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9章 诡异的灵堂 - 神医弃女

第1849章 诡异的灵堂

就在黄泉代表队的众人迟疑着时,挽云师姐面色微微一变。 她从储物袋里,取出了天狼棍。 天狼棍发出了鸣叫声,天狼棍“嗖”的一声,朝着南幽帝领里飞掠而去,眼看就要消失了。 这天狼棍,是孤月海弟子赵天狼的遗物,被叶凌月二次修复后,隐约有了灵性。 早前叶凌月和挽云师姐就曾靠着它找到不少线索。 自从叶凌月得了那幅太虚墓境的地图后,天狼棍就沉寂已久,如今突然又有了反应,真是让挽云师姐又惊又喜。 “太虚墓境,太虚墓境一定就在南幽帝陵里,天狼棍给我们指示了,大伙儿快点跟上去。否则,就让月沐白那小子占尽了便宜了。” 挽云师姐神情激动,再也不顾众人,冲进了南幽帝陵。 挽云师姐进入古九洲,最初是为了查明赵天狼的死因,可后来才知道赵天狼是因为太虚墓境而死。 她一直想查清楚,太虚墓境里到底有什么。 她怎么也不愿意,让杀害赵天狼的凶手月沐白先找到太虚墓境。 一会儿工夫,挽云师姐就不见了踪影。 “这……怎么办?”其余众人见了,看向了唐天颂和薄情。 “黄泉代表队上下同心,先进去再说。”薄情想了想,还是决定进入南幽帝陵。 否则凌月回来,发现自己的师姐不在了,难保会责怪他照看不周。 黄泉代表队的众人这才鱼贯进入了南幽帝陵。 不得不说,南幽帝陵是妖十三陵中,建筑风格最优美,气势最磅礴的一座。 四处可见雕梁画柱的拱门和廊桥。 可随着代表队的队员们渐渐深入到帝陵里,景致发生了变化。 象牙白色的南幽帝陵,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黄泉代表队的队员们开始陆续看到了一些妖兵的尸体。 最初,他们并没有觉得有异样,只当是早前进入南幽帝陵的其他代表队下的手。 可随着他们往下走,那些妖兵的尸体开始增多,到了帝陵的中围位置时,已经是随处可见。 那些妖兵尸体堆砌而成的尸山,其数量,不下数千。 就算是先入的几只代表队下的手,可数量如此惊人的妖兵,就算是要厮杀,也要好阵子时间。 而他们进入帝陵的时间不过半个时辰不到。 妖兵的死状及其一致,大多面部扭曲,浑身的鲜血流干,死时,双眼凸出,看上去像是经历了极其痛苦极其空铺的折磨。 大量的鲜血洒落在地,汇聚在一起,地面上弥漫起了寸许高的厚厚血浆。 空气里,煞气翻滚,血腥味黏窒,让人大口呼吸都觉得困难。 光子面色沉凝,走上前去,只见他随手取出了一条面巾,捂住了口鼻,查看着其中的几具尸体。 “从他们的尸体颜色和血液的凝固程度看,这些妖兵至少已经死去了十个时辰以上。而且从伤口看,很可能是一个人做的,或者说是用一种法子或者武学杀的。” 光子的娘亲云笙,学贯中西,光子免不得也学到了一些西方的尸检知识。 光子的话,让众队员愕然。 十个时辰以上? 那时候猎妖者们根本还没进入这座帝陵,所以说这些妖兵,并不是人族猎妖者们杀的。 那究竟是谁杀了这些妖兵,对方甚至还只有一个人? 看着满地的尸体,哪怕是久经历练的几只代表队的队员们,也看得毛骨悚然。 南幽帝陵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杀了这些妖兵? “我找到挽云师姐留下来的暗号了,我们跟着往前。”秦小川指了指拐角处的一个孤月海的特殊标记。 众人默然不语,尾随着秦小川往前。 而此时,早黄泉代表队一步进入帝陵的五灵代表队和金家、九洲代表队的数十名核心队员,已经在南幽帝陵里行走了近一个时辰。 他们一路上,也看到了那些妖兵的尸体。 早前他们在帝陵外遇到的那些妖兵,全都跟蒸发了似的,再没有露过面。 尽管已经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众人已经临近南幽帝陵的深处,谁也不愿意这时候退出。 这些身经百战的猎妖者们,心底的不安愈发浓烈。 终于,在穿过了一片血水弥漫的走廊后,他们就看到一个内殿。 那内殿的门口,挂着几个白色的灯笼,黑色的纱布缠绕。 看到了白色灯笼时,众人眼前一亮。 再往里走,会看到一大一小的两口棺木。 偌大的滴内殿里,只站着一个女人。 妖后夕颜身着素白孝服裙,配着一朵莲白色的夕颜花,亭亭玉立,等候在那里。 夕颜的怀里,如珠如宝似的抱着块灵位牌。 看到了人族猎妖者时,夕颜抬起了脸来。 明明是置办丧事,可夕颜的脸上,不见半点悲伤之色。 不仅如此,她的脸上还化着最动人的妆容,朱唇描眉,凤簪玉珰,娇媚的大眼中情意绵绵。 听到了脚步声,夕颜徐徐抬起了头来。 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没有看到自己期盼中的那人,夕颜的面上,欢喜之色稍褪。 “帝莘,帝莘怎么不在?”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谁许你喊我六弟的名字的。” 舞悦大概也从凌月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夕颜和帝莘的事。 夕颜和帝莘是青梅竹马,夕颜一直暗恋帝莘,在被帝莘拒绝之后,这蛇蝎妇人就伙同妖帝战痕害死了帝莘。 这女人分明已经嫁为人妇,居然还一副和六弟交好的模样,看得舞悦一阵牙疼。 夕颜对于舞悦的话置若未闻,她抱紧了怀里的灵位,呢喃道。 “帝莘,你怎么还不来。我和我们的孩子都在等着你,来接我们。我们一家三口很快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众人一愣,帝莘和夕颜的孩子? 打死舞悦也不会相信,帝莘会和夕颜有私情。 她的目光落到了夕颜怀里的那块灵位牌上,上面赫然刻着爱子帝夕。 舞悦打了个寒战,忽然明白了过来,夕颜这女人疯了,她不知是怀了谁的骨肉,居然杜撰成了她和帝莘的孩子 ~稍迟还有一章月票加更,大家有票就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