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见不得人的癖好 - 神医弃女

第189章 见不得人的癖好

三日之后,洪放收到了杀生堂的答复。 “叶凰玉,身染重疾,一直隐居在叶府。其女,出生痴傻,没足月既夭折。” 这些资料,都是通过叶凰玉的老奴,刘妈得来的。 杀生堂不愧是大夏第一的地下组织,办事效率极高,洪放顿时松了一口气。 叶凰玉也好,那个傻女也好,就是洪放的心腹大患,尤其是那个傻女婴,她简直是文武双全的洪放的人生污点。 若是可以,洪放宁可她从未出生过。 “老爷,你还在挂念叶凰玉那个贱人和那个小贱种?”洪放正出神着,一双柔荑伸了过来,将他手中的信件抽了过去,看到叶凰玉的名字时,诸葛柔眼中,嫉光一闪而过。 “夫人,你瞎猜些什么,我只是怀疑早前刺杀太子的女刺客,和叶凰玉有关,这才命人调查她们。”洪放对自己的这位夫人,还是有几分忌讳的。 他笑着,将诸葛柔搂在了怀里,温声细语着。 “她?老爷,你还真是小看了我们天甲宗的功夫了,叶凰玉当年受了伤,除非能找到五品丹药,否则,她这辈子都是个废人。至于那个小贱种……呵呵,早点死了也好,免得长大了,傻里傻气的,反倒丢了洪府的脸。”看了杀生堂的汇报后,诸葛柔也是心思大定。 她早前,见到叶凌月时,也觉得对方和叶凰玉有那么点神似,如今看来,也是她想多了。 那小贱种,原来早死了。 “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夫人就不必放在心上了,只是刺客一日没找到,太子和洛贵妃那里,终归是不好交代的。对了,过几日,就是的赏花会了,玉莹可都是准备好了?”洪放沉吟着。 他养育了两女一子,幼女洪明月天赋奇高,已经拜入了宗门门下。 长女洪玉莹,姿容不俗,洪放和诸葛柔都是一门心思,想让洪玉莹嫁给太子殿下。 至于洪玉郎,他和太子关系好,将来太子登基,洪玉郎的仕途必定是一片光明。 想到了这些,早前叶凰玉和傻女给他带来的不快,也渐渐散去了。 “老爷尽管放心,洛贵妃对玉莹很是喜爱,赏花会不过是个名头,只要太后娘娘点头答应,玉莹必定就是未来的太子妃。”诸葛柔娇笑着。 夫妻俩相视一笑。 洪放夫妻正做着春秋大梦,而另一边,叶凌月已经站在了一间简陋的民舍前。 “门主,这里就是那位被洪玉郎踩伤的民妇的住处。”燕澈看了眼前方的房子。 那是一座随时都会倒塌的危房,眼中有一些怜悯。 即便是燕澈,都觉得这间用黄泥糊的民房,根本不能住人。 “燕澈,你不是说,洪玉郎伤了人后,已经给了她一笔钱,为何她们还住在这种地方?”叶凌月皱眉。 夏都是大夏最繁华的城池,可这里的穷人的日子,却比其他城镇的穷人还要艰难万分。 这时,叶凌月听到了阵怪异的声响。 她和燕澈走进破房。 透过漏风的窗户,他们看到了一个小男孩正匍在一个奄奄一息的妇人的身上。 那妇人…… 叶凌月和燕澈立刻进了房子。 听到声响时,小男孩吓得缩到了角落里。 病床的妇人惶恐的瞪大了眼,发出了呜呜隐隐的哭声。 “这?”叶凌月掀开了妇人身上的被褥,发现她四肢,已经血肉模糊一片,再看了看她的嘴,她的舌头,竟然已经被人割掉了。 “门主,那孩子被毒哑了,不能说话。”燕澈检查了那个孩子,神情异常凝重。 妇人的伤很重,加上耽搁了救治,性命已经垂危,断腿断舌这样的伤势,即便是叶凌月也没有法子。 叶凌月当即,就将母子俩带到了方士塔,找到了龙语大师。 经过了一番努力,母子俩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下手的人,真是歹毒,你要是再迟点发现她们,这母子俩都死定了。”龙语大师作为方士,见过不少的病患,不过还从未见过有人,会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下这么重的手。 那妇人四肢尽断,舌头也断了,就算是救活了,也不能说话了,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从她那里,是打听不到任何线索了。 叶凌月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了那孩子的身上。 那孩童,显然是受过很大的惊吓,叶凌月和燕澈用了好些法子,小孩子才听话地吃了颗解毒丹,梳洗了一番。 看到洗刷干净的小孩子时,叶凌月怔了怔。 这是个长得很清秀的小男孩,不过五六岁大小,叶凌月觉得,他和一个人有些相似,想了想,这个孩子,和六皇子夏侯颀有些酷似。 服用了解毒丹后,小男孩已经能说话了。 “好多坏人…………娘……”断断续续的,小男孩告诉了叶凌月,事情的经过。 小男孩父亲早亡,和娘亲相依为命,一直以来,娘俩都是靠夫人在夏都卖些针线活为生。 大概是半月前,有一日,他和娘亲去了城里。 他半路不小心,遇上一辆马车,马车上下来了一个很好看的大哥哥,那个大哥哥见了小男孩后,就给了他糖吃,将他带上了马车。 “那人带你去了哪里?”小男孩的年龄实在太小,叶凌月只能是一边安抚着,一边有诱导他。 “那个大哥哥,带着我去了一个很大的房子里。里面有好吃的也有好玩的。还有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大哥哥。”小男孩说道这里时,粉嫩的脸上,多了一丝惊恐,显然是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来。 “慢慢说,那个黄衣服的大哥哥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燕澈耐心地哄着小男孩,他自小就是孩子头,安抚小孩子很有一套。 “他光了我的衣服,把我绑了起来……还不停地摸我……”小男孩憋红着脸,哭了起来。 燕澈神情骤变,握紧了拳头,他已经明白了小男孩遭遇了什么。 在中原时,一些长得很俊俏的小孩子,会被一些有特殊癖好的邪教教徒或者是一些贵族,圈养起来,那些人有**的癖好。 想不到,在夏都,光天化日之下,也有人做出这样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