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5章 第一次 - 神医弃女

第1905章 第一次

姑且不论那男鬼的容貌如何,端是他举止之间,自有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势。 也不知这男鬼身前是何身份,但以他的气势,死后亦是鬼杰,生前必定也是人结。 叶凌月暗忖着,那男鬼已经步入了千鬼池内。 千鬼池时,怪异的一幕发生了。 早前那些争相恐后,想要上前吞噬魂体的恶鬼们,这会儿居然都乖乖地缩在了水里,就如那男鬼是什么洪水猛兽,一不留神靠近了,就会被吞噬。 那男鬼入水之后,就如沐浴一般,旁若无人。 只见他黑色的长发,如缎子似的,一身比普通男人稍白几分的肌肤在黑色的池水中,闪动着大理石般的光泽。 他的腰上没有半分赘肉,犹如一尊神佛,身上有种让人不忍直视的光华。 只可惜,那张面目有些狰狞的鬼面,遮挡住了他的真面目。 男鬼戴着鬼面的原因,据说是长得太好看了。 引得一众女鬼乃至冥宫的那些侍女们,天天都跟犯了花痴似的,往劳役所跑,嘘寒问暖,送吃送衣服的,把一众光棍冥使给眼红的很。 以至于他每次下千鬼池行刑时,都会有一堆的女鬼和侍女来围观。 到了后来,甚至连冥后啵啵也得了消息,冥后有一次,就悄悄来观看传说中的“美鬼出浴,”为此还发生过踩踏事件。 冥后当场就说,此男鬼为冥界第一美鬼。 冥神知道后,大为震怒,下令赐了男鬼一副面具,遮挡其容貌,那男鬼性情清冷,对男女之事也甚是厌恶,索性就以鬼面覆脸,据说连睡觉时都不例外。 不过说来也怪,哪怕是他覆上了鬼面,爱慕他的女鬼不增反减,只因那面具给他徒增了一种神秘的气质。 “这男鬼……竟是在用千鬼池强化魂体?” 见那男鬼在千鬼池中闲庭信步,犹如沐浴般。 叶凌月暗暗称奇,她能看出,那男鬼的目的可不仅仅是为了沐浴,他的魂体,在千鬼池的池水里,反复洗涤,魂体越来越清晰。 早前被那些恶鬼吞噬的魂体的魂力,不少都溶解在千鬼池中,个中的奥秘,也就只有叶凌月这样的资深方士才能看出。 男鬼洗浴完毕后,湿身上岸,一旁的几名鬼魂忙捧着他的长袍上前,弯腰俯首,巴结的很。 那男鬼飘然走过,到了小凌月身旁时,定了定脚,侧头看了眼小不点。 “呵~混进了什么古怪的东西。” 他忽地开了口,声音低沉中,带着几分淡漠。 连几名冥使都没有留意到小凌月,倒是这男鬼一眼看穿了。 “我才不是东西,不对,我是东西,我又不是东西……你才是古怪的东西!” 小凌月一听,鼓着腮帮子,一副呛口小辣椒的模样。 小家伙嘴笨,哪里比得上男鬼的道行,说完了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这小丫头是哪里来的,她不是人界的人。” 两名冥使一听,慌了神。 再看看小凌月的年龄和相貌,面面相觑,回过了神来。 “你该不会是八荒神尊的爱女,八荒小公主吧?我的小祖宗啊,这三更半夜的,您怎么到劳役所来了。快,快护送小公主回去!” 在劳役所这种地方,哪来的这么明眸酷齿的小姑娘,而且还是半人半神。 八荒神尊夫妇今日刚来做客,听说还带了爱女过来,冥神夫妇对那小公主很是喜爱,还收为了义女。 两名冥使吓得够呛,前呼后拥,送着小凌月回去。 “神界的人?” 那男鬼听说那小不点是神界的人时,面具下,那张俊美的近乎妖孽的脸上,多了几分思索之色。 “若是真是神界的人,也许还有几分利用价值。” 小凌月已经被送走了,但是男鬼并不担心,以后见不多她。 因为他捕捉到,小不点在被送走时,还不忘回头瞅了瞅他脸上的面具,显然对他那张面具下的脸很是好奇。 这种年龄的小家伙,还不知道,好奇心是足以致命的一种威胁。 男鬼的猜测没有错。 那小不点很显然有些门道,第二天,她就大摇大摆地回到了劳役所,而且还带了一块冥后的腰牌。 小凌月被迫返回冥宫后,就跑到自家义母面前,愣是往眼里揉了傻子,红着兔子眼,可怜兮兮地说整个冥宫里,都没有可以陪她玩的小玩伴,她听说劳役所里有一些小鬼,想去找那些小鬼玩。 冥后啵啵也没多想,就给了她一块令牌。 她哪里知道,小凌月看中的压根不是什么小鬼,而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男鬼。 小不点上蹿下跳,很容易就知道了面具男鬼。 整个劳役所,鬼魂不下数万,但戴面具的,却只有一个。 而且,其他鬼混这个时辰,都在劳作,背烙铁,拖轮回盘,唯独那面具男鬼好整以暇地在一旁休息。 确切地说,他的活被另外几名鬼混给分担了。 “喂,那个不是东西的鬼,你昨晚是怎么认出我的,我明明乔装过了!” 原来,小凌月纳闷地是,男鬼是怎么看穿她的。 她自小跟着娘亲,学了一些易容之法,那些冥使可是一个都没看出来。 “蠢。” 男鬼面具下,薄唇里,蹦出了一个字。 “你才蠢,我可聪明了,娘亲带我会现代时,做测试时,我智商有一百四呢。哎,和你说这么多干什么,你也不知道什么是智商,就算知道,你一定也是个低智商的。我娘说说了,聪明人命长,你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所以一定是个笨蛋。” 小凌月嘟嚷着,腮帮子鼓鼓的,翻了个小白眼。 明明是很无礼的动作,可那男鬼看着,却觉得有些可爱。 这模样,真像自己小时候养的一只小兔子,白白胖胖的,还喜欢闹情绪。 他甚至有种冲动,想要伸出手,掐她的小脸,这冲动,在他听到小不点嫌弃的语气时,被他硬生生地扼杀在了心底。 他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给嫌弃了,莫名的不爽。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看出你的乔装打扮的?” 男鬼突然丢出了一句话来。

上一篇   第1904章 绝色男鬼