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2章 噩梦成真 - 神医弃女

第1842章 噩梦成真

赤帝陵内,奚九夜被妖兽包围,焦头烂额,浑然不知,妖十三陵金大少等人,一直在找寻他。 “都一天一夜了,还是没有找到奚兄的下落,这事有点不对头。” 金大少有些焦急,自从进入九洲大本营后,金大少就成了摆设,金家代表队的重要决策全都是奚九夜做的。 “大少,人不见了,就算了。我们不能再耽搁了,陈队长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月沐白恨不得奚九夜永远都不要现身。 自从奚九夜加入了金家代表队后,他的地位越来越低,压根就没有话语权。 “奚兄不在,但我们四只代表队里人才济济。妖十三陵又只剩下赤帝陵和南幽帝陵两座帝陵了,依我之见,我们应趁势,将这两座帝陵攻下来。” 陈沐带着几名九洲代表队的队员走了过来。 “话虽如此,赤帝陵和南幽帝陵都不好攻破。陈兄打算先进攻哪一座?” 金大少问道,早前奚九夜在时,这种主意,都是奚九夜决定,他不在,金大少就没了主心骨。 “我本打算进攻赤帝陵,只是就在昨晚,我得了个消息,南幽古族的族长夕仲陨落了。” 陈沐原本的计划是攻击只有赤狱军防守的赤帝陵,可夕仲一死,南幽古族就只剩了族军以及夕仲之女,曾经的南幽妖后夕颜把守了,更何况,听说南幽后刚流产不久。 一个女人,丧父丧子又丧夫,多重打击之下,正是最脆弱的时候。 换成了其他人,也许会有恻隐之心,可陈沐却不以为然。 他当即改变了主意,决定攻打南幽帝陵。 而另一方面,帝莘和黄泉、五灵代表队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章全和薄情等人也一起前往南幽帝陵。 帝莘由于避嫌的缘故,并没有和章全等人同行。 “帝莘大人,我们是否要一并前往?” 虎纹猫替帝莘不平,虽说只跟随了帝莘几日,但他也听说,帝莘是这些人族猎妖者中的佼佼者。 他进攻妖十三陵时,无数的妖兵妖将,甚至一些妖族族长都被他斩杀。 “夕仲陨落的消息是谁传出来的,怎么死的?” 帝莘答非所问。 “是几名从南幽帝陵逃出来的妖兵传出来的,据说是夕仲为了守护南幽帝陵,修炼不慎暴毙了。” 虎纹猫如实答道。 这个版本,也同样传到了其他几只代表队的耳中。 “修炼不慎?那可不像是夕仲的作风。” 帝莘拥有的关于妖祖的记忆并不多,但唯独对在何为南幽古族的族长有零星的记忆。 记忆中,夕仲是个城府颇深的人,他目光毒辣,看人极其精准。 早在当年妖祖还未崭露头角时,夕仲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天赋。 否则以帝莘当年在南幽古族里的身份地位,又怎能破格成为夕颜的侍奉。 在帝莘拒绝和夕颜成婚后,夕仲又选中了战痕当他的女婿。 如果夕仲真那么鲁莽,在妖十三陵面临重大危机的情况下,还冒进突破,他就不是夕仲了。 帝莘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下令下去,立刻整顿人马,我们前往赤帝陵。” 帝莘腾地起身,心底已经有了决断。 “赤帝陵?可是帝莘大人,赤帝陵是北狱司的圣地,我们不和北狱司……” 虎纹猫还以为自己听岔了。 凌月大人帮助赤太后守卫北狱司,虎纹猫还以为,帝莘大人和北狱司是盟友呢。 “我们和北狱司非亲非故。” 帝莘可没打算和赤烨那小子化干戈为玉帛。 自从赤烨那小子把奚九夜引入赤帝陵后,帝莘就止不住的心惊肉跳,忐忑不安了一天一夜。 他也说不上,具体在担心什么,他只知道,心底有个声音,让他去赤帝陵。 就好像赤帝陵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等着他。 “可赤帝陵外有赤狱军守护,要想进入,免不得要血战一场。” 虎纹猫在攻打北狱司时,还和赤狱军交过手,赤狱军让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不用,我去赤帝陵并非是为了帝王妖脉,没必要和赤狱军大动干戈。” 帝莘没打算和赤烨结盟,但也无意和赤烨撕破脸,这是为了五姐,也是为了小九念。 不为了帝王妖脉,那去赤帝陵做什么。 虎纹猫听得一头雾水,去赤帝陵不为了帝王妖脉,那帝莘大人的目的到底是? 赤帝陵内,叶凌月和奚九夜你暗我明的,已经足足厮杀了几十个时辰。 奚九夜依旧没有讨到半点好处。 奚九夜由最初的盛怒,到了渐渐平复,他击杀妖兽的速度有条不紊,可那双漆黑的眸里,阴云愈演愈烈。 依旧没有任何发现,赤帝陵里那些该死的方士到底隐匿在何处? 这种打断牙往肚子里吞的憋屈情况,即便是在神界,奚九夜也从未遇到过。 “看来,不得不用上般若瞳了。” 奚九夜的面色,愈发阴沉,他的体内元力在渐渐敛去。 “嗯?难道那小子元力耗尽了?” 叶凌月也觉察到,奚九夜的气息在发生变化。 倘若说早前的奚九夜像是一座爆发的活火山,那此时此刻,他在渐渐沉寂,似要进入休眠状态。 他甚至闭上了眼。 叶凌月并不知道,奚九夜正在释放他体内的一部分神力,进而使用他的神技。 作为神界的战神,奚九夜除了战力惊人,拥有自愈能力惊人的天赐神体外,他还有一项过人的神技,那就是般若瞳。 般若瞳,乃是一种可以洞察一切的神技。 在心无旁骛的情况下,般若瞳之下,无论是结界、封印、伪装甚至是魂魄元神全都会显出原形来。 奚九夜在神域战场上时,就曾数度利用般若瞳,识破敌军的陷阱和伪装。 奚九夜几次试探,都没有发现人踪,猜测对方必定使用了特殊的手法。 对方藏头露尾的伎俩,已经彻底激怒了奚九夜。 他的额头,青筋浮动,若是细看,饱满的天庭处,一条红色的裂缝正在寸寸滋生。 隐隐有金光,从那一条红缝里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