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 人性的泯灭 - 神医弃女

第1828章 人性的泯灭

匕首穿心而过,鲜红的血溅落一地。 夕仲的老眼里,闪过了一丝悸动,他僵硬着转过身来。 身后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夕颜。 夕颜的脚下,夕仲的鲜血汇聚在一起,正在形成一个小型的血池。 “颜儿,为什么?” 夕仲捂住了伤口,想要拔出那把匕首,可夕颜一步跨上前去,她的五指落下,刺入了夕仲的头颅。 夕颜指上,火红的丹蔻和夕仲的血混在一起,显得愈发的妖娆。 夕颜那张憔悴的脸上,满是疯狂之色。 “父亲,你就安心上路吧,等我吸取了你的妖力,成了中级符师之后,我会帮你完成遗愿,让南幽古族一统妖界。” “颜儿,你疯了……你疯了!” 夕仲犹如一只垂死的困兽,想要挣开夕颜的匕首。 可夕颜非但没松手,反倒又将匕首刺入了几分。 “对,我疯了,战痕负了我,你又逼我,帝莘不爱我,你们每一个人,都想逼死我。我一心想要成为中级符师,可若是正常修炼,我再修炼五十年也难以突破。但是只要我两名至亲的血,再吸收了你的妖力,就可以突破成为中级符师。成为中级符师,我就能打开太虚墓境,找到桃花蛊神木,到时候,谁也不能拦着我和帝莘在一起了。” 夕颜那张惨白如纸的脸上,漫起了疯狂之色。 她忽然拔出了那把匕首,将匕首对准自己的腹部,狠狠刺下。 那残留在她体内的胎儿的血,也滴落在血池里。 两股血融合在一起。 由鲜红色变成了黑红色,血池如变得越来越粘稠,犹如岩浆一般,滚滚沸腾了起来。 整个南幽帝陵里,被血光笼罩,弥漫着让人反胃的血腥味。 夕颜的确已经疯了,被身旁这些所谓的爱她的人逼的。 在旁人眼中,夕颜一直是天之骄女,可她活了那么久,又有几件事是随心所欲的。 战痕的背叛,夕仲的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 她以为躲避在南幽帝陵里,修炼城中级符师,就可以摆脱这一切。 可她在南幽帝陵里呆了近一个月,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子突破到中级符师。 在她心灰意冷之时,却让她看到了南幽古族符师的一个修炼邪法,那就是用两名至亲至爱的人的血,炼制成血池符阵。 夕颜刚看到,也不敢尝试。 可战痕害得孩子没了,夕仲不安慰她,还责备她。 夕颜此时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一切对不起她的人都死了个干净,哪怕夕仲是她的父亲也如此。 战痕废后,整个妖界都知道,她被人族****。 如今唯一还能支撑夕颜活下去的,就只有和底薪一起双宿双栖。 夕颜自知,父亲夕仲绝不会真的让她和帝莘在一起,她唯有杀了夕仲,进入太虚墓境,用上古妖符控制了帝莘,才能真正拥有他。 届时,她就和帝莘离开妖界,两人隐世而居。 “颜儿,你会后悔的……都是为父的错,为父不该逼你。为父不怪你,可我的孩子,你不能爱帝莘……唯独他,不可以……不可以啊。” 夕仲的体内,鲜血和生机一点点流失。 随着血池的扩大,夕仲的身子最终被血池吞没。 “帝莘,你放心,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拦我和你在一起了。” 夕颜看着夕仲被血池吞噬,嘴角扭曲地笑了起来,眼角有血水般的眼泪流下。 她缓缓除去了身上的衣物,步入了血池之中。 大量的妖力,朝着她的四肢百骸涌去…… 南幽帝陵里,女戮父的惨剧已然发生。 战帝陵内,当战痕父子俩赶回战帝陵时,战帝陵外,已经是尸骸遍地。 战漠北留在战帝陵的三分之一兵力,全军覆没。 “混账,藏头露尾的人族,有本事就出来与本族长一战!” 战漠北在战帝陵外怒吼道。 话音才毕,就见战帝陵的陵墓石门打开了。 数十名人族猎妖者从里面走了出来。 虽然战帝陵被攻陷了,可是让陈沐等人郁闷的事,他们并没有在战帝陵里找到帝王妖脉。 也不知战族把他们的帝王妖脉藏在了何处。 战痕气息一凝,在那些人中,他看到了帝莘。 战痕见了帝莘,新仇加上旧恨,分外眼红。 “帝莘,是你,想不到当年杀戮了无数人族的妖祖居然和猎妖者勾结,进攻妖族圣地。” 战痕再看了眼帝莘身旁的其他猎妖者。 发现帝莘的这些同伴,个个身手不烦。 帝莘是妖界的人? 猎妖者代表队的其他人听罢,看了看帝莘。 尤其是陈沐,在听到帝莘竟然是妖祖时,眼底有贪婪之色闪过。 而奚九夜也是一脸的了然,想不到,帝莘居然也是妖。 那女人知道他是妖嘛? 而五灵代表队和黄泉代表队的众人并没有太过意外。 帝莘的身份,他们早就有所猜测。 只是帝莘是他们的同伴,无论他是人还是妖,他都是他们的同伴。 帝莘将众人的反应一一看在眼中,看到了五灵和黄泉代表队的众人的态度后,帝莘颔首表示感谢。 “战痕妖帝,你无须挑拨离间。过去的事,我一件都不记得了,包括你和夕颜当年对我做的事。只是有些事我不记得了,但有些事我记得一清二楚。我今日前来,并非为了帝王妖脉,我是来找你报仇的。” 帝莘说罢,只见他身法一变,就如一颗流星,不等战痕看清,身影已经到了战漠北的身前。 九龙吟化为了一道剑光。 那剑光就如惊瀑般飞掠而下,战漠北嘭的一声,身子已经被击飞了出去。 战痕飞身而去,铁拳轰出,蛮横的拳力对上了帝莘的剑气。 拳风和剑气,冲撞在一起,化为了一道气浪,帝莘和战痕父子俩同时被逼退了数步。 可就在战痕以为自己顺利救下了战漠北时。 他的身前,诡异地出现了另一个“帝莘”, 那“帝莘”手起剑落,战痕身前一阵裂疼,身前的铠甲碎裂开,身上留下了道数寸深的血槽子,只要战痕退得再慢半步,九龙吟就足以刺穿他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