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大写的一个悲剧 - 神医弃女

第1833章 大写的一个悲剧

赤烨一听,顿住了脚步。 南幽都那帮人?说的就是战痕他们? 难道说赤狱队长等人不在帝陵把守,是去追战痕那帮人去了? “太后下的命令,队长这一次,十之八九能成功。” “啧啧想不到堂堂的南幽帝,会落了这么个下场。” “可不是嘛,战痕声名狼藉,死有余辜。” 几名妖兵议论着,言语间,满是对战痕的不屑。 战痕父子如今穷途末路,赶尽杀绝这种事,的确像是母后的手笔。 赤烨听罢,这才放弃了去找赤狱队长的念头。 只是对于赤狱队长能不能真的杀了战痕父子,赤烨可不敢妄下定论。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战痕终归是妖帝,但被赤狱队长这么一追击,战痕父子俩的逃亡之路,怕就要崎岖难行了。 赤烨的猜测没有错,战痕父子俩踏上的并非是逃亡之路,而是死亡之路。 战痕和帝莘讨价还价之后,逃离了战帝陵。 他一路上还很小心,生怕帝莘出尔反尔,追上来,一路走走停停,到了天明前后,战痕才喘过了一口气。 帝莘还算是言而有信,并没有派兵来追。 “战痕,你不打算回南幽都了?” 战漠北的气色大好,他早前和帝莘简单的交过手,被帝莘的九龙吟所伤,他本以为战痕逃离帝陵后,会返回南幽都,毕竟在战漠北看来,战痕依旧是妖帝。 可看看赶路的方向,战痕显然不打算回南幽都。 “父亲,南幽都只怕早就不是我们的地盘了。夕仲那老家伙,在我兵败千狱城时,就已经命人占据了南幽都。此番我废了夕颜的后位,夕仲对我恨之入骨,又怎会让你我在踏入南幽都。” 战痕摇了摇头。 这些年,他痴恋夕颜,夕仲父女俩的势力,渐渐渗透了南幽都的每个要害,他如今发现,已经为时已晚了。 “即便如此,夕仲也不可能一手遮天。也许你可以试着,笼络几大妖王,他们的势力,未必比夕仲父女弱。” 战漠北还存着一线希望。 “父亲,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指望那两名妖王会帮助我?不说其他,我封印了阎九,这笔账阎立妖王一直记在心上。我前往帝陵的途中,就已经得到了消息,阎立所在的阎族已经公开对外宣布,阎族脱离南幽都的统治,自立为帝。” 战痕叹道。 如今,他和战漠北,只剩了返回战族一条路可走了。 战漠北听罢,并没有太过失望。 “战痕,你可千万别丧气,你我父子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过是一个南幽都而已,只要战帝陵的帝王妖脉还在,战族就不会垮。” 战漠北一说,战痕原本沮丧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期盼之色。 “父亲,你说的可是战族的帝王妖脉?早前帝莘那帮人没能在战帝陵里找到帝王妖脉,难道说,你真的将帝王妖脉藏了起来?” “就凭他们也想找到战族的帝王妖脉,简直就是做梦。”战漠北啐了一口,面有得意之色。 战漠北看看四周,确定没有第三人在场后,战漠北才又开了口。 “就算是那帮人,将整个妖十三陵都翻过来,也不可能找到帝王妖脉,因为战族的帝王妖脉就在你身上。” 战漠北看向了战痕。 “什么!父亲,你这话可是真的?” 战痕大惊。 “自然是真的,当年,你还只有几个月大,我带着你进入战帝陵。我听说,帝王妖脉乃是天佑祥瑞,能给人的修炼带来莫大的好处,拥有帝王妖脉之后,更能身具帝王之相。我就请了一位战族一名最古老的方尊,让他设法,将帝王妖脉转移到你身上。” 战漠北这才告诉了战痕,帝王妖脉的事。 战漠北的初衷,是想让战痕能得到帝王妖脉的庇护。 事实上,战痕的身体被植入了战族的帝王妖脉后,也的确改善了体质。 他不仅修炼起来比旁人更加迅速,自小就得了帝王之息,这才造就了战痕伺候一路顺遂的妖帝之路。 “所以,只要你一天身怀帝王妖脉,战族的气运就会永远保护你。这一次,你虽然遭遇了挫折,可帝王妖脉并未被损坏。只要我们返回战族后,休养生息,战族一定还能崛起。” 战漠北一脸的骄傲。 能承受得住帝王妖脉的人,放眼整个妖界,都没几个。 战漠北也不是第一个试图将帝王妖脉融入战族子嗣的人。 纵观战族建族千余年,有不少族长都尝试着在自己的子嗣身上植入帝王妖脉,但除了战痕,无一成功过。 那些植入帝王妖脉失败的婴孩,无一例外,都会被帝王妖脉吞噬。 而他的儿子,战痕却承受住了。 光是这一点,战漠北就觉得很是骄傲。 战痕听了,却是沉默不语。 战漠北的做法,很是偏激,若是战痕没有承受住帝王妖脉,岂不是要被帝王妖脉吞噬? 更不用说,当初夕仲之所以看中战漠北当他的女婿,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认定了战痕身上有帝王之息。 可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战痕这才发现,一直表现的深爱自己的战漠北,说白了,也不过是将他当成了一件工具。 爱情没人,亲情也不过如此。 战痕顿觉心灰意冷,独自一人行了出来。 “妖帝大人,你看上去似乎很不开心。” 身后,弦玉从营帐里走了出来,跟了上来。 战痕看了眼弦玉,将她搂在了怀里。 “弦玉,这世上,根本没人爱过我,夕颜如此,父亲大人也是如此。我战痕一生,就是个悲剧。” “妖帝大人,你怎么会这么想,你不是还有弦玉嘛。” 弦玉说着,柔软的手,抱住了战痕的精壮的腰身,那双柔情似水的眸子里,一圈温柔的涟漪之色泛滥开。 战痕心中一荡,喃喃道。 “对,好在还有你,也只有你才会陪着我。” 战痕唏嘘不已,他话音才落,忽觉腰间一阵骤疼袭来,怀里的弦玉五指如钩,刺入了战痕的心窝处。 ~月票加更送上,算作儿童节礼物,大家还有月票的,也一并送给大儿童芙子做儿童节礼物吧~

下一篇   第1834章 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