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3章 凌月就在赤帝陵里 - 神医弃女

第1843章 凌月就在赤帝陵里

只要等到般若瞳彻底睁开,那赤帝陵里的一切都将无所遁形。 而此时,叶凌月并不知道,自己随时都要面临暴露的危机。 “趁你病,要你命。” 叶凌月将奚九夜的反应看在眼里,准备再修复一批噩纹,发动新的一轮攻击时,她的耳边,很是突然地传来了个久违的声音。 “恭喜你,完全掌握了三百个噩纹,你已经通过了纹师秘境的第三轮考核,成为一名中级纹师,同时你也是五百多年来,唯一一个连续通过三轮纹师考核的纹师,作为奖励,你将获得赤帝陵的继承权。” 纹师心辰的声音很不适时地飘来,打断了叶凌月正准备继续绘制噩纹的动作。 她通过第三轮考核了? 等等,她继承了赤帝陵,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等叶凌月反应过来,一缕不弱的力量融入了叶凌月的体内。 赤帝陵的完整构架,呈现在叶凌月的脑中,包括早前她进入时的那条密道,以及赤帝陵暗处的每个机关,甚至连赤帝陵内的妖兽的分布,也全都一清二楚。 “纹师心辰,刚才进入我身体的,是什么东西?” “赤帝陵的帝王妖脉。” 纹师心辰的话,让叶凌月大惊失色。 帝王妖脉跑到她身体里去了? 这个杀千刀的纹师心辰,怎么不问她愿意不愿意。 帝王妖脉那可是关系整个赤族的气运,与她融为一体,不就变相意味着她要守护赤族? “来不及说那么多了,那男人在使用某种神技,一旦成功,他很快就要发现你的踪影了,想法子让他离开这里。” 若是叶凌月足够细心,会发现纹师心辰的语气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他很不情愿奚九夜使用般若瞳,一旦用上了般若瞳,那妖十三陵的真正秘密…… 只可惜,叶凌月并没有留意到纹师心辰的异样。 “腿长在他身上,怎么才能让他离开?” 叶凌月得了赤帝陵的帝王妖脉这件事,可不愿意被其他人发现,她这会儿也想把奚九夜弄走。 “你已经获得了赤帝陵的继承权,应该知道出口的开关在哪里,立刻通知你的那名属下,引他离开。” 纹师心辰催促道。 奚九夜的眉心,那条红色的缝隙已经扩大了数寸,眼看就要睁开。 就是这时,奚九夜听到了一阵异动,他骤然睁开眼,就见了混元老祖的身影一逝,朝着某个方向逃去。 奚九夜没有迟疑,紧追着混元老祖而去。 混元老祖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廊道,在跑到尽头时,手触碰到了某个机关,一面墙壁移开了,前方赫然正是赤帝陵的出口。 奚九夜冲出了赤帝陵,陵外,哪里还有混元老祖的身影。 被困在赤帝陵近两天一夜之后,奚九夜重见天日,虽说没什么损伤,可还是狼狈的紧。 赤帝陵简直就是他的噩梦。 看看时辰,奚九夜也知自己在赤帝陵耽搁了不少时间,那一晚他和陈沐原本商定了要攻打赤帝陵。 可这几日,一直没有动静,想来中途又生了什么变故。 必须尽快赶回去,和他们会合。 奚九夜对于妖十三陵倒是没有多大的兴趣,那些帝王妖脉在他看来也都不过是儿戏,他之所以如此热衷于进攻妖十三陵,是因为…… 奚九夜拿出了一份地图,眸光阴沉。 那份地图,是早前奚九夜从叶凌月手中得来的那一份,上面标注着太虚墓境的位置。 当初在九洲大本营,宁缺刚公布了进攻妖十三陵的盟主任务时,奚九夜就留意到,妖十三陵的位置居然和地图上的太虚墓境的位置是重合的。 最初,奚九夜还以为是地图出错了。 可他到了妖界,进入妖十三陵后,反复比较,确定了太虚墓境的确就位于妖十三陵中。 只是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太虚墓境被隐藏了。 这其中,可能牵涉了什么机关,亦或者是一个极其高明的隐藏阵法。 无论是哪一种,奚九夜相信,只要攻破了妖十三陵后,掘地三尺,一定能找到太虚墓境的入口。 奚九夜收起了地图,疾走了几步。 就在他准备离开赤帝陵时,他脚步一顿,缓缓转过了身来。 目光,滞留在赤帝陵的出口上。 一阵怪异的感觉,在他心底迅速蔓延开。 他似乎错过了什么。 奚九夜的心底,有什么东西快速蹿过,那是一种被他称之为直觉的感觉。 在神域战场上时,这种类似的直觉,曾经帮过他很多忙。 奚九夜看了眼手中的地图,再看了眼赤帝陵,忽地折返回了赤帝陵。 再说混元老祖在叶凌月的指点下逃离了赤帝陵后,那叫一个痛哭流涕,遇上了北境神尊这尊煞星,居然还能死里逃生,混元老祖真觉得自己是走了****运了。 他按照叶凌月的命令,一离开赤帝陵后,就到入口等候,待到两人会合后,就去找黄泉代表队的人。 哪知道混元老祖赶到了赤帝陵的入口,不偏不倚,就和刚赶到的帝莘撞了个正着。 混元老祖没想到会遇到帝莘。 尽管早就已经归顺了叶凌月,可混元老祖见到了帝莘时,立时就想起了上一次的混元宗的那一番杀戮,本能的就感到一阵恐惧,这一恐惧,倒是连叶凌月和帝莘的关系也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他心中暗暗叫苦,怎么才避开了一个煞星,又遇上了一个煞星。 正准备调头就跑,可哪知帝莘一眼就看到了混元老祖。 “站住!” 帝莘乍看到一条人影从赤帝陵中冲出来,定睛一看,发现是名武者。 他初看时,觉得对方有些眼熟,脑中隐隐有些印象,正欲细想。 哪知混元老祖被这么一喝,倒是反应过来了,连忙躬身行礼。 “妖祖饶命,属下已经归顺了凌月大人。凌月大人就在赤帝陵里,属下奉命在此等候。” 帝莘一听叶凌月竟在赤帝陵里,先是一喜,可转瞬就想起了一件事,凌月在赤帝陵里,奚九夜也在赤帝陵里! 焦虑之感,犹如惊涛骇浪,刹那没顶而来。 帝莘一把拎起了混元老祖,声音尖锐。 “快,立刻带我去找她。” ~小剧场:节日神马的最吐艳了 后奶奶芙:请问帝大大,最喜欢过什么节日~ 帝大大:节日是什么鬼 后奶奶芙:譬如再过几天就是端午节,早几天就是儿童节 帝大大:最讨厌儿童节 后奶奶芙:为神马,后奶奶芙最爱儿童节,因为后奶奶芙永远八岁(众读者:表要脸) 帝大大:每回我想和洗妇儿那啥那啥,后奶奶芙都会说,少儿不宜。老子一直在过儿童节,过吐了~

上一篇   第1842章 噩梦成真

下一篇   第1844章 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