉,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在哪里闻到过,她急忙推开了小白虎。 “下次再走丢,我就不要你了。” 舞悦虎着脸,可还是把小白虎抱了起来。 赤烨一脸惬意地窝在了舞悦怀里,默默加了一句。 “再也不走了,这辈子本大爷赖定你了。” 这一夜相安无事。 到了天明之后,四只代表队再次会合。 “诸位,陈某昨天的消息有误,北狱司的赤太后没有死,她还加强了赤帝陵的防守,这对我们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陈某提议,不如我们改变下策略,共享彼此手中的帝陵密道地图。四只队伍一起行动,以求更快地突破妖十三陵。” 陈沐一脸的友好。 北狱司还在,那陈沐想要趁火打劫的计划也就不能顺利实行了。 他和奚九夜商量了一个晚上,都认为,在这种时候,还是彼此合作的好。 合作嘛? 章全看了看帝莘,帝莘点了点头,他也对陈沐手中的密道图有兴趣。 至于唐天颂等人,也没什么意见,反正密道图原本就是帝莘提供的,他们只不过是捡了现成的便宜。 于是陈沐和章全都各自拿出了彼此手中持有的密道图。 这一对比,两方人马都吃了一惊。 陈沐吃惊的是,五灵代表队手中,居然有四五份密道图。 帝莘等人吃惊的是,陈沐手中持有的密道图,居然也有四五份之多,而且和他们早前预料有出入的事,陈沐手中持有的密道图,只有一份是和他们重合的,也就是狮猿帝陵,其他的都是不同的。 他们如今手中,已经拥有了近十份密道图,撇开早前已经被破坏吸收的风蟒、血蝠和狮猿,还有近七份密道地图。 这也就意味着,除了赤族、南幽古族和战族之外的所有帝陵的密图,其他帝陵的密道图都已经齐了。 “这倒是个天大的惊喜。只不过,你们手中,真的没有三大古族的密道图?” 陈沐意有所指得看了眼舞悦怀里的小白虎。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伙如今都被困在了妖界,难道我们还能藏私不成?” 章全不满道。 “章队长不要误会,我只是随口说说,听奚兄说,昨夜他恰好看到了那位女队员怀里的小白虎出现在赤帝陵,看它的样子,还挺熟门熟路的。” 陈沐意有所指地看向了舞悦和小白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