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7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 神医弃女

第1827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废后”两字一出,夕颜花容失色。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战痕,再看看战痕怀里吓得瑟瑟发抖的弦玉。 她想起了时曜晶里的一幕,那个看不清楚容貌的女子,承欢战痕的身下。 那身段还有声音,如今想来,和弦玉的确很像。 夕颜顿时了然,勾引战痕的那个女人,就是弦玉。 以前弦玉跟在她身旁时,一直恪守本分,从未有过半分差错,夕颜才会将她当做心腹,这些年,事儿大小几乎没瞒着她。 夕颜怎么也想不到,这厮却是个白眼狼。 “弦玉,你个贱货,你到底和战痕说了些什么?” 夕颜扑上前去,就要去扭打弦玉。 战痕哪里肯让夕颜近身,一掌挥开,将夕颜扫到了一旁。 那气力不小,夕颜又没想到战痕会伤她,脚下一个踉跄,硬生生被甩到了一旁。 这一摔,夕颜只觉得腹中绞疼了起来,身下有一股热意流了出来。 身上那一身华美的衣裳染成了红色,她捂住了腹下,指缝间,血色清晰可见。 “颜儿!” 夕仲见势不妙,忙要搀起夕颜。 “父亲,我的肚子……”夕颜疼得厉害,绝望之下,再看战痕,只见他一脸的无动于衷,反倒将弦玉护在身后,唯恐有人伤了她。 心阵阵抽疼,竟是比腹下还要疼痛几分。 “战痕,你敢伤颜儿,老夫和南幽古族与你势不两立。” 夕仲一看夕颜的模样,就知她的孩子再也保不住了,不仅孩子难保,夕颜的名声也全都毁了。 遭人族****,被战痕废后,夕颜和南幽古族的颜面全都丢光了。 “夕仲,你命人追杀我,又用时曜晶让我声名狼藉,你我两族早已是势不两立。” 战痕目光阴冷。 夕颜的身下,血流不止,她痛苦不堪的神情,让战痕生出了一种病态的快感来。 追杀?时曜晶? 夕仲一听,觉得不对头。 他什么时候派人追杀过战痕,还有时曜晶分明就是赤太后的爪牙偷走的,怎么战痕一口咬定,是他动的手脚。 夕仲顿时心领神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有人想暗中挑拨南幽古族和战族的矛盾,让两族决裂。 至于挑拨之人,一定和赤太后或是人族猎妖者有关。 “战痕,这其中怕是有误会,你和颜儿夫妻一场,数百年的感情岂能如此轻贱。” 夕仲还未说完,就听得呸的一口浓痰,朝着他射了过来。 夕仲正替夕颜止血,不好躲避,那口痰不偏不倚,就落到了他那张保养得宜的脸上。 “夕仲,你这老匹夫,欺人太甚。你和你那贱人女人做出了这等丢人的事情,居然还想我儿原谅你们?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我告诉你,就算是战痕不废后,我这个当爹的,都要让他废。不要脸的婊(子),还敢说自己肚子的脏肉是痕儿的骨肉,快把后印交出来,否则别怪我战族翻脸无情。” 战漠北气得满脸通红。 他先抱孙子都想疯了,没想到夕颜这些年,居然害死了这么多战痕的孩子。 “你们敢!南幽古族也不会怕了你们战族。” 夕仲止住了夕颜的血,一脸的铁青,只见他浑身精神力翻滚,一张古符自他手中形成,那古符在半空中自焚燃烧,古符之上,盘踞着到狂暴的雷闪,这符正是南幽古族的雷行符。 那符上凝聚了刚猛的金之力,雷闪轰鸣不止,呼啸着朝着战痕和他身后的那个女人霹去。 战痕亦不是善茬,他药力凝聚,手中多了一把数丈长的妖枪。 只见他手腕一震,那妖枪化为了一片骤雨,突突数声,夕仲的那一枚妖符上,登时多了几个透眼窟窿。 妖符上,燃起了一片火,妖符化为了的灰烬,纷纷扬扬落下。 夕仲哪肯作罢,气得青筋迸出,妖和战痕拼个你死我活。 “住手,父亲。” 就在夕仲盛怒之时,夕颜叫住了夕仲。 夕仲想要上前搀扶夕颜,却被她推开了。 夕颜缓缓起身,凄楚地笑着。 这个男人,与她同床共枕那么多年,夕颜曾经以为,她对战痕很了解。 可直到今日,她才发现自己从没有真正认识过他。 他所谓的爱,就如过眼云烟,散了就散了。 她的衣裙已经染成了血色,昔日那张姿容绝美的脸伤,像是一瞬间老了十余岁,就如一朵残花。 她取出了身上的后令,看也不看一眼,摔在了地上。 那后令应声而裂,上面雕刻精美的那一朵夕颜花,也化为了碎片。 战痕目光一缩,没想到夕颜连半分惋惜都没有。 后令,是他当年迎娶夕颜时,亲自命人替她雕琢的,用得是妖界难得一见的冰玺。 上面那一朵夕颜花栩栩如生,冰清玉洁,正如夕颜本人。 如今玉碎瓦难全,他和夕颜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战痕,你,很好。我夕颜在此对天起誓,你近日对我的羞辱,我终有一日,要全部还给你。战痕、弦玉、战族,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夕颜大声笑了起来,那笑声,听着很是刺耳。 夕颜何等骄傲之人,今日发生的一切,对她而言,当真是比死还要难受。 战痕的心底,攀上了不祥之感。 可不等战痕细究个中的异样,一名战族的妖兵浑身是血,从外冲了进来。 “启禀妖帝大人,族长大人,战帝陵被攻陷了!” 战痕父子俩大惊。 “来人,立刻返回战帝陵。” 战痕和战漠北父子气得咬牙切齿,没想到人族居然如此卑鄙,会选在今晚进攻。 父子俩匆匆带着妖兵离去。 夕仲听闻人族进攻战帝陵,也是又气又怒。 显而易见,他和战氏父子俩,都被人族的那些猎妖者给算计了。 战帝陵凶多吉少,下一个,很可能就是南幽古族。 “父亲,你送我回帝陵。” 夕颜虚弱的声音,唤回了夕仲的意识,他看看女儿的模样,摇了摇头,神情复杂,扶着夕颜返回了南幽帝陵。 南幽帝陵内,灯火通明。 “颜儿,今日的事,你做得实在是太糊涂……” 夕仲刚要责备夕颜,忽觉得腹下一阵剧疼,腰上已经刺入了一把匕首。

上一篇   第1826章 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