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6章 神印的下落 - 神医弃女

第1896章 神印的下落

那寒光迸射出的一瞬,帝莘已知事情不妙。 帝纣此番复活,身上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这股气息很强,甚至强过了帝莘早前在奚九夜身上感受到的,他的身上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退开!” 帝莘喝了一声,手中的九龙吟脱手而出,直射向了帝纣。 帝纣冷冷一笑。 目光一转,两道寒光射向了雄剑九龙吟。 九龙吟立刻变成了石头,从半空中落下。 帝纣霹手抢下了那把石化的九龙吟。 “倒是把好剑,只可惜,如今已经成了废品。” 帝纣说罢,五指一捏,那把曾经无坚不摧的雄剑九龙吟就如豆腐渣似的,轻而易举就被他捏成了碎片。 那修罗之瞳,能让万事万物,瞬间石化,再无生机可言。 这也是帝纣在石棺中多年,领悟的一项妖法。 “这些人,应该也是你的朋友,不如我一个个杀掉,想来必定会很好玩。” 帝纣最喜欢的就是让帝莘痛苦不堪。 他说罢,森寒的眼中,那两道致命的寒光,一下子扫向了云笙和夜凌光等人。 云笙本还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之中,可在看到了帝纣的修罗之瞳后,神情骤变。 月儿生死未定,此时不是软弱的时候。 那修罗之瞳很是诡异,和当初云笙见识过一些石化魔法有异曲同工之效。 可效果无疑更加惊人,这种妖术,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准女婿,我来对付修罗之瞳。他交给你来处置。” 云笙隔空冲着帝莘喊话。 “大言不惭,区区一届女流,哪怕你是神族,又能奈我何。” 帝纣冷笑道。 修罗之瞳直视向云笙。 “光系,镜像魔法。” 云笙手中的魔法权杖上,最末尾的一块晶石,发出了柔和的光芒。 光芒凝聚在一起,云笙的前方出现了一片镜子。 云笙的魔法权杖上,最末尾的一颗晶石,乃是她成神后,镌刻上去的。 这颗晶石,是云笙曾经的好友,天命镜姬如墨离开时留下的,里面承载了姬如墨生平领悟的光系魔法,最简单,同时也是最复杂的镜像魔法。 它能够折射一次任何规模的个人攻击,曾经数次救过云笙的性命。 修罗之瞳迸射出来的寒光,落到了镜子上,镜子立时折射,那两道黑光反射了回去。 帝纣的嘴角搐了搐,身形暴掠而出,他万万没想到。 自己的修罗之瞳,居然会被反射回来。 帝纣退得快,帝莘的攻击更快。 只见帝莘五指一拢,叶凌月身侧,那把雌剑九龙吟呼啸而来。 帝莘挥动着手中的九龙吟,使出了帝御九天,剑招一招连着一招,连绵不绝,逼得帝纣想退也退不了。 黑光折射,刚好落到了帝纣的脚上,帝纣的身下,立时石化成了一片。 “帝莘,当年你都杀不了我,更不用说今日,我在太虚墓境里存活了数百年,神魂不灭,早已和太虚墓境同化,除非你能毁了整个太虚墓境,否则,你杀不了我!”帝纣举步维艰,嘴上依旧叫嚣着。 帝纣如此一说,云笙和夜凌光遽是一惊,但同时也意识到,帝纣说的乃是实情。 太虚墓境乃是太虚神尊一手创建的。 太虚神尊又是原始神尊,他建立太虚墓境时,本意就是为了寻求一栖息之所,此处,连云笙都没法子摧毁。 帝莘却是冷笑着。 “凭我一人,是制不住你,但若是再加上太虚神尊的神印之力呢?” 帝莘此话一出,帝纣的神情骤变。 只见帝莘一口气凝聚在了丹田里,他的额头,原本空无一物的额头,浮现出了一个金光熠熠的神印。 看到帝莘额头的神印时,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 他们进入太虚墓境,寻找的就是太虚神尊的神印。 早前无论是奚九夜还是夕颜都没有找到太虚神印。 所有人都以为,这世上根本没有太虚神印。 想不到,太虚神尊的神印竟在帝莘身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哪里知道,早在五百年前,太虚神尊的元神意图抢夺帝莘的肉身时,太虚神印就已经被帝莘剥夺,留在了体内。 一般而言,神印是留在了神体上的,也就是太虚神尊的尸体上。 可太虚神尊老奸巨猾,他一心想着抢占帝莘的肉身,就将自己神印烙在了元神之上。 末日骄阳的霸道很,那也是个雁过拔毛的主,太虚神尊的元神虽然侥幸逃离了帝莘的肉身,可神印却因此失落。 太虚神尊也是为此,才会被帝纣有机可乘,一匕击杀。 只是当时的帝莘年纪还幼,并不知道神印已经遗失在他的体内。 一直到这一次,帝莘受桃花蛊神木所惑,魂魄齐全,重新寻回了儿时的记忆,才意识到,自己的体内早已留有神印。 神尊神印,乃是一身修为所在。 帝莘一祭出了神印,一股神力,就如汹汹的洪水猛兽,自帝莘的体内迸出。 同一时刻,帝莘体内的末日骄阳也破体而出。 两力相交,让帝纣不由变了脸色。 两股力,灌入了雌剑九龙吟上。 帝莘一剑轰出,那剑势,就如龙虎出山,轰然轰向了帝纣。 帝纣身上,那一件战铠骤然碎裂。 他目光怔然,从头到脚,身上多了一道血线,那血线由浅变深。 “噗”的一声,帝纣的身躯应声而裂,被斩成了两段。 他的身躯砸落在地,这一次,再也没了生机。 血溅在了帝莘的脸上,染红了他的眼,他握着雌剑九龙吟,艰难地走到了石棺旁。 石棺内,那个躺着的人,紧闭着双眼,早已没了气息。 帝莘额头的神印之光黯下,他身子猛地一震,咽喉里涌上了一股腥甜。 “洗妇儿……” 他的手指,微微发颤着,落到了叶凌月的脸颊上。 “不要碰她。”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帝莘的动作。 帝莘和云笙同时一顿,看向了来人。 “是你?” 云笙见了来人,眼神很是复杂,有愤怒,同时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 不远处,站着紫堂宿。 ~说话算数,憋出来了,眼睛和手指头都不是自己的了。师父紫出炉,他来干啥,你们都懂得了,来点美味可口的月票迎接复仇女神夜凌月归来~

上一篇   第1895章 死

下一篇   第1897章 百密一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