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0章 发飙了 - 神医弃女

第1860章 发飙了

那些璀光乍现之时,并不醒目。 可伴随着夜凌光眸间微微一闪。 那些璀光凝结成针,急速掠出。 神农炎氏家传绝学,医魄神针之暗针。 这些暗针,无影无形,钻入人体,一针毙命。 只听得周遭一声声惨叫传来,距离夜凌光身旁最近的多名九洲和金家代表队的队员应声倒地。 一针毙命。 尸体倒下时,同时有十余缕魂魄飘出,朝着招魂符的方向飞去。 再看夜凌光催动着暗针,那暗针“噗噗”化为了九道针影,落到了秦小川的尸体上,分别刺入了他的大乙、百汇、三里等多处穴道。 暗针入体时,原本体表一片幽光,魂魄随时会破体而出的秦小川的身子微微一颤。 魂光收敛,再也没有了动静。 “锁魂针。” 可奚九夜见了,面色凝重了起来。 神界有传,医佛云笙一手医术冠绝天下,但她杀人的技艺,也是一绝。 想不到,看上去游戏人间的夜凌光,不仅继承了他娘亲的一手好针法,更在医魄神针的基础上,改良领悟出了锁魂针。 锁魂针,共为十针,针一入体,可所住人的三魂七魄。“” 这针法,原本是浮屠天的经阁里收藏的一本残卷。 夜凌光偶然猎奇时发现,早前夜凌月被奚九夜害得魂飞魄散,夜凌光只当阿姐已经不在人世,他悲痛的同时,竟领悟了此针法。 只是从未使用过,想不到,平生第一次使用,不是用在夜凌月身上,而是被他用在了自己“最讨厌”的秦小川的身上。 九针入体,每一针都注入了夜凌光的神力,他九针齐发,已经耗费了大半的神力。 但看到秦小川的魂魄没有被招魂符收走,夜凌光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宽慰的喜色来。 “这小子竟如此棘手,若是当初我也懂得这种绝学,夜凌月就不会魂飞魄散了。” 奚九夜看在眼里,恼怒之余,却不由想起了夜凌月陨落时的情景。 那一日,夜凌月纵身跳入丹鼎,灰飞烟灭。 兰楚楚因此滑胎,他带着北境十三骑返回陨神山。 奈何整座陨神山因为夜凌月的精神力,夷为平地,那一口丹鼎也早就不知所踪。 他只找到了几颗散落在地的神丹。 事后,他也曾命手下方士找寻夜凌月魂魄的下落。 但没有找回一魂一魄。 兰楚楚得知后,还恼怒了一阵子。 奚九夜却安慰她,他只是担心夜凌月阴魂不散,可事实真的如此? 奚九夜自己也没有答案。 对了,若是夜凌光懂得锁魂之法,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还能找回夜凌月的魂魄? 洪明月说过,夜凌月曾经转世为人。 可为何她转世陨落之后,再没有出现过。 她的魂魄如今又在何处? 奚九夜暗暗想着。 “光子……小川他。” 夜凌光这一手医魄神针,击杀了多名猎妖者,也同时暴露了他是男儿身的身份。 一众伙伴都是目瞪口呆。 南幽帝陵,又是剧烈一颤,整个帝陵像是要崩塌了般。 “招魂符吸收了足够的魂魄,就要开始祭炼斗魂了。夜凌光,我们的账改日再算,走。” 奚九夜对夜凌光的杀意稍减,他如今是神帝候选人,只要顺利上位,小小一个浮屠天,他全然不看在眼里。 斗魂一出,也就是夕颜妖后破开太虚墓境的封印之时。 奚九夜迅速朝着南幽帝陵的深处看了一眼。 帝陵深处,红光大盛,恍如天亮时分的东方红日。 奚九夜轻啸一声,北境十三骑的几人如影随形,朝着南幽帝陵深处疾驰而去。 陈沐、金大少等人也是看了眼满地的尸首,不发一言,紧跟着奚九夜去了。 “舞悦她一直没出来,既是大家都出不去,我们也进去看看。” 章全安慰了夜凌光几句,带着人也往帝陵深处行去。 黄泉代表队在方才的一场厮杀,秦小川身死,其余几人都是两两成队,除了挽云师姐和月沐白交手,受了重伤外,其余几人,唐天颂和唐凌波、黄俊、叶流云也都或多或少受了些伤。 “我也有些担心舞悦那孩子,我跟你们一起进去。” 挽云师姐神情黯然,望着秦小川。 这次的古九洲试炼,她身为领队人,辨人不清,害得手下的几名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她难辞其咎。 秦小川死了,她不能再看着舞悦成为第二个秦小川。 “挽云姐,我也知道你担心舞悦姑娘。可大伙的状态都不大好,受伤的人得留下,至于舞悦和太虚墓境的事,就交给我和其他没有受伤的人。” 薄情看了看众人的伤势,劝下了挽云师姐。 他虽然还未深入南幽帝陵,可以他的直觉,可以断定,南幽帝陵里必定危机四伏。 挽云师姐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妥协了。 唐天颂负责留下来照顾受伤的几人,薄情和夜凌光一起进入南幽帝陵。 临行之前,夜凌光一言不发,将秦小川的尸体背在了身上。 “光子,你还是把小川的尸体交给天颂,待我们回来再做处置。” 薄情见状,刚要制止。 “叫我凌光。我必须带着他,这傻大个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最怕孤独。若是留他一个人,他连死都不会瞑目” 夜凌光薄唇抿紧,自己欠了秦小川一条命,哪怕他不愿意承认,但这该死的傻大个就这样任性地死了。 夜凌光不喜欢欠人情。 这一趟,他进入太虚墓境,也许就再也出不来了。 若是真出不来了,至少他还可以把这条命还给傻大个。 他们就两不相欠了。 众人一片缄默,只能看着夜凌光固执地将秦小川背在了身上,义无反顾地和薄情一起,朝着南幽帝陵的深处走去。 “你们有没有觉得,夜凌光和凌月很像?” 直到看不到两人的身影,叶流云才轻声说道。 “夜凌光,叶凌月,说起来,名字还真像,只不过,凌月没有兄弟姐妹吧?” 唐天颂等人也好不感慨。 “这时候,要是凌月在就好了。” 不知谁说了一句,一时之间无人回答,因为他们都知道,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叶凌月是不可能出现的。 ~点击下一页,求个免费不要钱的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