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9章 陨落的神尊 - 神医弃女

第1869章 陨落的神尊

成片的锈迹脱落,就如老树皮似的,里面渐渐露出了一片异样的光彩来。 叶凌月和帝莘初时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两人定睛一看,恰好这时,门上的一道光射进了叶凌月和帝莘的眼,两人不由都眯起了眼。 “这是?” 待到叶凌月的眼适应了那亮度,门上的锈迹也脱落的差不多了。 琉璃璀璨,犹如彩虹般五彩旖旎。 原本最不起眼的第三扇门,在除去锈迹恢复纹路后,光芒大盛,那材质,竟是比黄金还要贵重许多的五彩曜晶打制而成。 所谓的五彩曜晶,又称为曜金,是融合了金木水火土五种珍贵的神界特殊灵石,曜晶石炼化而成的特殊矿石,无论是在青洲大陆还是古九洲都是极其罕见的。 就连神界出身的北境神侍们,也从未见过这么大块的曜晶石,更何况,还是被用来做门的曜金。 太虚墓境中,被大多数人忽略的第三扇门,人之初门,此刻,它就如一颗蒙尘的夜明珠,发出了属于它的光泽。 “居然隐藏了真面目,洗妇儿,这扇门看来注定是为你开启的。这年头,连门都玩易容。” 帝莘哑然失笑,这扇门不就和自家洗妇儿一样,看似低调不起眼,洗尽铅华,却是让人惊心动魄。 “不,帝莘,我怀疑太虚墓境曾经被打开过,至少有一人进来过。” 叶凌月看着脱胎换骨般的第三扇门,一时思绪万千。 鼎廓碎片上的妖纹,果然和门上的相同,那至少说明了,玉手毒尊是到过太虚墓境的。 至于这扇门上的雕纹,到底是古来就有,还是玉手毒尊为了掩饰这扇门的材质而留下的,叶凌月一时之间,也难以判断。 但叶凌月至少可以判定,太虚墓境并非是第一次现世,那墓中的所谓的太虚神尊的遗物还有让无数人垂涎的神印,未必还留在这里。 北境的几名神侍也是面面相觑,他们也没想到,第三扇门才是最重要的,就连神尊大人都看走了眼。 “两位,这扇门你们不能进。” 北境十骑严阵以待,围住了叶凌月和帝莘。 他们必须在神尊没出来之前,确保没有人进入第三扇门。 神尊大人要找的神印,如今看来,很可能在第三扇门里,而非是第一扇天之道门。 “凭你们,也拦得住我们。” 帝莘不急不慢地活动了下手脚,一双凤眼慢慢变了色,涌起了杀戾的猩红色来。 北境十骑只觉得,一股杀机扑面而来,让人窒息。 他们也知不是帝莘的对手,可若是不拦下他们…… 就在北境十骑迟疑之际,忽的,天之道门里,传来了什么声音。 有人出来了! 北境十骑大喜往外,只要神尊大人一到,就不愁杀不了眼前这个狂妄的小子了。 “洗妇儿,你先进去,天之道门里出来的人,交给我来处置。” 眼看天之道门徐徐打开,帝莘和叶凌月的心都不由提起了几分。 帝莘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 “不……” 叶凌月还未否定,帝莘就极快的搂了搂叶凌月,在她的额头烙下了一吻。 “信我,我随后就去找你。” 男人口鼻间的热气呵在了叶凌月光洁的额头上,她只觉得额头湿湿热热的,男人的唇略有温热,却柔软的不可思议,温暖的气息瞬间淹没了她的抗议。 下一刻,她就已经被帝莘推进了第三扇门,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帝莘消失在了门口。 光是看第三扇门,帝莘就知道,第三扇门后必定大有玄机。 若是天之道门里出来的是奚九夜或者是夕颜,他都必须拖住他(她)。 帝莘冷眼看着天之道门。 第一扇门,再度开启了。 罡风依旧,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走了出来的。 两个人? 帝莘没想到的是,奚九夜和夕颜会一起从天之道门里走出来了。 两人的神情都不大好,奚九夜精壮的上身,隐约可见疑似鞭打过的痕迹。 这让帝莘很是恶趣味的想到了某些不良的画面。 再看夕颜,她发鬓凌乱,衣衫有些破碎,想来是被天罡风给吹的,她一脸的茫然,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 看两人的模样,想来在天之道门后,没讨到什么便宜吧,帝莘偷着乐,奚九夜这厮,眼光就是差。 当初挑女人的眼光差,连选扇门的眼光都差。 不过,也亏了他有眼无珠,才让自己捡到了宝不是嘛,帝莘很是无良地想着。 “神尊大人。” 一名神侍忙上前去,递上了奚九夜的袍子,他刚想询问下神尊大人可否找到了神印,却被奚九夜一记冰冷的眼神唬得不敢说话。 奚九夜一想到早前在天之道门后所见的,就满腹的窝火。 还以为太虚神尊又多了不起,原来也不过如此。 天之道门后,什么都没有,只有太虚神尊的一具骸骨。 原来,奚九夜紧随着夕颜进入了天之道门,他自知落后于夕颜,就冒着天罡风,一路疾行。 一直走了小半个时辰,前方才柳暗花明,见了一处修炼用的洞府。 哪知奚九夜前脚才到,就听到了一阵悲戚的啼哭声。 “夕颜”妖后正跪在了一具骸骨前,哭得好不伤心。 那具骸骨,已经腐烂了多年,身上着着一件神界战铠,看骨骼,骸骨的主人身前必定是一名伟岸的男子。 “主人,为何你不等铃儿来,就去了。” 南幽铃儿也万万没想到,太虚神尊竟已经仙逝。 更让奚九夜郁闷的是,太虚神尊身上也没有任何神界神尊神印的痕迹。 看上去,太虚神尊当年,应该是在闭关的关头,修炼不慎,走火入魔了。 这一点,从他骸骨前方不远处的一滩早已变色的血迹依稀可猜出一些端倪来。 如此一来,太虚神尊的多年修为,怕也是溃散殆尽了。 奚九夜寻寻觅觅,从九洲鼎到太虚墓境,全都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他越想越是憋屈,若非是南幽铃儿拼死阻拦,他只怕一怒之下,就要毁了太虚神尊的骸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