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9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求月票) - 神医弃女

第1829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求月票)

碎裂的盔甲下,战痕的伤口很深,隐约可见白骨。 元神分身? 战痕没想到,帝莘在只拥有三分之一灵魂碎片的情况下,竟还能生成元神分身,那分身的实力,比起帝莘本尊来,也是不相上下。 一个帝莘已经很难对付了,更何况是两个帝莘。 转瞬之间,战痕就已经有了主意。 他和帝莘之间,早晚要有个了断,战痕决定送战漠北和弦玉离开。 “虎纹猫,立刻护送老族长和弦玉夫人离开。” 战痕说罢,示意战漠北等人先行离开。 哪知虎纹猫等人彼此使了个眼色,虎纹猫飞掠而起,与几名战狼军的兵士制住了战老族长和弦玉夫人。 “虎纹猫,你这是做什么!” 战痕大惊。 “抱歉了,战痕妖帝,在下效忠的乃是凌月大人。奉凌月大人之命,要辅助帝莘大人攻下妖十三陵。” 虎纹猫制住了战漠北,义正言辞道。 战痕如今声名狼藉,连对他曾经忠心耿耿的战狼军,也在虎纹猫的秘密策动下,背叛了战痕。 战痕倏地变了脸,凌月大人,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仅仅是战痕,其他代表队的人,尤其是陈沐奚九夜等人听到那妖将居然是叶凌月的手下时,面色各有精彩。 奚九夜心底暗忖,那女人不是在养胎嘛,怎么会突然……难道说,这一切都只是障眼法。 陈沐却是了然地笑了笑,他就知道,以叶凌月那种女人,又怎么会乖乖的在帝莘背后,想来,这一切都是她早就谋划好的。 帝莘听得一惊,再看看虎纹猫。 他留意到,虎纹猫身上的妖纹有些特殊。 “你是凌月的手下?她在哪里?” 帝莘本以为,赤太后重掌政权后,叶凌月应该很快就会赶到妖十三陵来。 哪知道足足等了一个月,依旧没有洗妇儿的踪影。 他虽对叶凌月很有自信,但苦苦等候不到叶凌月的消息,帝莘心里不免忐忑。 “帝莘大人,凌月大人一切安好。她帮助赤太后击退了战痕妖帝后,行踪暂时不明,但是她告诉属下,潜伏在战痕妖帝身旁,等到时机成熟,就帮助帝莘大人里应外合,击杀战痕妖帝,攻破妖十三陵。” 虎纹猫并没有见过叶凌月,只是早前听叶凌月说过,她的双修伴侣帝莘就在妖十三陵。 眼前这些人族猎妖者,个个器宇不凡,可虎纹猫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帝莘。 只因帝莘身上,有一股让虎纹猫退避三舍的惊人气势。 那气势,气吞山河,帝王之气浑然天成,饶是当了几百年的战痕妖帝在帝莘面前,都犹如萤火和明月争辉,微不足道。 在见到帝莘之前,虎纹猫见识了叶凌月身为地煞大君主时的可怕气势,当时他在心中腹诽,不知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当大人的双修伴侣。 直到见到了帝莘,虎纹猫才不由叹服。 虎纹猫不由想起,在妖界,曾有人说战痕妖帝和夕颜妖后乃是天作之合,可在他看来,和叶凌月帝莘一比,战痕和夕颜根本就不算什么。 叶凌月不仅有虎纹猫这样的小弟,居然还出现在千狱城? 那么说来,千狱城之难真的是她解除的? 赤烨在一旁听得有些羞愧。 “六弟,这是怎么一回事?六弟妹不是怀了身孕,在九洲大本营静养嘛,怎么又跑到了千狱城?” 舞悦一脸的不解。 今晚反转的也太快了,先是突袭战帝陵,再是战痕的人成了六弟妹的人,众人都是一脸的茫然。 “就是,就是,六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和六弟妹是不是瞒着我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秦小川不满道。 “只有你这种蠢货,才会相信凌月真的怀孕了。” 光子没好气道,从阿姐的言行举止看,她和帝莘根本没成男女之事。 秦小川智商着急挠了挠头,他是真不知道,谁让他是个在室男,对于这种事,一点都不知。 光子这般一说,在场众人的反应大不相同。 帝莘眼角余光瞥了眼奚九夜和陈沐。 陈沐面上难掩喜色。 奚九夜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得知叶凌月没有怀孕,他松了口气,可心底又有些激愤。 那女人未免也太不知检点了,怀孕这种事,又岂能随便让人谣传。 她难道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将来嫁不了人,还是说,她心底只有帝莘一人,非君不嫁,所以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奚九夜越想越不是滋味。 “战痕,你不用管我们。” 战漠北被虎纹猫所制,恼怒之余。 “帝莘,你我本是兄弟一场,我们会落到今时今日的地步。我知你还恼恨我当年杀害你的事,那事是我一人所为,与我父亲无关,把他们都放了,你我大可放手一搏,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战痕怒极反笑。 和夕颜决裂之后,战痕对帝莘的敌意,反倒消退了。 这么多年来,他嫉妒帝莘,避讳帝莘,甚至恐惧他,可只有战痕自己才知道,他内心是多么的渴望,有朝一日,能和帝莘成为兄弟,就像是帝莘和阎九那样,无所不谈,为彼此,可抛头颅洒热血。 只可惜,在友情和兄弟情之间,战痕最终还是选择了爱情。 一步错,步步错。 最终,战痕落到了一败涂地的地步。 帝莘蹙了蹙眉,显然是在思考战痕的提议。 “不行,战族的人不能走。战族的帝王妖脉还没有找到。你,把人质交给我们。” 陈沐命令虎纹猫,把战漠北等人交出来。 帝王妖脉代表了一个妖族的最强实力,帝王妖脉不毁,战族就不灭,战族是仅次于赤族和南幽古族的第三大妖族,他们的帝王妖脉,一定要摧毁。 一旁的陈沐听罢,一挥手,九洲代表队的人蜂拥而上,拦在了虎纹猫等人的面前。 “没有帝莘大人的命令,我们战狼军不会听命于其他人。” 虎纹猫也是不甘示弱。 眼看两方人马相互对持,一旁的战痕说道。 “帝莘,难道你不想救阎九了,只要你放了我们,我就告诉你救阎九的法子。” ~赶回程太累,大晚上才到家。凌晨先一更,余下的白天更。六一儿童节快乐,新的一个月,爱大芙的就投保底月票哦,按下一页,投投投,票多加更~

下一篇   第1830章 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