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0章 杠上了 (加更求票) - 神医弃女

第1850章 杠上了 (加更求票)

疯子,这女人真的疯了。 众人看着夕颜的怪异言行,都是暗暗心惊。 “你这女人,真是太不要脸了。凌月已经有了帝莘的骨肉,你连凌月一根汗毛都比不上,帝莘根本不可能看上你。” 舞悦气鼓鼓道。 换成了别人,舞悦才懒得管,可事关帝莘和叶凌月那就不同了。 舞悦是打小看着帝莘长大的,对帝莘的感情,说是亲弟弟也半点不为过。 在她眼中,帝莘和凌月那就是天生一对,谁也离不开谁。 夕颜长得虽美,可她背叛过帝莘,还嫁过人,甚至还被唐雷侮辱过,早前还听说她还有身孕。 她的孩子,也不知是战痕妖帝的还是唐雷的孽种,居然算到帝莘头上。 舞悦一想到这些,骨子里的那股泼辣劲嗖嗖往上冲。 也不管叶凌月是否怀了身孕,专挑了刺激的话,打击夕颜,就想让她死了这份子心。 一听到帝莘爱其他女人,夕颜那张美艳的脸上,刹那间,笼上了一层嫉妒之色。 “那贱人怎么敢,她怎么配怀上帝莘的骨肉!” 夕颜记得,上一次在通天部落时,帝莘的确和一名女子很是亲昵。 那女子,似乎就叫做凌月。 一想起帝莘对自己爱理不理,可对那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女人却宠之入骨。 他甚至还和那女人有了孩子,而她,不仅被战痕抛弃,孩子也没了,这一切一切,就如一把利刃,捅入了夕颜的心中,鲜血淋淋。 她的眼底,泛起了红光,仇恨地瞪着舞悦,就好像舞悦就是叶凌月。 她那双如同涂抹了鲜血的唇上,漾开了一抹妖冶的笑。 只见她手指见,掐了个妖诀,一张初级的五雷灭兵符飞了出来。 “符兵,给我杀了那胡说八道的贱人。” 那张五雷灭兵符一出,兵符里迸射出了大量的雷光。 那雷光每一根,都有手臂粗细,朝着舞悦砸去。 那声势,足有崩山裂地。 舞悦不敢硬碰,纤纤玉掌上,一股轮回火之力凝聚。 舞悦吸收了通天妖王的妖丹后,旧伤恢复,功力也是一日千里,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柔弱的舞悦,如今已经是一名小神通境巅峰,近大神通境的存在了。 火红如丹霞的轮回之力在她双手上凝聚,化为了两包半月形的火轮。 “斩妖轮。” 舞悦手中的火轮脱手而出,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火痕,撕破了空气,朝着那五雷灭兵符狠狠斩去。 雷光与火之力撞击在一起,应声而裂。 那一对斩妖轮击碎了五雷灭兵符后,风声嚯嚯,速度不减,朝着夕颜袭去。 可夕颜见了,却是没有半点退却之色。 只见她红唇微微一动,一张妖符化成了一面妖盾,阻在了身前,只听得“铿”的一声,两把斩妖轮被妖盾一阻。 与此同时,夕颜的身旁,又飞出了数张五雷灭兵符。 这一次,数量达数十张之多,而起威力更是惊人,竟是强化版的五雷灭兵符。 密密麻麻的五雷灭兵符引得天雷阵阵,无数的雷光电闪,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雷光电网,朝着舞悦笼去。 舞悦眼看形势不妙,就欲收回斩妖轮。 “快,上前助舞悦一臂之力。” 见舞悦被数张妖符包围,章全等人就要上前帮忙。 哪知夕颜早就有所准备。 她咯咯笑了脸上,忽的祭出了一张妖符。 那张妖符和早前的那张五雷灭兵符不同,妖符之上,一朵血色妖娆的夕颜花悄然绽放。 那夕颜花一开,从夕颜花的花蕊里,喷出了一片血红色的雾气。 那雾气迅速扩散开,须臾之间,就将整个内殿笼罩住了。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四周的情形。 不仅如此,鼻间更有一股异香钻入。 那异香一被吸入,一些修为弱些的猎妖者就迅速红了眼。 一股杀戮的冲动,就如毒(瘾)般,控制了他们的神智。 什么伙伴,什么人族,全都分不清了。 他们发出了一声怒咆声,挥动着手中的灵器,不管不顾,朝着近旁的伙伴挥了过去。 包括陈沐、章全、月沐白等人,这时都已经发现了情况不对。 这种怪异的血光,带有毒性,能让人丧失理智。 而且很快众人就发现,这种血光很是怪异,就算他们封闭了嗅觉,血光依旧会渗入他们的皮肤,进入他们的血液,让人进入一种异常亢奋的状态。 修为达到了小神通境的还稍好一些,那些修为弱的,不消片刻,或是发狂,或是倒地不起。 他们死时,都是眼珠子凸出,死状惨烈,和早前猎妖者们在进入帝陵时,遇到的那些妖兵尸体一模一样。 想不到,这些妖兵,居然都是夕颜杀的? “那女人是一名中级符师,看样子,她在妖符上的修为非同小可。这座帝陵很危险,必须立可离开。” 意识到这一点时,众人也无暇顾及其他人,趁着血光还未彻底扩散开,迅速朝着外面撤去。 众人这才明白,南幽帝陵分明就是一个陷阱。 夕仲的死讯,也是夕颜特意传播出来的,甚至可能连夕仲都是夕颜妖后杀的。 “舞悦?” 血光笼罩之下,五灵代表队的人呼喊了几次,也不见舞悦的回应,章全只得是带着人先行离开了。 舞悦和夕颜距离最近。 那一片血光弥漫开时,她首当其冲受到了影响。 血光笼罩时,舞悦觉得脑中一片浑噩。 好在她如今的修为高了,只是稍作呼吸吐纳,就恢复了神智。 只是恰好错过了早前章全等人的呼喊,如今的内殿里,空空如也,也再无其他同伴的踪影。 再看看四周,小白白也不知所踪,舞悦这才慌了神。 其他的伙伴舞悦并不担心,可是小白白不同,它那么弱小,要是真有三长两短……舞悦不敢再往下想,四下就找寻着小白虎的踪影。 “咯咯。小贱人,让你嘴硬,我就先送你上路,再送那个叫做凌月的贱人去陪你。” 可就在这时,夕颜从血光中走了出来。 ~月票加更奉上,谢谢大家今天一波波的生日祝福,晚上九点,微信公众号和QQ公众号,添加—搜索—MS芙子—关注,可领取支付宝红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