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章 百密一疏 - 神医弃女

第1897章 百密一疏

见了紫堂宿,帝莘眸间,顿时阴云密布。 他已经恢复了记忆,知道了紫堂宿就是封印自己之人。 “我与洗妇儿的事,凭什么轮到你来管了?” 帝莘冷声喝道。 “就凭你没保护好她。” 紫堂宿素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风雨之势,愈演愈烈。 他算准了一切,包括太虚神尊的死,也算准了帝纣没有死,他甚至不惜打开了时空之缝,让云笙等人能及时赶到。 可唯独没有算准,帝纣死而复生后,竟获得了那么可怕的力量。 只是算错了一步,宝贝徒弟就…… 紫堂宿步履沉重,走过了人群,朝着石棺走去。 紫堂尊上怎么来了? 在场的孤月海的弟子们,全都是一脸的受宠若惊。 他们早就听说,紫堂尊上性格孤僻冷傲,鲜少离开独孤天,更别说进入古九洲了。 难道,他是为了凌月来的? 对了,凌月是他的徒弟! “尊上,你是不是法子救活六弟妹?” 舞悦红着眼,神情激动。 她和叶凌月情同姐妹,亲眼目睹叶凌月被杀,也是伤心得很。 紫堂宿沉默。 叶凌月已经死了。 帝纣的匕首,并不是普通的匕首,能一匕击杀太虚神尊,这匕首自然不是凡物。 “求他做什么,他那种人,若是有心相救,月儿根本不会死。”云笙冷嗤道,她也是愚钝,直到进入了太虚墓境才想起,早前打开妖界和人界入口处的时空之缝的人是谁。 若是说人界和妖界,有人能徒手撕开撕开时空之缝,除了紫堂宿,再无他人。 除此之外,云笙恰好知道,紫堂宿和当年她的好友姬如墨一样,都有预知之力,而且论起预知之力,他甚至超过了姬如墨。 如今太虚墓境里发生的这一切,他不可能不知情。 可他明明知情,还是坐视不管,任由自己的徒弟叶凌月被杀,在云笙看来,紫堂宿根本是个无心之人,冷漠至极。 云笙的讥讽,紫堂宿竟无言以对。 他望着躺在了石棺里的叶凌月。 伊人容颜娇俏,一切如旧,只是胸膛已经停止了起伏,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再也不会一脸慧黠喊自己师父紫。 也不会娇憨可人向他要礼物了。 紫堂宿的眼底有浓的化不开的痛楚。 他已经坐看她死了一回,难道这一次,依旧要……倘若这一次不救,她怕是活不了了。 若是他能再果断一点,不去计较什么使命,什么盟约,她就不会死了。 “娘?阿姐真的救不了了?不,当年你们能救阿姐,这次一定也能救。” 夜凌光没法子接受,阿姐离开他们一次后,再一次离开他们。 明明阿姐早一刻,还好好地站在他的面前。 哪怕是不能与她相认,但只要看到她笑靥如花,幸福的活着,他就已经知足了。 “不一样……阿光,你以为为娘不想救她嘛。五百年前,她的魂魄至少还是齐全的,可如今,她的魂魄也不见了。除非……” 云笙看了眼紫堂宿。 紫堂宿只是望着石棺里的叶凌月,他的面上,并无太多的表情。 “除非什么?娘,你倒是说啊,是不是还有救阿姐的法子,只要能救,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们也要一试。” 夜凌光看了看帝莘,后者的眼底,也有了希望的光。 “这个除非,你得问紫堂宿。”她苦笑道。 “问他?” 帝莘和夜凌光都很是诧然,尤其是帝莘,他扶着石棺的手,修长的指不觉得收拢,仿佛要捏碎石棺。 为何能救洗妇儿的会是紫堂宿,为何不是他。 连医术冠绝三界的云笙都救不了,难道素来闲云野鹤不理世事的紫堂宿会有法子? “你当真有法子,救她?如果你肯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包括……再一次被封印。”帝莘言语晦涩。 他知紫堂宿一直将他视为奸邪之辈,他更看得出,紫堂宿对洗妇儿是不同的。 若是因为他的存在,导致紫堂宿不愿意救洗妇儿,他愿意……哪怕光是想到洗妇儿会和其他男人站在一起,他就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恨不得手刃了紫堂宿。 可若是能救活她,他什么都愿意。 紫堂宿依旧没有发话。 “你倒是说个话,救不救我阿姐。若是帝莘的命不够,我夜凌光的命你也可以一并拿了去。我愿以命换命。” 夜凌光也是急了。 他自诩医术无双,可面对连魂魄都不知所踪的阿姐时,他才知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无力。 “不需要。” 紫堂宿吐出了三个字。 “阿光,准女婿,你们都不用求他。他是不会答应帮助月儿的。他那样的人,无欲无求,对他而言,死个把人又算是什么。我们带月儿走,就算是踏破三界,我们也要找到让月儿重生的法子。” 云笙虽没有法子救回叶凌月,但女儿的魂魄里有生死符,只要生死符的威力还在,月儿就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这是当初,云笙和夜北溟在发现夜凌月体质异于常人后,找到了火炎神帝,火炎神帝亲自诊断之后,告诉云笙夫妇的。 当年,夜凌月能魂魄齐全,借体重生,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生死符的缘故。 只是云笙并没有把握,经历了一次死而复生后,生死符是否还能让月儿二次复活。 云笙说罢,就上前想要和夜凌光一起搬走石棺,带叶凌月的尸身前去寻找重生之法。 哪知刚要上前,一直跟在紫堂宿身旁的三界鹰唳了三声,大翅一张,照着两人的手拍去。 “好一头域神鹰王,只是以你之力,还没法子拦住我们这么多人。” 云笙身为至尊召唤师,眼力非比寻常,一眼就认出了三界鹰的厉害来。 她玉指掐了几个指诀,口中吟唱着。 只见大量的天地元素,在云笙的身旁凝聚,却是要和三界鹰动手了。 再看帝莘和紫堂宿,两人分立在石棺的南北两侧,各自一手按住了石棺,谁也不肯交出石棺,形成了相持之势。 “够了,你们这些人族、神族能不能安静点,不要欺负我们家紫紫嘴笨不会说话,他什么时候说不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