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8章 真相,迷样的雕纹 - 神医弃女

第1868章 真相,迷样的雕纹

待到那两人走近了。 北境神侍中的一人回过了神来了,失声喊道。 “明月姑娘。” 听到了明月两字,那女子微微蹙了蹙眉,眼眸极快地扫了那名神侍一眼。 只是一眼,那神侍只觉得浑身一僵,女子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生人勿近的气势,竟让这名在神界见惯了各种大人物的神侍,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那名神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眼前这位,并不是洪明月。 一来,洪明月如今在北境神宫待产,眼前这位姑娘,身姿婀娜,而且和洪明月喜欢用胭脂水粉不同,女子不施脂粉,身上带着一股让人心底发痒的少女幽香。 二来,与女子同来的那男子,正是五灵代表队的帝莘。 帝莘在九洲大本营时,就鲜少与女人为伍。 唯一亲近的,也就只有他的同门,以及他的双修伴侣叶凌月。 只是这名和洪明月酷似的女子,显然不是叶凌月。 两人的容貌,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但是帝莘对此女的态度,很显然也是不同的。 方才他不过是多看了几眼那名女子,帝莘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让人不寒而栗。 “你认错人了。” 叶凌月没讲这几名神侍看在眼里。 帝莘则是带着警告意味地,扫了那几名神侍一眼。 后者们也是领教过帝莘的厉害的,谁也没有贸然动手。 叶凌月则是打量着那三扇门。 “我们还是来迟了一步。也不知五姐还有光子她们进了哪一扇门。” 叶凌月的目光在三扇门前很快地掠了一遍。 她已经留意到了天之道门前的那一具月沐白的尸骨。 可恨如月沐白,生平作孽太多,临死连一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叶凌月轻咦了一声,走到了尸骨前。 看了看遍地的衣物碎片,叶凌月再捡起了一根骨头,查看了下,发现上面还残留着极其浓郁的天罡之力。 “是月沐白,看样子,那道门后面必定隐藏了极其厉害的天罡风。” 再看了看月沐白尸骨上的伤痕,叶凌月甚至没有打开天之道门,就已经预测了门后隐藏的致命杀机。 叶凌月曾经经历过天罡云海,又培植过天罡竹,对天罡之力的各种形态很是了解。 “第一扇门,我们不能进。” 叶凌月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扇门后的天罡风,比她早前进来过的天地阵之内的天罡云海里的天罡雷还要猛烈很多。 她和帝莘若是贸然闯入,九死一生。 北境神侍们听了,个个面有惊色,他们都想不通,那名美貌女子是怎样通过一根骨头发现这些的,就连神尊大人都是打开了那扇门后才知道的。 “听你的,那就不去第一扇门。第二扇门和第三扇门……” 帝莘留意到第二扇门的附近,有多个大熊啊不一的足迹,无疑,第二扇门是进入人数最多的一扇。 叶凌月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第二扇门看上去应该是最安全的,只是…… 这时,叶凌月留意到了第三扇门上,雕着一些可疑的纹路。 青铜材质的门上,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已经生出了一片犹如苔藓般的斑驳锈迹,覆盖住了大部分的门体。 可叶凌月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帝莘,你先等等。这扇人之初门上的雕纹,我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叶凌月拧紧了眉头,若有所思着。 她记忆力素来惊人,说是过目不忘也不为过,她迅速回忆着早前在纹师心辰那里所学过的各种灵纹乃至噩纹,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 叶凌月思索之际,帝莘走到了那扇门前。 他试了试,发现这扇门根本没法子撼动,第一扇门有天罡风,第三扇门无法移动,难怪进入第二扇门的人最多。 看样子,五姐和赤烨等人应该也是进入了第二扇门。 只是洗妇儿对这第三扇门似乎更感兴趣,帝莘于是也不多话,只是将门上的那些锈迹擦了擦,让叶凌月能够更清楚地看到那些雕纹。 “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 叶凌月将纹师秘境里学会的所有的灵纹妖纹都回忆了一遍,没有一种和第三扇门上的纹路一致。 就在叶凌月打算放弃时,她脑中凌光乍现。 “!” 鼎片,第六块九洲鼎的鼎片,九洲鼎廓。 叶凌月的脑中,清晰的出现了一片鼎廓。 鼎廓上面,雕刻着的纹路可以说,和这扇门上的一模一样。 早前她一直不知道,那块鼎廓上的纹路到底意味着什么,只当是玉手毒尊随手留下来的。 如今看来,门上的纹路和鼎廓上的几乎一模一样。 只是,为什么玉手毒尊会知道这一扇门上的灵纹,难道说,玉手毒尊曾经进入过太虚墓境。 可是太虚墓境,明明已经被封印了千余年,这一次若非是夕颜祭炼除了邪神兵斗魂,太虚墓境根本不可能现世。 叶凌月心中疑惑丛生,可她还是决定先想法子打开这扇门再说。 也许在第三扇门的后面,她可以找到答案。 叶凌月根据记忆,仔细对比着第三扇门上的雕纹和玉手毒尊的那一块鼎廓碎片上的妖纹。 她很快发现,第三扇门上的雕纹原来是不完整的,它缺失了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帝莘,我需要修补上面的一些雕纹,需要你帮把手。” 这扇青铜门的质地极其坚固,而且面积惊人,若是光用精神力修复雕文,费时费力。 叶凌月沉思了片刻后,决定和帝莘分工协作。 帝莘按照叶凌月所说,不过是半个时辰,就将门上的雕纹用九龙吟修复完毕。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运起了精神力,如同引流渠道般,将精神力迅速融入了青铜门上。 帝莘和叶凌月的举动,在那些北境神侍的眼中看来,无疑是极其滑稽的。 可当叶凌月的精神力如同溪水一般潺潺流过了整扇青铜门时,那扇十几个成年男人都没法子推动的青铜门发生了变化,原本古朴无光的青铜门表面的锈迹哔哔啵啵地脱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