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0章 谈条件 - 神医弃女

第1830章 谈条件

战狼军的突然叛变,帝莘和一干人族猎妖者的围攻,让战痕意识到,他已经众叛亲离。 虽说战痕已经心灰意冷,可身为南幽都的妖帝,战族的少族长,战痕并没哟绝望。 妖脉未破,哪怕没了帝陵和南幽都,只要他先想法子逃离,返回战族,就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战痕并没有忘记,自己手上还有一个重要的筹码,那就是阎九。 阎九和帝莘情同手足,战痕相信,帝莘绝不会置阎九的生死于不顾。 果不其然,帝莘一听到阎九的下落,不免动容。 阎九的下落,帝莘已经从赤烨口中得知。 但赤烨也说过,就算是知道了阎九的下落,也没法子救出阎九。 想要解除封印,除了南幽古族外,也就只能求助战痕了。 帝莘看了眼虎纹猫,后者心领神会,放开了战漠北。 九洲代表队的猎妖者们,依旧拦在战漠北的前头。 战痕也不急,看了眼帝莘,他深知阎九对帝莘的重要性。 “只要我们平安无事,我自会告诉你救阎九的法子,放心,那法子绝对有效。换成了夕仲那老头子,未必会老老实实告诉你破解之法。” 战痕倒是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夕仲还真没法子说了,死人是永远不会说话的。 “帝莘,战氏父子不能放,战帝陵的帝王妖脉还没有找到。” 陈沐不满,眼看战痕父子都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时不杀他们,更待何时。 战族的帝王妖脉,是仅次于南幽和赤族的妖脉。 一旦被迫,意味妖十三陵已经崩塌了一半,势必也会影响南幽和赤族的帝王妖脉。 “放人,我不说第二次。” 帝莘全然不顾陈沐的话。 他甚至懒得多看陈沐一眼,目光如刀片般,从哪些九洲代表队的队员们的脸上一一剐过。 那些被帝莘的目光扫过的队员们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脚下无意识地挪开了步子,不顾陈沐的命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战痕这才快步上前,扶住了战漠北。 战痕再看了眼自己的那些老部下。 “今日的情形你们也已经看到了,谁还愿意跟着我们父子走的,就跟上。我战痕保证,只要有我和战族在的一天,就不会亏待了你们。” 战族的那些妖兵们,大部分没有动。 只有几百名战族的老部下,走到了战痕的身后。 让战痕和虎纹猫都有些意外的是,看似娇柔懦弱的弦玉也选择,跟着战痕走。 “弦玉,你?” “战痕大人,奴婢已经是你的人,你走到哪里,奴婢就跟你到哪里。” 弦玉柔声说道。 在经历了夕颜的伤害,战狼军的背叛后,战痕想不到,弦玉居然还愿意跟随他。 他的心底,注入了一股暖流。 他才发现,他这些年的痴恋,全都是镜花水月,好在黄天不负,他还有个弦玉。 战痕握住了弦玉的手,满脸的激动。 他在心底暗道,只要他有东山再起的一天,他一定要让弦玉成为他的妖后。 虎纹猫见弦玉跟着战痕走,只当她是真心喜欢上了战痕,人各有志,他也不说破。 “这里面有关于阎九解除封印的法子,是当初夕仲告诉我的。帝莘,我战痕落得今时今日的下场,并非是我不如你,而是我所爱非人。你也不用太得意,人族狡猾,你那双修伴侣也非寻常人,但愿你比我幸运,不要看错了人。” 战痕丢给了帝莘一封信。 战痕一番冷静后,思前顾后,才发现,无论是他还是夕仲,都被人族给忽悠了。 尤其是帝莘的那名双修伴侣,声东击西,不声不响,就潜入了北狱司,让战痕和夕仲合作的大好形势,被全盘倾覆,更让两族彻底决裂。 战痕不禁想起了那一晚,在通天部落时,见到的帝莘的伴侣。 印象中,那女子其貌不扬,战痕几乎是不记得她的容貌。 他当时还曾怀疑过,以帝莘的眼力怎么会看上那样的女子。 可如今想来,那女子有一双璀璨若星辰的眸。 有那样的眼眸的人,又怎会是池中物。 如今想来,那女子的手段,委实让人避讳。 不得不说,这一次妖界动乱,叶凌月就是那一把藏得最好,磨得最锋利的刀。 帝莘展开信一看,正是夕仲的亲笔信。 于是不再阻拦,战痕带着战族的残兵就要离开。 陈沐正要阻拦,哪知黄泉和五灵代表队的队员们往前一站,再加上战狼军的数千名兵士,愣是让九洲和金家代表队的人寸步难行。 “混账!” 陈沐气得额头青筋迸出,正欲发作,却见一旁的奚九夜使了个眼色。 却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正是奚九夜在传音入密。 “陈队长稍安勿躁,这时候不宜和帝莘硬碰硬,我们应当……” 陈沐听罢,这才神情稍缓,放任战痕等人离开。 “帝莘,你这算是什么意思,眼看战族就要全军覆没,你却放虎归山。还是说,就像战痕所说,你也是妖族。” 陈沐目光不善,逼问着帝莘。 “陈沐,你不要乱说话。我六弟怎么会是妖族,光是他在九洲地榜上的排名,就足以说明一切。” 秦小川第一个站出来袒护帝莘。 “说得没错,帝莘的为人,我们五灵代表队上下,都可以用人头作担保。谁要是和帝莘过不去,就是和我们五灵代表队过不去。” 章全和一干五灵代表队的队员们,也站了出来。 黄泉代表队的其他队员虽然没发话,但也都站到了帝莘的身后。 四只代表队分成了两派,分别拥护帝莘和陈沐。 “诸位,眼下可不是内讧的时候,别忘了,我们还有赤帝陵和南幽帝陵没有攻破。这时候闹内讧,只会削弱我方的实力。帝莘有没有勾结妖族,一时之间,难成定论。依我看,为了避嫌,接下来的行动,帝莘不宜再参加。” 奚九夜见双方互不相让,忽插嘴道。 奚九夜在代表队中,鲜少说话,可他的话,无疑是很有分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